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一年之前

秦启佑的生活,极尽夜城权贵矜奢之最。

秦家长子自从出意外,秦家便培养秦家三子为掌权人,而失去双亲的秦启佑,得到了秦家上下的疼宠,本来就是疼宠的,自他父母亡故后,便更多了心疼,其中以老太太和秦易风为甚。

秦启佑的吃穿用度,不只是夜城之最,就连在世界上,只要有,只要他要,老太太便没有满足不了的,另一方面,他的生活,在考虑到他的意愿后,秦易风更是会几乎为他考虑到一切,这里的考虑,并不是简单的帮他做好需要做的事,亦或是给他铺路,秦易风做的,更多的是把通向那条路的方法引领他学会……

而秦启佑,并没有向有些人想的那样,变成骄奢淫逸的贵公子,他在少年的模样下,更多的时候,是不为人知的狡黠和深沉。

这样的他,比那些最擅耍心机的人,更为可怕,因为他,往往给你展现出的,是个普通的贵公子的模样,却总是不经意间将你算计了去,而往往直到最后,你也不能感受到他的算计。

在复杂的生意场,她不仅能在夜城,甚至能在国外获得自己想要的,其能力可见一斑。

哪本书里说过,江湖中最不能惹的就是两种人,小孩和老人,这两种人,本身该是弱者的存在,所以,能在江湖中混的,都是有不为人知的杀招。

很久以后,乔安心看到那句话,想到的,便是秦启佑。

秦启佑与她的第一次交集,是在秦家老宅,她在厨房,给他煮了一碗面。

那碗面里,秦启佑说,有家的味道。

所以他才会在以后的日子,一口一个小婶的叫着,与她极为亲近。

乔安心那时曾以为,整个秦家,对她最为好的,不是老太太,老太太对她好,很大一方面是因为她是秦易风的太太,首先是这个前提,接下来才是喜欢她这个人。

而秦启佑不一样,他是真真正正喜爱她这个人的,也欢喜让她做自己的家人。

至于秦易风……

那时的她,恐怕还不敢去想……

那个男人,连冒出这个想法,都像是痴心妄想。

可是后来,她才知道,自己的认知,完全的出了偏差……

这个排序,应该是倒过来的。

秦易风,终是将她放在了心上,为了她,几次三番的受伤,几次三番的被误会,为了她,他从一个从不屑,也不需要解释的人,变成了这个愿意为了让她有安全感,把所有的事情全盘告诉她的人。

从前想到他,她心跳加速却也……

强烈的难过。

因为知道,那个人,是她不能拥有的,那个人,是她终其一生只能仰望的存在。

但现在,想到他,她依旧心跳加速,却,不再难过,填补这些难过的,是淡淡的安定感,还有心疼……

那些遥不可及的距离,在一次一次的靠近他,便成了不可抑制的心疼,别人眼里,他有多强大,她就多心疼,那个男人,背负着那么多,她想对他好,想……

一辈子对他好……

从前,以为难以解开的心结,在那一晚,他的话之后,也烟消云散了去。

一年前,所有的一切的爆发点,是那件衣服。

那件,略复古的,属于蒋明真的,裙子。

她记得清楚,那天晚上,她回到房间,那件裙子,就在她的床上放着……

能在秦宅进到她房间的,她自然而然的,只想到秦易风。

所以才会理所当然,以为是他所送的……

但,并不是。

衣服,不是他送与她的。

也不是他放在那里的。

而她以为的……

那些信……

那些她以为的连续写了那么久的信件,并未,到秦易风手上。

或者说,比她想象中的,到的晚了许多……

她通常都是趁秦易风不在时,偷偷放在他的房间,却不知,那些信,被人带了走,带给了另外一个人。

那人,便是秦启佑。

若不是,秦易风的那份录音,乔安心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

秦启佑自小长在秦家,虽在国外多年,但与秦易风从未断了联系,他格外聪敏,对秦易风的了解那个时候比她更甚,一年里,对乔安心也是有许多了解,作为了解了两个人之间的那个人,他若是想在两人之间做些什么,可以说没有做不到的可能。

所以,秦易风见到的,是乔安心写给秦启佑,那么多的信……

秦启佑有意识的,给他看到那些容易让人误会似是而非的句子……

那个时候,她还顶着秦太太的名字……

秦启佑让他,把她让给他……

他从年纪说到性格,最为有利的,便是那些信……

谁也不知道他那时是如何想的,又是如何默默谋划了这些,又到底是为何。

秦易风勃然大怒。

他的怒气到了极致的时候,反而是不会表现出来,只是周身的气场威压越发的冷滞,秦启佑抛出的最后一句话,是乔安心也想要离开他……

如果他不信的话,单看她会不会激怒他就是……

而这些,都是乔安心所不知道的。

她穿了那件裙子,殊不知,在秦易风眼中,恰恰就是秦启佑所说的,激怒他的事。

他以为,她一心想要离开他……

怒气,彻底突破了理智。

乔安心,才是个他最后一击的那一个。

在那之后,她正巧提出了要提前结束了那合约,要提前与他断了关系……

他更是无法不信。

那些事,只是在短短的时间发生。

他的理智,在那时起,就在她的事情上,少有的破裂了。

在那件事之后,他才感觉到了不对劲,调查之下才发现……

但那时,为时已晚。

乔安心与他的交易,早已缩短了时间,而对方,是秦启佑,他除了将他调离夜城远远送到国外,无法惩罚……

也所以,在秦启佑回国那次……

他看到乔安心坐在秦启佑腿上的那一幕,才会……

乔安心每每想到这些,那一晚,心底惊涛骇浪般的感觉便会再次降临一般……

而此时……

秦启佑看着她,“安心,我以前说,想让你做我的小婶,其实,是骗你的。”

他终于开了口。

却,比夜色更为冷。

他抬头,看着夜城难得的漫天星星的模样,道:“因为我觉得,你们在一起,不会长久,你知道的,小叔那种人,我以前怎么都不信,他也能动心?他的一生,大概是将生意做到极致,掌管秦家,然后或许跟安娜那样的人带着联姻性质的结合……”

“我以为,他给不了你幸福的,可是安心,你值得最好的。”他眉眼落下,看着她:“我想,要让你在秦家留下,并且,是长长久久的留下,除了我自己,我谁也信不过,所以,一年前……”

“别说了。”乔安心沉沉呼吸,突然打断他。

“启佑,现在呢,以前的……毕竟都已经过去了,我想知道,你现在怎么想的。”

她看着他,也极为认真。

秦启佑顿了下,眼底微微涩然:“现在啊,我才知道,小叔原来,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冷情,这一次,他甚至连命都快不要了……”

“你知道吗,他不让你去医院的理由,”秦启佑嘴角一抹苦笑,“蒋明乐那家伙,在这里出了事,南城的那一伙人怎么可能善罢甘休……这个时候,那个医院,有他在的地方,才是最危险的地方,所以,他才不让你去。”

乔安心呼吸一紧,“那他现在……”

脑中轰的一声,几乎不能完整思考,秦易风他……

“放心,我既跟你说,就代表他定然没事,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跟蒋家的谈判也已经结束,所以我才敢跟你说。”

乔安心松了口气。

他微耸了肩,“看,我小叔,没想到……还是个情圣呢……”

“原来,他已经在意你到这种地步,是我,太自负了……”他叹气般的道。

这个时候的秦启佑,已经没有了少年人的模样,感觉上一下子成熟了许多。

乔安心微顿了下,就听他继续道:“安心,我要离开夜城了。”

“你……”乔安心拧眉。

“别乱想,是我自己要求的,”他笑了下,模样带着轻松,“夜城已经施展不开我了,我得去把咱们的战线拓宽到全世界,不过你放心,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肯定会回来!”

夜风吹过,很凉。

他咧嘴笑,“小婶?”

“嗯!”

他没说出的那些,幸好……没有说出。

此后,她还是他的小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