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三十二章 你抱抱我

第二天乔安心醒来的时候,本该是个与往常无异的早晨,然而她身下躺着的,竟然是一件男士的外套!

乔安心猛地坐起身,把那衣服抓在手里,这分明……这分明是秦易风昨晚穿的那件外套!

昨晚……发生了什么来着?

他们从疗养院出来的时候时间太晚错过了末班车,秦易风就说要送她回来,她上了车,可是……然后呢?

乔安心敲敲脑袋,用膝盖想也知道一定是她在人家车上睡了过去……

手里还攥着他的衣服,他把衣服给她盖上了?

还把她送回了房间?

乔安心愣愣怔怔,一时间有点消化不了这个事实。

真是……太丢脸了。

叮铃铃——

突然响起的闹钟吓了乔安心一跳,看了下时间,她赶紧起床洗漱准备上班,可心里却一直不平静,收拾床铺的时候,她把那件黑色风衣挂到了衣柜里,洗漱完毕准备换衣服的时候,看到衣柜里与自己的衣服挂在一起的风衣,又觉得哪里怪怪的,别扭得很,她又把那衣服放到了沙发上,出了门还是折了回来把衣服装起来带了下去。

还是送到干洗店吧,洗好了好还给他。

到了公司,意外地大家对她的议论少了,至少当着她的面的少了,秦启佑也反常的没有再来缠着她,乔安心暗想可能是昨天被秦易风管教过了,周燃燃今天去了公司,乔安心看她气色不错,心情也特别好的样子,放下心来。一直到下班,秦易风给她打电话让她去停车场等她的时候,她才恍然想起今天是要搬到枫泊居来着,早上心神不宁的竟然把这事忘了,这下好了,洗漱用品啊换洗的衣服啊啥都没带。

她轻咳一声,有点不自在的说:“那个,我东西忘了带。”

等待一会,秦易风竟然没有冷嘲热讽,只说让她下班后等一会,他带她回去取。乔安心想到送到干洗店的风衣,那老板说生意不多,还说那件衣服一看就价值不菲,认定乔安心是个大客户,拍着胸脯说今天就能洗好,乔安心想着正好可以把衣服还给他,于是应下了。

周燃燃今天走得早,下班时间刚到就走了,说是人家老中医开了药,她那药得准时准点的吃,不能耽误了,乔安心看她手忙脚乱收拾东西的样子,不由嘱咐她路上小心,周燃燃边应着边跑出去了。

同事们陆陆续续走了,乔安心看了下时间,七点半,按他的习惯,应该至少要到九点吧,她正想着再提前做一下明天的准备工作,秦易风的信息就来了,直接让她门口等着。乔安心赶紧收拾了东西,这边刚出了门,就看到了秦易风的车开了过来,几乎是她站定,他的车也停稳了。

乔安心下意识看看四周,见没有同事,做贼似的钻进了车里。

车里依旧只有秦易风一个,见乔安心鬼鬼祟祟的样子拧着眉道:“怎么,就这么见不得人?”

“我是再有流言什么的给你添了麻烦。”

“什么流言,不过是事实。”

这厮,说话还是这么……

气氛诡异,乔安心转移话题道:“那个,这两天怎么没见着小林?”

他睨她一眼,吐出两个字:“避嫌。”

乔安心又被噎了一下。索性也不再说话,抱着手机开始她的兼职客服的工作,她这工作是轮班的,还都是轮的夜班或者节假日的,本来她接的都是周末的班,但今天有个妹子临时有事找她先顶一下。

秦易风看着她抱着手机鼓鼓捣捣,冷声道:“公司正式员工禁止兼职其他工作。”

乔安心手指一顿,不由抬头看他,这人是透视眼吗?这样也能看出来她在做什么?她一边打字一边道:“我这不算兼职,就是给人帮帮忙。”

他嗤笑:“没要钱?”

“要了。”她老实回答。

“那还不叫兼职?”

“不算”她摇摇头:“算是互相帮助吧。她没时间做这工作,我帮帮她的忙,我穷,她接济接济我。”

这副伶牙俐齿的样子倒是很久没见了。

秦易风心底滑过异样的感觉,反驳的话就这么咽了回去。

看着她低头抿嘴笑了一下,他的心里怦然也跟着动了一下。

两人都没再说话,默契的没有打破这份久违的、难得的宁静。

秦易风没开导航,一路开到了乔安心的住处,乔安心早就知道这人变态的记路能力,简直就是行走的地图,移动的导航仪。

下车后,她对他道:“可能得麻烦你稍微多等一下,不过我会尽快收拾的。”

秦易风开车门的动作一顿,不着痕迹的恢复原本的坐姿,轻轻点了头,就见那女人迅速跑开了。

还穿着高跟鞋呢……这人……

乔安心把洗漱用品一装,带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就匆匆去了干洗店,果然那衣服已经洗好了,她付了钱抱着衣服赶紧朝门口跑去。

远远的,秦易风就见她背着个黑色双肩包,又抱了件衣服朝这边跑来,待她跑近了,果然是他的风衣。

“那个,衣服我干洗了,昨晚,谢谢你。”

她跑得急,还有些喘,脸也红红的,穿着牛仔裤长靴驼色的大衣,后边背了个双肩包,怎么看都像个校园里的学生。

是了,她本来年纪也不大,要不是那些事……

秦易风缓和了声音:“赶紧上车。”

乔安心小心的把那衣服放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秦易风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果然,乔安心放好衣服后,又跑到后面坐着了。

秦老太太的寿宴是在后天,之前乔安心早在一个月前就会被她叫回老宅,秦易风跟老太太显然达成了什么协议,抛头露脸的事老太太都不会让乔安心去做,但都会有意识的教她一些东西,上流圈子的为人处世,一些人情世故之类的,今年乔安心一直没有露面,老太太就有点坐不住了,秦易风那边一直说没有时间,但都没有正面回答,只说寿宴那天肯定会赶回来,老太太这才罢了休,不过暗地里跟身边人嘀咕是不是这小两口去哪补蜜月去了……

乔安心要送老太太的礼物,秦易风都已经置办好,到了枫泊居,秦易风眼神扫过主卧:“你还是住主卧吧。”

“呃,好。”

他们维持婚姻关系的那两年,乔安心都是住在主卧,当然名义上是他们两个的房间,但事实上,秦易风一直睡在客房,有时候也睡书房。

乔安心推开门,主卧里……还是维持着她走时候的样子,床、沙发、衣柜、窗帘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她伸手摸过,没有一丝灰尘,被子上甚至还有阳光的味道,她心里软软的……

当初走得那么决绝,甚至她还没有走,他就已经开始让人丢掉他的东西……

原来,都还在啊。

明明还是之前的两个人,明明还是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协议,明明……

但为什么就感觉不一样了呢?

乔安心洗漱后睡着床上,这一觉,竟是格外的香甜。

第二天去到公司,秦启佑几次都从她身边经过,欲言又止的模样,但他出现的地方,总是伴随着广大的女粉团,大概是被秦易风警告过的缘故,人一多,他就忍着没跟乔安心说话。

中午乔安心去丢垃圾,在走廊里迎面碰到了秦启佑,他跑过来,一边示意让她别出声一边把她拉到了货梯那边,货梯外边有门挡着的,秦启佑关上门,道:“安心,想见你一面可真难。”

乔安心挑眉:“今天不是见过好几次了?”

“那哪里算见面呀。”他神色委屈地说,然后伸开双臂把她抱在怀里,脑袋轻轻靠在她的肩头:“这才叫见面。”

乔安心愣了一下,然后立马推开他:“你做什么?!”

她用力不小,秦启佑被她推开撞到了门上,“哐当”一声,乔安心看着他受伤的神色,直觉自己未免太大惊小怪了。

“安心,你干嘛,我只是拥抱你一下,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他在国外待了那么久,这应该只是个礼节吧,意识到这个的乔安心,只觉得自己思想太不单纯了,她赶紧过去,本想摸摸他的脑袋,但无奈他个子太高,于是只能改拍拍他的肩,抱歉道:“对不起啊启佑,你吓了我一跳,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别往心里去啊。”

“不行,你伤害到我了。”他不依不饶起来。

乔安心无奈:“那你说怎么办?”

他眨眨眼:“除非,你再给我一个拥抱。”

乔安心眉心一蹙。

“小叔叔因为你的事,把我狠狠骂了一顿,还说要禁我的足,要不是奶奶的寿宴快到了,他说不定又要把我送走了……”

他说着,声音里满是委屈。

关于他被送到国外的事,乔安心听老太太提过几句,好像是秦启佑怎么惹恼了秦易风,秦易风一怒之下把他送走了,谁劝都没有。

乔安心不由有些心疼他,她不自觉带了哄的语气:“好,那就给你一个拥抱。”

秦启佑立马笑了,张开双臂等着乔安心。

这般孩子气的模样看的乔安心也笑了,她大方方走过去,轻轻抱了她一下,刚要回身,他突然收紧双臂,蓦地看去好像两个热恋的人紧紧相拥一般,但他很快就放开了她,快得乔安心根本来不及多想。

“谢谢你,安心。”

他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