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三十四章 寿宴风波(二)

秦易晟一家和秦海灵一家也已经到了,乔安心一一打了招呼,那边老太太听着秦易风和乔安心两口子到了,才由人搀着出来了,她年纪大了,身体也一直不太好,昨天不多的应酬也让她有些精力不足了,一见到乔安心,老太太立马笑了:“乔乔呀,你可算是来了!”

乔安心赶紧迎过去:“妈,是我好久没来了,您打我吧。”

手还抱着老太太的腰,身子已经矮下去,乖乖凑过去一副任打任骂的样子。

二嫂方晓看着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使劲掐了一把旁边的丈夫秦易晟,秦易晟表情一僵,不过也没过多反应,只能默默忍着。

乔安心在老太太面前一向这副模样,她自小跟着陈凤兰长大,那时候在老家那边,她从小就知道自己家跟别人家不一样,比起其他孩子成熟懂事得也格外早,在陈凤兰面前,她是乖顺听话懂事的女儿,却很少像现在这样有撒娇赖皮的一面。

老太太养了四个儿女,秦家情况特殊,她对儿女的要求甚至比秦易风的父亲对他们的要求还高,后来丈夫病逝,大儿子意外去世,小儿子接了她的担子,人老了,年轻的时候再强势,这个时候也希望享受儿孙绕膝的乐趣,无奈孙子辈几个孩子里,除了从小跟着她的秦启佑,就是眼前这个儿媳乔安心了。

乔安心这一撒娇赖皮,老太太简直招架不住,笑得脸上都开了花,一边伸手在她脑袋上摸摸,一边道:“乔乔啊,你看看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学小孩子那一套,这一次妈不可能怪你,你也不用跟妈不好意思,易风都跟妈说了。”

乔安心直起身子,搀着老太太一边往座位走一边问:“妈,他跟您说啥了?”

老太太拍拍她的手:“你这孩子,还想瞒我呢啊,身体稍微弱点也没关系,易风不是说了,人家医生说只要好好调养个大半年,准能生个大胖小子的吗,你就放心吧,也不用担心,妈不是那种老古董,你好好调理身体,妈能等,不过你们也是啊,备孕这种事有什么好瞒的吗……”

老太太边说边乐呵呵的落了座,乔安心却是晴天一个霹雳,一下劈了个外焦里嫩!

所以……秦易风说的跟老太太说过了,就是这么说的?

备孕?!

“妈,您再说安心就要害羞了。”他语气温温的给她解围。

乔安心轻咳一声,刚才要是在喝水,估计一口水就要喷出来了……

“惯会撒娇耍赖皮的样儿,这会倒知道害羞了,好好好,妈不说了。”

秦海灵看着没止过笑的老太太,也笑道:“就是啊妈,你把安心说恼了,一会不定怎么闹您呢。”

“姐,我哪有那样。”秦海灵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的模样,平常话不多,嫁到了个书香世家,丈夫安程是个大学教授,两人倒也般配。

唯有方晓偷偷撇了下嘴,也跟着道:“三弟妹可得好好备孕,妈盼你跟三弟的孩子可盼了好久呢。”

这话本没啥,不过语气里的酸味却怎么都遮不住。秦易晟有两个儿子,秦启泰和秦启霖,不过被方晓惯的不成样子,老太太恨铁不成钢,对两个孙子越发严厉,搞得他们也越来越害怕自己奶奶,索性开始躲了,任方晓怎么说,就是不肯主动跟老太太亲近了。

方晓看着在餐桌上老老实实的两个儿子,气得又拧了一把丈夫。当初看中的就是他秦家的身份,哪知这个男人一点都不争气。

“二嫂说的是,到时候估计就得缠着启泰和启霖玩了。”乔安心赶紧道,看着老太太兴致弱了的样子,转移话题道:“说起来,怎么没看见启佑呀?”

秦易风眼神一凛。

“那孩子,早先一回来就跟我左一个小婶子又一个小婶子的说,这会不知道跑哪去了,这孩子,一家人好不容易一起吃个饭,转眼就不见人了。”

“妈,您可冤枉启佑了,我跟海灵来的时候碰到他了,他说是给您准备了个了不得的礼物,过去拿了,估计现在在回来的路上了。”安程道。

“对,启佑是这么说过。”秦易晟声音不大,也跟着道。

几人正说着,就有佣人说小少爷回来了。

“奶奶,我回来啦!”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紧接着秦启佑一溜烟窜了进来。

“启佑你可算回来了,大家就等你了。”方晓道。

秦启佑挨个打了招呼,然后到老太太面前道:“奶奶,这次我可给您准备了个惊喜!您一定会喜欢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模样得意地扫视了一周,乔安心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秦启佑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眸子里闪着异样的火热,而秦易风,全程没说一句话,他惯常如此,但乔安心总觉得他们叔侄间哪里不对劲,心底滑过不安。

赚足了眼球后,秦启佑又跑回门口:“大家看好了哦,奶奶,你不是一直念叨着让我找对象的事吗?”

“启佑你不会是?”安晓声音陡然拔高。

秦启佑手往外一伸:“进来吧,见见我的家人。”

门慢慢打开,走进来一个白色毛衣套装的女人,待看清她的长相后,乔安心蓦地僵在了那里。

“奶奶,叔叔婶婶姑姑,这是我女朋友方如云,二嫂,我撬了你家的墙角哦,如云,这是我奶奶,这边是二哥二嫂,你应该认识吧,毕竟是你本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