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十八章 傍上了谁

“知道该怎么做了吗?”他语气冰冷,居高临下。

乔安心身子一颤,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是带了笑:“我知道了,秦少。”

这个笑容……

秦易风怔了下,他们是夫妻的那两年,他见惯了她这样的笑,不过都是对着其他的女人的,她把自己演成了她们口中的狐狸精,就是这样的笑,不可否认,她本就长得好,这样一笑,没了那些倔强和棱角,确实很有狐狸精的潜质,但这笑,他只觉得假。

“笑得太难看了。”他毫不留情:“乔安心,你这样只让我觉得恶心。”

恶心……

乔安心的笑就这么僵在嘴角,不上不下,果然难看得很。

“放手。”他说。

乔安心手指动了下,依旧紧紧抓着他的裤子,半晌,她声音低低的:“到底要我怎样,你才满意……”

秦易风,你不知道,只要一想到刚才有其他女人在这里,或许你们还是一起的,一想到这些我就要疯掉了,你不知道,我用了多大的气力,才让自己重新笑出来,秦易风,你,还要我怎样……

秦易风望着她低垂的小脑袋,眸底流动着她看不到的情愫。

“想让我去疗养院吗?”他突然道。

乔安心猛地抬头,而后缓缓点头:“想。”

“我明天会去。”

“真的吗?!”她猛地起身,双手扒着他的衬衣,眼睛亮亮的盯着他。

“嗯。”

听到他肯定的回答,惊喜过后,她又开始慌张:“那,需要我做什么?”

秦易风的手缓缓抚在她的脸上,声音轻轻:“我从不做赔本的买卖,这一次,先欠着。”

…………

再次回到出租屋,乔安心只觉得像死里逃生一般,跟秦易风独处的每时每刻,她都像个亡命的赌徒,前一刻飞入云霄,下一刻可能跌入深渊,她躺在床上,揉着发痛的眉心,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慢慢混沌的意识里,最后飘过的是,幸好,幸好他还是答应了……

第二天,乔安心照常去上班,秦易风已经答应今天会去疗养院,一整天她心情都轻松了不少,但偶尔工作不忙的时候还是会走神。

“哟,春天还没到呢,乔小姐这是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连工作都不顾了。”李倩薇嗤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

李倩薇跟卫萧是同一个部门的,也是跟她走得最近的,卫萧跟乔安心过不去还可能是因为刘亦娜跟她说了什么,但李倩薇就单纯是因为跟卫萧一个阵营了,据说卫萧家里也有些小钱,她出来工作也是因为所谓的体验生活,相比之下李倩薇家里就弱了很多,据说很多时候都还要仰仗卫萧家,这么想来,不管卫萧做什么李倩薇都第一个拥护支持也就不难理解了。

乔安心余光里瞥见婷婷袅袅往这边走来的卫萧,暗道果然如此,某种程度上她跟李倩薇有种微妙的相似,所以她并不打算理这个茬,只等这两人没趣走开了也就算了,但没想到,卫萧却是停了下来,一只手揽住李倩薇的脖子,跟她咬耳朵似的说着几乎所有人都能听见的悄悄话:“啧啧,倩薇,你看人家现在都不搭理你了吧,你还不知道吧,她现在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呢。”

“哦?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呵呵,某人呀,怪不得天天都要加班呢,弄的经理天天嫌我们不努力,还让我们向某人学习呢,学习什么呀?学习她打着加班的幌子跑到上边勾引人吗?”

乔安心动作一顿。

“喂!卫萧,你说谁呢?!”

“哎呦,燃燃姐,可真不是我乱说呢,昨天呀,听说有同事亲眼看到的呢,某人衣衫不整的从楼上下来,呵呵,人家可是傍上不得了的人了呢,燃燃姐,你也不要被某些人骗了哦。”

“卫萧,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是你亲眼看到的吗?一口一个某人,一口一个听说,你以为以讹传讹这词怎么来的!晚上不愿意加班现在就抓紧回去好好工作,别一天到晚没事琢磨这些有的没的。”周燃燃当然知道她嘴里的某人说的是谁,所以说话也没给她留什么情面。

“哼,早晚我会找到证据。”卫萧小声嘟囔了一句,拉着李倩薇走开了。

乔安心处理着手上的工作,脑子里却不由回想着卫萧那番话……

她说她衣衫不整的从楼上下来……

昨晚她的衣服被秦易风撕坏了,她的外套在办公位这里,所以她跑回来穿外套的时候被人看到了?

后来……

再后来,小林下来说是秦易风吩咐的让他把她送回去……不会是……

乔安心胡思乱想着,qq闪了起来,是周燃燃的消息,让她不要被卫萧的话影响,那些人捕风捉影八卦得很。乔安心回了消息,说自己没事,让她放心。

打完字抬眼看去,果然见周燃燃正抬头向她咧嘴笑着,乔安心心里一暖,回一个大大的笑容,低下头来却是一个恍惚,要是燃燃知道……

到了下班时间,乔安心意外的没有加班,卫萧李倩薇一党又在背后说她事情都做了还装模作样想挽回云云,周燃燃听到后又是一顿教训。

这边乔安心一下班就直奔疗养院,秦易风说过今天会去,她没问具体时间,怕问得太多他生厌,但他在这种事上是不会说谎,也不屑说谎的,她走得很急,气喘吁吁到了陈凤兰的病房外,正要推门进去,后背被人拍了下,负责照顾她母亲的小护士站在她身后,食指比在嘴边:“嘘,乔小姐,先不要进去,这边来。”

乔安心跟着小护士来到窗子边,小护士把窗户开得稍微大了些,透过窗,乔安心才看清里面的场景……

陈凤兰半躺在床上,神色温和:“后来呢?你们在一起了吗?”

“算是在一起了。”秦易风微微低头,手上削着苹果,语气和缓。

“在一起就是在一起,没在一起就是没在一起,什么叫算是在一起了,易风你是个好孩子,可不能辜负人家姑娘呢!”陈凤兰正色道。

秦易风抬头,也正色:“陈姨,我娶她了。”

陈凤兰脸上露出笑容:“这才对了。”

“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我们的婚姻结束了。”

“唉”陈凤兰长长叹口气:“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把分手啊离婚啊说得太轻易了,我跟老乔那会儿啊……”

秦易风一边削着苹果,一边听她絮絮叨叨的说着那些往事,陷入回忆里的老人,浑身散发着宁静祥和的光,温热却不会灼人……

乔安心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但母亲这种状态让她看呆了眼,她终于真正相信医生所说的话了,一开始医生那么说的时候,她虽然也找秦易风帮忙,甚至做了交易,但其实是……走投无路,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才去找他,对于到底效果有多大,她其实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这些日子里,母亲除了发病状态,最多的就是糊里糊涂的样子,她有多久了,有多久没看到母亲温温和和与正常人无异的样子了。

“我妈今天这样维持了多久了?”乔安心轻声问小护士。

“秦先生来了不久,大概十几分钟吧,陈姨就正常了,到现在应该有四个小时了。”小护士说起秦易风的时候,又朝窗子里看去,不自觉红了脸。

四个小时……他应该是没有下班就赶过来了。乔安心一方面高兴母亲的病终于有了希望,另一方面又有点不是滋味,没想到母亲对秦易风比对自己这个亲生女儿的接受度都要高。

“那个,乔小姐,你跟秦先生很熟吗?”小护士怯怯的问。

乔安心看着她酡红的小脸,知道这又是个被秦易风迷住的人,她叹口气:“还好。”

“那……他……他有女朋友吗?” △△

乔安心想到那两次闻到的同一种香水味,那个浅绿衣裙的女人,还有那件小小的外套,她模棱两可道:“大概吧,他那种人,不是我们能……把控的。”

她斟酌了半晌,用了把控这个词,感情里,女人的把控来源于安全感,所有的控制欲几乎都源于没有安全感,而秦易风,他太危险,也太难以捉摸,现实不是,这种男人能满足得了女人的物质欲,却注定给不了感情上的安全感。

小护士似懂非懂。

乔安心看着病房里安静削苹果的秦易风,削着苹果的手很好看,修长,骨节分明,乔安心还听说他会谈钢琴,想必这双手谈起琴来会更加好看,但就是这双手,既能在数额骇人的生意场运筹帷幄签下一个个的名字,也能像此时一样,给一个精神失常的病人认真削着苹果。

记忆里,他似乎也曾对她那么耐心,那么温柔过的……

乔安心敲敲脑袋,都怪那些记忆,她才会陷入到无法自拔的境地……只是秦易风,我没见过的你到底还有什么样子的。

乔安心怔怔的看着,恰在此时,秦易风回头,隔着一扇窗,乔安心一眼望进他的眼里,竟好似看到了……熟悉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