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三十一章 送她回家

“秦启佑,回家。”

“乔安心,你跟我过来。”

秦启佑又恢复笑嘻嘻的模样,凑到秦易风面前:“小叔叔你又是这副表情,怪吓人的好吗,怪不得小婶子要跟你离婚呢,我要是女人也不要你……”

“启佑。”

秦易风开口,淡淡的两个字,却像按了暂停键一样,秦启佑蓦地闭了嘴。他的小叔叔从来都是连名带姓的叫他,上一次这么亲切的直接叫他的名字,第二天他就被送去了国外……

“好了我知道了,小叔叔那我先回家了。”秦启佑摸摸鼻子,这个时候倒是乖巧起来,又转身向乔安心挥挥手,悄悄道:“再见啊安心。”

“再见,路上小心。”乔安心也笑道。

待秦启佑钻进他那辆拉风的跑车里,乔安心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

“过来。”

命令式的口吻。

乔安心走过去,这个时候被他发现,不知为何她竟有种别扭的感觉,明明自己没有对不起他……也没必要考虑他的感受……

毕竟,他对自己也没多余的感受吧。

“秦总,好久不见。”

“时间不久,你做的事挺多。我跟你说过,离秦启佑远点。”他看着她无所谓的样子,神色越发沉郁:“你就那么离不了男人吗?”

乔安心皱眉,那股倔劲也上来了:“我就算是再离不了男人,也不沾你们秦家男人!”

“好,乔安心,你很好。”他勾唇,嘴角一抹弧度,眼底却冰冷一片:“不沾是吧,别忘了你还欠着我一次,乔安心,我说过不要试图激怒我。”

提到那一次,乔安心底气不禁弱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听到他伤人的话就没忍住。他不是第一次说这种话,但……或许是天太冷了,人心格外容易伤着。

“那些……都是谣言。”她还是解释般的说,带着小小的示弱的味道。

“我信我眼睛看到的。”

乔安心一滞,嘴角挂着苦笑:“秦总倒是一如既往的自信。”

“上车。”

他说着闪身进了车里,乔安心沉默半晌,还是上了车。

她,始终是欠了他。

进了车里,乔安心这才看到秦易风做在驾驶位,以往都是小林开车的,秦易风从后视镜注意到她的神色,开口道:“怎么,没小林不习惯吗?”

这话……

怎么听怎么都带着刺。

乔安心摇摇头:“没有。”想了想,还是说:“那天晚上,你让林助理去送我,被公司同事看到才被误会了”

说完她看向后视镜里的他,他也看她一眼表示听到了,但再没有多余的表示。

乔安心收回视线,车子发动,她问:“我们去哪?”

“疗养院。”

疗养院?!

乔安心坐直了身子:“真的?你还愿意去……”

他看她一眼:“我说话算话。”

话这么说,但那语气显然在说乔安心说话不算数,跟秦启佑与交集的事。但听到他还愿意去疗养院并且是现在就去,心里那点不舒服早就被开心所代替,乔安心手抓在椅背:“可是,为什么?我们的交易……是不是可以换一种方式?”

上一次他说了先欠着,那么这一次呢?

照他的性格,欠了一次他就不会允许欠第二次,但他显然……

乔安心又看他一眼,他的脸色虽然不好,但并没有要让她履行交易的迹象……

这是不是代表,如果她愿意用其他方式来换……他是不是也会同意呢?

“换?”他终于开口了:“你不想做床伴?”

乔安心脸上一阵难堪,虽然对象是秦易风,但床伴这词,有哪个女人愿意往自己身上安。

他并不在意她的沉默,继续道:“那,做情人吗?”

情人……

果然……

他怎么会给她其他选择。

“别那个表情,难看。”秦易风语气淡淡的:“这两次的你用其他的抵了吧。”

“其他的?”乔安心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值得他用两次来换的吗?

“过几天跟我回老宅一趟。”

他依旧淡淡的,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乔安心这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什么意思?他们明明已经……

脑子里一闪而过的灵光,乔安心突然想到:“老太太生日快到了!”

“嗯”他似乎笑了下:“算她没白惦记你。”

老太太的生日乔安心一直记着的,只是知道等不到她生日她这儿媳妇的假身份也就没有了,她就刻意忘了这件事,但……

“你……老宅那边,你还没有说吗?”

“除了妈,都说了。”

乔安心注意到他的用词,“妈”,而不是“我妈”,一字之差,她竟恍然好像回到了一年前,那个时候她雄心壮志想要拿下他,自以为他对自己的好是因为感情,自以为他对自己的不同是因为感情,她活在她自以为是编造的美梦里,那个时候,他也总是这么称呼老太太的。

乔安心恍惚了一下,秦易风凝眉:“怎么,你好像很失望?不过失望也没办法,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他从来不屑解释,这次也不例外。乔安心摇摇头:“不是,老太太对我一向好……”

话说了半截,她没有继续说下去,秦易风透过后视镜,一眼望见她脸上的落寞,他心里一颤,竟有些疼。

到了疗养院,秦易风先去了医生那里了解下陈凤兰的情况是不是他探视,得到医生肯定的回答后,这才准备去陈凤兰的病房,期间他还从车上拿出几袋水果一并提了过去,乔安心看着他轻车熟路的样子,想起自己那次莽撞的冲到母亲面前,暗骂自己的没脑子。

这次她依旧待在病房外,只能隔着窗看看自己的母亲,医生特意嘱咐过了,严令禁止她跟秦易风一并进去,因为在医生和秦易风讨论过后制定的引导方案里,这个时候提起乔安心或者让陈凤兰看到乔安心,很容易引起她记忆的混乱从而导致病情加重,所以乔安心纵然再想进去,也只能沉下心隔着窗偷偷看着。

她看着秦易风跟母亲的相处方式,就像一对普通的母子,秦易风好像有什么疑惑的样子问了什么,母亲带着慈祥和耐心的开解着……乔安心看着看着,心里突然就平静下来,公司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流言,跟秦易风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纠缠,在此时似乎都没有那么重要了,母亲依旧是笑语妍妍温柔的母亲,自己也依旧是那个少不更事的少女。

梦总有醒来的时候,当秦易风从病房出来,跟她说让她回枫泊居住几天的时候,乔安心突然就醒了。

“嗯好。”她应下。

秦易风看她一眼,似乎没料到她这么简单的答应下来。

“妈这几天有可能会去枫泊居。”他似解释一般的加了一句。

“嗯”乔安心道,半晌:“秦易风,谢谢你。”

他停下脚步,夜凉如冰,不久前的夜里,也是这样的场合,也是同样的话,但他感觉今晚的她,总有哪里不一样了。

“没什么,不过是交易。”

好在他的回答,还是一如往常。

这次秦易风在疗养院待的时间比上次久了些,疗养院这边本来车就不多,这个时间已经错过了末班车,乔安心看着时间,琢磨着大不了先在疗养院住一晚吧。

秦易风看着在站牌前踯躅的女人:“上车。”

“呃,不是说明天才去枫泊居吗?”

“我送你回去。”他语气已经带了不耐烦:“我可不想明天公司再出现什么‘某人彻夜未归连衣服都还是昨天那一套’的流言。”

“快上车。”

“呃,哦。”

乔安心上了车,刚才差点冻蒙了,这会儿暖风吹得她又有点迷糊,指望她这个路痴指路肯定是没戏,幸好她还说得清住处的具体地址,秦易风开了导航,路越走越偏,他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她,到底住在了哪种地方?

后座的女人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秦易风知道她一般熬不了夜,到点就犯困的毛病现在也还是没改啊,他把暖风又开大了一些,车子,又开慢了一些。

这路,可真不好走啊。

等到了乔安心住的公寓时,秦易风眉头皱得更紧了,这是个破旧的公寓楼,旁边隔了几条街就是个所谓的“酒吧一条街”,已经这个时间了,公寓里依旧有不少穿着暴露打扮另类的男男女女出入,伴随着的是隔着几条街也能隐隐听到的k歌的声音。

他看着后座安静睡着的女人,虽然知道她住的不必从前,小林也说过她现在的住处不好,但……跟他想象中的还是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醒醒。”他开了后边车门唤她,声音不自觉轻柔。

冷风吹进,睡梦中的乔安心瑟缩了下。秦易风一顿,迅速脱了外套盖在她身上。

还带着他体温的衣服盖下来,她不自觉把自己蜷缩进去,小脸还蹭了蹭衣领。

秦易风久久注视着她,半晌,再次道:“安心,你住几号楼?”

乔安心迷迷糊糊中嘟嘟囔囔地说了一串,秦易风记了下来,弯腰伸手将她抱出来,外面实在是冷,他又把盖在她身上的风衣裹了裹,宽大的风衣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包了进去,秦易风眉又拧起。

她,又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