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八十章 此生契阔

“你……不是第一次来?”

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

秦易风点头。

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

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

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

但这……

也不能成为,他在父亲死后还不忘来扫墓的原因的……

乔安心知道,他真正的话还未说出。

他的手,牵得她紧紧的,目光落向墓碑,道:“伯父,那个时候,我曾向您许诺,若是安心愿意跟我,我定当倾尽所有,不离不弃。”

乔安心瞳孔微缩。

秦易风转过头:“安心,不久前,你问我,是不是在你认识我之前,我便认识了你,当时,我没有回答你……”

乔安心随着他的话,想起了那时,听了母亲所说的那些,她便去问了秦易风,秦易风直到最后,也没有正面回答,她反而是被他带的变了话题……

秦易风抬手,将她额前一缕碎发请拨开,“我现在回答你,我确实,在你认识更早之前,便认得你了……”

他说,那是在一场夜城公益活动的场所,他是特邀嘉宾,仅仅出席几分钟的时间便匆匆离去,但就是在这几分钟里,他见到了她……

她是那场活动的志愿者吧,穿着统一的衣服,引着青协的标志,带着红色的帽子,扎马尾……

他微眯了眼,说话间,仿佛又回到那个时候……

他的活动已经结束,在后座照旧开着笔记本处理公务,小林却是突然的一个急刹车,这在小林的驾驶史上,绝对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他不禁皱了眉,小林忙道歉,他知道定是另有隐情,便朝外面看去,这一看,便看到了乔安心……

她正站在那里,宽大的服装显得人更纤瘦了些,梗着脖子,与人理论着什么,她对面的,是个油光满面的中年男人,正不耐烦的挥手要她让开,她应该是为了拦住这个人才突然冲了出来的吧……

这个男人,他认得,在夜城商场,只能算作二流,为人好色,尤其喜欢女大学生。

他下意识眼底一凉,正要让小林开车绕开了走,便听到乔安心大声的一句……

“你要是不为她负责我就去告你!”

过了这么久,他依旧记得她执拗的眼神。

很亮,带着坚韧,不肯退让。

但许是太过纤瘦,反而,让人有点心疼。

他心底微动,却极讨厌了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便离开来……

后来……

不过几天后,他在事务录上,再次看到那个男人的名字,鬼使神差的,他让小林去调查了那件事……

才发现,乔安心并不是他想的,被那个男人包养了的人,被包养的,是她同寝的一个舍友,她的舍友怀了孕,却被通知要打胎,舍友孤立无援,求乔安心帮忙,乔安心在活动结束后没想到见到了那个男人,便有了上面的一幕……

但这,只是事情,刚刚开始而已。

事情的发展,是她的那位舍友,在得到富商很大一笔的封口费之后,反咬一口说乔安心想要傍上富商才与人纠缠不休……

呵,他看惯了的把戏。

以为乔安心会委屈罢休。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乔安心在那么大舆论压力下,咬牙默默坚持一段时间后,竟然就拿出了许多富商包养女大学生的证据,还联系到比他欺骗抛弃的女孩子,将那人告上的法庭……

当真应了她那句……

你要是不对她负责我就去告你!

他只觉,这个女孩子,当真有些意思……

便不自觉的,对她的关注更多了一些,也知道了更多的她的事……

……

乔安心听完,只觉恍然,记忆里,确实有这么一件事来着,周燃燃还因此差点跟那个舍友打了起来,但她不想让周燃燃也陷入舆论,便做出后来那些事……^

没想到,在她几近遗忘的记忆里,竟存在他的影子……

秦易风望着她,“安心,后来我想过,到底是什么时候就对你动了心。”

“现在,我知道了,应该是第一眼,在我下意识排斥自己对你细微的感觉时,我心底其实是知道的,我完了。”

“我终将败给这个女孩,且,是心甘情愿……”

“那你……还在以前拒绝我,还……让我走了……”

下意识的,她反驳。

话出口,淡淡的后悔,她才知道,她这下意识的话,并不是因为真的在意这些,只是……他的话,仍让她难以置信……

他竟然……

在那么早的时候,就……

想想,何等的词汇才能表达那种感觉……

她眼神微顿,他却未恼,沉沉叹了口气,眼神里,审慎而深情。

“安心,若是我知会让你受伤,我不会放你走,”他眸底,暗波涌动,“但,那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有谁给我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我看不清你的心意的时候,觉得得到你的心才是最重要的,我想要你知道,这个世上,与你在一起的人,只有我,也只能,是我。”

“唯一的机会已经被你用掉,从那天开始,我便再也不会放开你。”

心底的颤动,从未停止。

乔安心呼吸几近不稳。

秦易风始终紧紧握着她的手,转了头,朝着墓碑的方向,“伯父,我已经与伯母有过请求,请求她放心将安心交给我,伯母已应允。现在,在您的墓前,我,秦易风,在此起誓,此一生,挚爱安心一人,倾我所有,护她一生,宠她一世,惟愿她此生安稳无忧。”

乔安心怔在那里。

只记得他墨一般的眸子里,满满都是他的影子,他道:“安心,伸手……”

带着诱哄一般的声音。

乔安心伸出了手……

两只手都伸了出来……

他似乎低低笑了声,执过她的左手,将手中的东西,缓缓戴进她的无名指……

“安心,这个指环,是你套住的我的神智,我将它送与你,从此,我的一切,都归你所有,我的心,我的人,我的所有一切,还请接纳。”

随着他的动作,手指上传来特殊的触感……

待他动作停止,她的心脏也停了一拍……

看着大小正合适的指环,蓦地抬眼望他……

“安心,当着伯父的面,这指环,你戴上了,便没有反悔的余地。”

乔安心愣怔着看着手上多出来的东西,脑子里,被他的话砸得昏昏沉沉……

她这就算是……把自己卖了?

“爸……我怎么觉得我……亏了呢?”

秦易风看着她,“我也觉得你亏了,所以以后的日子里,你一定要多压榨我,才对得起自己。”

心底荡着异样的甜。

他伸手,将她扶着站起身,又对着墓深深的鞠躬。

乔安心看着他,左手,似乎重了好多。

爸,您看到了吗……

这就是我爱的男人啊……

原来,她与他的缘分,早就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开始。

原来,父亲曾为她选的男人,当真是,如此的优秀。

眼前模糊,她突然看不清父亲的照片,也看不清他的模样……

他轻轻拭去她的眼泪,“都是当妈的人了,还跟孩子似的……”

语气里,浓浓的宠溺。

乔安心却如遭雷劈。

当……妈?

当妈的人?

他看着她瞪大眼的模样,但笑不语。

乔安心脑中轰得一声,想起……

自己好像这个月真的没有来姨妈……

这段时间事情太多,她都没有在意,偶尔想起的时候,只以为是推迟了……

难道……

按日子算的话,应该是她那一次……与他的那一晚……

怪不得……

怪不得苏景辰最近去枫泊居的时间格外多,还带着她没见过的人……

怪不得她突然饭量大了起来……

怪不得,她觉得自己长胖了……

她伸手,不自觉的摸向自己的腹部,满眼不可置信……

怎么能……

这里面……

就有一个,小生命了?

属于她,还秦易风的,小生命?

说不清什么感觉,那种感觉,唯有做母亲的人才能体会到的……

而对象,是秦易风……

是她深爱的男人啊……

她……

张张嘴,想说什么,却除了满腔的情绪,一句话说不出……

他微弯身,将她公主抱起。

天旋地转间,乔安心一下落入他的眼中,后面的话,在他沉如墨,深如海的眸子里,渐渐隐了去。

“真好……”

他说。

“真好,”他叹息一般,低头,吻在她的眉心,“你愿意嫁我…真好…”

眸底,深情与温柔,带着挚热的,浓烈的情感从眸子里递入她的心底。

她突然就,好像就拥有了全世界一般的……

真好。

此生契阔

与子成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