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七十八章 对的人啊

在正月十五才过去的时候,乔安心的画终于全部完成,把画稿全部传给公司的时候,她心底,说不清是轻松还是怅然更多一些。

按之前谈好的,这部作品所有的稿子完成后,她便辞职……

她甚至还没有出面,流程已经走得差不多,到了公司,填过离职表,交给人事便算结束了,人事已经不是那个她熟悉些的姑娘,公司里,也少了许多熟悉的面孔,有些看到她来的同事,都有些好奇的看着她,还有几个窃窃私语的,乔安心知道,这几天里,不断有消息流出,关于她与秦易风的,虽然未曾清晰报出她的脸,但熟悉她的人却都能认得出。

她并不在意这些,办完了手续便离开,秦易风开车在楼下等她。

出了大楼,她便看到他的车子……

明晃晃的阳光下,她有瞬间的闪神。

这个场景,似乎并不陌生……

记忆里,秦易风也曾这样送她来,那时,她满怀憧憬,并不知道楼上等待着她的,是谁……

想起林进,总觉得是好久之前的老友……

梦一般的。

时间和记忆,真的是神奇的两种东西,那些并不美好的记忆,伴随着人的离去而变得也不再那么清晰。

她缓缓走进车子,坐进副驾。

却见秦易风眉眼沉沉。

心底一颤,每每他有这个表情时,似乎她总要在某些方面“吃些亏”……

“怎么了?”她道,带着些先发制人的味道。

她在他面前,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畏惧,整个夜城,除了秦家老太太,恐怕她是唯一一个跟他吹鼻子瞪眼的人。

秦易风眉心微皱,“乔安心,你越来越胆子大了……”

他看着她,还是沉沉的眉眼,但身边的女人只是皱皱鼻子,“没办法,要是胆小的整天在你身边,不被你吓死就是吓跑了。”

说完,不在意的道:“我们赶紧回去吧,妈应该还等着我们吃饭呢!”

陈凤兰现在还需要在疗养院,但因为情况稳定,乔安心每天里,只要有时间就待在疗养院里,前几天,陈凤兰听说秦家老太太想与她见个面,在医生勉强点了头的情况下,硬是去市里与秦家老太太见了面,两人这是第一次正式见面,但因着都知道乔安心与秦易风两人的情况,倒是没有那么的客套和虚话,两人聊了一下,倒是很是投缘,秦家老太太甚至去疗养院看了下觉得环境不错,索性在疗养院旁边买了栋房子,两个老姐妹经常一起,与其说多了个亲家,倒是好像多了个朋友。

她们待在一处,也省去了乔安心与秦易风两头跑,直接去城西就好。现在乔安心估摸着时间,应该差不多该回去吃饭了,便如此道。

秦易风眉眼里墨一般的浓郁,他将车子开动,道:“比起这个,恐怕妈还有一件事更为着急吧。”

乔安心瞪他一眼:“秦易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再说了,你还一口一个妈,叫得顺口呢,我可还没嫁给你呢。”

秦易风挑眉:“你张口喊妈,难道不是说得我妈?”

“我是说……我没有说伯母,我是说我妈和秦伯母!”

秦易风看她一眼,带着一种“你别解释了我都懂,解释就是掩饰”的模样。

乔安心抬手就往他胳膊敲去,她这一伸手,却被他抓了住。

“你干嘛,好好开车……”

“正当防卫,”他眼睛看着前方,面上淡然无波,嘴里却说着,“你要打我,难道我还不能防卫的?”

他抓着她的手,拇指在她手背上摩挲,痒痒的……

乔安心心底一颤,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秦总裁这么小肚鸡肠,我还没碰到你呢你就防卫防卫的,男子汉大丈夫这个娇弱?”

他眉眼微眯,“我小肚鸡肠,并且很爱记仇,所以乔安心,你说得这些我全都记下了。”

他看她一眼,眼神透露着一丝危险,“原来你觉得我娇弱啊……看来我以后需要更努力才是。”

说到努力两字,他刻意咬紧了字眼,暗示意味不言而喻。

乔安心呼吸一顿,“看来秦总裁不光小人,还流氓……”

“我只对你流氓。”他自然的道。

说着,抬起握着她的那只手,放在嘴边,轻轻印下一吻。

面上,还是平静无波的样子,却如此自然的做着这种事……

乔安心脸色红了红,这个男人……

她终于能去医院看他那天,脑中其实什么都没有想,一进门,他坐在病床上,看着她,未说一语,只是张开了手臂。

乔安心眼眶一热,直直冲过去,一下扑到他的怀中。

再没有比那个怀抱,更让人安心的了。

她抱得力气很大,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表达一些什么。

两人都没有说话,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他眉眼扫向病房里的苏景辰,苏景辰摸摸鼻子,耸耸肩坏笑着退了出去。

他微垂头,轻轻吻在她的发顶,一遍一遍对她说着,没事了,没事……

她心中千言万语,想跟他说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想仔仔细细问他的伤势,也想……

告诉他,她有多想她。

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一句。

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个拥抱里。

……

似乎自那天起,这个男人就跟以前不一样了,也不是说不一样,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完全释放了什么不再压抑似的……

当然,他的这一面,只她一人看得到。

外人面前,他依旧是那个冷面冷情的风华集团总裁,媒体那里,有拍到他们两人的,他也未曾制止,似乎有意昭告夜城,只除了不允许他们将乔安心的正面照曝出之外,他对她的爱护,并不会掩饰。

乔安心一面有些不习惯,但心底却也不可抑制的有丝丝的甜意。

她知道,母亲与老太太那边,已经在商议他们的婚事,但却也不想给他们两人压力,只是背着他们在聊,其他的,顺着他们两人自然的发展。

乔安心悄悄看他一眼,他的侧脸还是那么的……

只是这样跟他一起,似乎那些仪式已经并不重要,只要跟他一起……

就足够了。

他嘴角斜斜勾起:“虽然我不介意你这样看我,但你再这么看下去,我会怀疑我吸引你的只是这副皮相。”

“当然不是!”她立马道。

在他微微笑了下之后,继续道:“还有你的权势啊,你看啊,在夜城再没有比你厉害的人了,我可是个有追求的人,你可得小心了,要是哪天你不行了,说不定我就把你踹了。”

把你踹了……

这话,也只有她敢对他如此说了吧。

她笑着,嘴角不服气的扬着。

秦易风眉眼悠悠,“你放心,我不会给你那个机会,我的女人,我自会给她最好的。还有……”

他顿了下。

“还有什么?”

“不要轻易跟一个男人说不行。”

乔安心愣了下,反应过来他的意思,“秦易风你太污了,我根本没那个意思,硬生生被你理解到那个方面。”

“我只是实话实说,况且,我不喜欢嘴上说说而已,你应该知道,我更喜欢行动上的‘污’。”

“你流氓!”

“……谢谢。”

车子,渐行渐远。

车里的人,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般,说不完的话,看不厌的彼此。

秦易风的眼底,始终是沉沉的温柔,看她被自己的话逗得炸毛的模样,想起初见她时,她的模样……

当时的她,眼底是不一样的,与他见过的女人都不一样,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或许,有的时候,就在那么个一瞬,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你就知道她是对的那个人。

原本以为自己绝对不会有的无用的情绪,为另一个人心绪烦乱,不安,甚至嫉妒……

等遇到对的那个人,你才知道,这世间的情爱,就是让你变得不像自己,却还是甘之如饴。

两年里,她变了许多,而现在,看着她的模样,他突然的感觉到,那个第一眼见到的女子,似乎又要回来了……

真好。

但,还不够。

他要把她,养到更加肆无忌惮的模样。

嘴角微翘,这样,除了他,便再也无人抢得了她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