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七十七章 最初最初

第二天一大早,乔安心就去了疗养院,这一次,周燃燃特地请了假,老早就起来给她打电话,乔安心跟她约好后一起去了疗养院,周燃燃带了好多的东西,乔安心认得其中几个,都是疗养品,价格不菲,她不由跟周燃燃说不需要这么多的,况且这些东西又贵得很,周燃燃一听这个,佯怒着把她训了一通,说这是买给阿姨的,跟她没有什么关系,这是她的心意,哪里是这些东西能表达得出的。

乔安心了解她,知道她这是实话,便也不能再说什么,两人到了疗养院,周燃燃一见到陈凤兰,简直比乔安心这个女儿还是激动,乔安心与她,是两个类型的人,一个动一个静,一个活泼,一个内敛。

陈凤兰早在昨天就问起过周燃燃,奈何那个时候周燃燃实在走不开,为此她特别内疚,陈凤兰抬手抚着她的头发,安慰着她,乔安心在一边,给她们削着水果,嘴角不由带着笑意,这一幕,好像回到的以前似的

以前,她还读书的时候,跟周燃燃好得一个人似的,周燃燃去她家是家长便饭,陈凤兰对她,也跟对自己的女儿似的。

房间里笑意盈盈,周燃燃不断跟陈凤兰说着这两年的事,说到乔安心的时候,道:“阿姨,这两年啊,安心总得来说还是不错的,您别看她现在瘦了,主要是因为记挂着您呢,您现在也好了,咱们往后啊,肯定一天比一天好,您就等着享福就好了,对了,那谁您见过了吧。”

她说那谁的时候,眉眼挑着,跟陈凤兰示意着。

陈凤兰笑,“你这孩子,是说易风吧,一口一个那谁的,以后啊,按理说,你得恭恭敬敬叫一声姐夫呢”

“什么姐夫!”周燃燃立马道,“阿姨,我明明比安心大个几天的!”

说完,顿了下,“不对阿姨,重点是您这易风易风叫得顺口,看来不光是见过了,而且还让我叫姐夫,您不会是就这么答应把安心嫁出去了吧!”

她惊得几乎跳起来。

乔安心削着水果的手顿了下。

陈凤兰深深一个呼吸,道:“我这病了一场啊,看明白了许多事,从前,你叔叔还在的时候,我这脑子里啊,在乎的东西很多都是虚的,后来,你叔叔出事,我病了一场,留安心熬了两年其实我知道,你们说过得好,是给我宽心,安心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我了解她,这两年,肯定受了不少的苦。”

“以前我想过,给她找个什么样的对象好呢?模样长相,家室背景,人品身高但现在我想明白了,那些固然是因素,但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只有两点,一是安心喜欢,而是对方对她好。”

“易风那孩子,占了这么两样,就够了。”

乔安心心底微酸,“妈”

周燃燃见状,扑到陈凤兰怀里,“阿姨,您看您光说着安心了,也给我说说嘛,您看我适合个什么样的?”

她撒娇耍宝的模样,让陈凤兰不禁笑起来,抚着她的后背,跟她细细说起来

周燃燃说了半晌,最后支支吾吾的交代出了苏景辰,陈凤兰一听她有了对象,立马坐直了身子,一个劲紧张的问她对方的情况,那份模样,比对乔安心还上心几分。

周燃燃招架不住,最后只得说苏景辰是秦易风的发小,陈凤兰这才放心几分,直说秦易风的朋友,她倒是放心了不少。

到中午的时候,周燃燃公司那边临时有事将她紧急叫了回去,乔安心知道她最近刚升职,有许多工作上的事,便催促着不愿意离开的她赶紧走了,再次回到病房,母女两个吃了饭,陈凤兰道:“安心啊,你跟妈透个底,你跟易风的事,你是怎么想的,妈对易风是很满意,但这些也是建立在你想嫁给他的基础上,你跟妈说说,你对易风,感觉怎么样?”

乔安心顿了下,“妈,最开始,你病了的时候,其实就是他救了我”

她说着,将两年前秦易风将她带回去的事以及后来的事大致说给了陈凤兰听,当然,她并没有说她被秦易风捡去的时候,正在夜总会的门口,两人这两年里的误会种种也没有说

很奇怪的,跟母亲说两人之间的事的时候,原本在那时,觉得难以忍受的委屈和不忿,那时候觉得永远都过不去的坎,现在想来,竟都不怎么能想起了,只记得那时不开心过,但那些不开心的内容却是模糊了的,相反的

想起与秦易风的种种,更多的,却是美好的回忆

从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来,她的生活里,处处渗透着他的用心

她那时,有些自卑,没有安全感,总感觉配不上那个男人,但现在

想到他,总是不自觉就笑起的。

陈凤兰听完,便明白了乔安心的心意,但她脸上的表情,让乔安心心底一顿,略带忐忑的道,“妈,你这是有什么要告诉我吗?”

陈凤兰点头,长长叹一口气,道:“这件事说起来,都怪妈,要是我没有生这一场病,你跟易风之间可能也就没有这么些的坎坷,他这孩子啊,也是有心了”

“妈,你的意思是”

“安心啊,易风的身份,你比我清楚,你难道没有怀疑过,当时夜城,那么多的人,他如果当真为了应付,当时,咱们家的情况相当特殊,也麻烦,他是个成功的商人,单是权衡利弊,可能不会选择到咱们家女儿身上。”

乔安心心底一颤,这个问题,她想过的,只是

只是始终未敢深思,从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几乎是处于逃避的状态,几乎不敢主动去想父亲的事,不敢去回想那段日子,也不敢去想,秦易风将她捡回去的概率

但此刻,听母亲如此说,难道

还另有隐情吗?

她脸上带了些不安,“妈,所以,到底是为什么?”

陈凤兰眉眼蔼蔼的看着她,“安心,这件事,我也只听你爸提起过一次,说是夜城秦家,他看中了一个小伙子,觉得跟咱们家的安心配,那时我就问他是谁,他说当然是夜城最有能力的男人,还说秦易风是见过你的,我当时只当你爸是开玩笑,直到后来的一次,你爸很严肃的问我,如果把你嫁到秦家,依咱们家的情况,会不会让你在秦家过得不开心”

“我那个时候,对秦家也知道个大概,你知道你爸,生意上的事从不带回家,也不会让我多操心,我便说细细想一下,毕竟是你的终身大事”

“当时,没有细细问过,但你父亲话里的意思,是易风那孩子主动跟他提了你的”

乔安心愣住。

从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的存在。

秦易风他是早就认识她?

什么时候?

她怎么不知道?

而且还是跟父亲提过了的?

陈凤兰拉着她的手,“现在好了,你们俩能好好在一起,你父亲也该放心了。”

乔安心微歪了头,靠在母亲怀里,“妈,以后,有我照顾你,爸他也会放心的,只要你好好的,我们都好好的”

“好,我们都好好的,妈把身体养好,以后还要帮你们带孩子”

“妈,你说什么呢,我还”

“好好,妈不说这个了,瞧瞧,脸都红了”

冬日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温度并不算高,乔安心心底却是从未有过的安定。

真好

真好

目光落在窗外,只是

好想他。

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