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两年之前

陈凤兰叹口气,“你这孩子,跟妈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们的事,易风早跟我说过了,你也不用瞒着了,他说要不是临时有事走不开,今天会一起来见我的,妈是病了一场,可还没糊涂,我这印象里啊,影影绰绰的,能记得些东西,但就是不那么清晰,后来易风跟我那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原来你交了男朋友的事不是妈的幻想啊……”

她顿了下,笑容里带了些涩然:“我最担心的啊,就是你这两年有没有被人欺负,你这个孩子啊,从小就委屈齐全,受了委屈惯会藏在心里不说,妈在那个时候病了,不该啊……留下你一个人,该多难熬……”

“妈……”

乔安心喃喃道。

不是委屈,这两年,她从未因此委屈过,母亲的存在,才是她坚持下去的动力,一想到父亲的事,她就庆幸,庆幸至少,她的母亲还在……

陈凤兰抬手摸摸她的脑袋:“妈没事,这是之前担心的,不过后来,知道你跟易风的事,他是个好孩子,踏实,也靠谱,有他照顾着你,妈也能放心点,这么一想起来啊,就好受了些。”

乔安心心底微颤,秦易风是什么时候……跟母亲联系的?

听母亲的意思,他还说过今天若不是临时有事也会来这里接母亲,可是他不是在医院吗?

两天里,她没有去见他,一方面是因为老太太,另一方面……

她自己也无法说清……

事到如今,最初不顾一切的担忧过去之后,她反而……有些不知如何面对他……

依旧还是担心的,也依旧还是想见到他,却与之前相比,多了些其他的细微的情绪……

或许是怕母亲的不同意,毕竟当年,两年前……

那件事的罪魁祸首,是……安家……

但,若不是真真正正看到了那份文件内容,若只是看到了文件名字,她兴许,也会误会了秦易风……

毕竟,他是整个夜城,利益链最上层的人,凡是利益相关,想到他头上似乎才是最为正常的,更何况父亲的事,牵扯到那么多……

当年的事,不知道母亲知道多少,她只怕,母亲会误会了……

所以暂时并没有跟母亲说起这些……

却不知,愿来她的担心都是多余,秦易风他……

即便在那种情况下,还将这件事办稳妥了,果真如母亲所说,他,稳妥靠谱……

陈凤兰已经跟秦启佑聊了起来,秦启佑本来年纪还小些,又一副少年人的模样,惯常讨老人开心,说得陈凤兰笑得合不拢嘴,一直夸他好孩子,乔安心在一边看着,心里慢慢的,安定下来。

真好。

母亲回来了。

……

医生将乔安心叫到办公室,与她具体说了一下陈凤兰的情况,说她在南城的治疗结果很是不错,一方面是医院,还有另一方面是家属配合得好……

说到这个,乔安心便愣了下来,家属的配合?

她是被禁止与陈凤兰在那个时候接触的,乔家的亲戚,早在父亲死时便不与他们来往……

剩下的家属……

“是……秦易风吗?”她不禁道。

医生看她一眼,眼底些微的诧异,不过很快掩了去,道:“是秦先生,不管是电话还是需要当面,都配合得非常好,老实说,之前我还担心秦先生那么忙的人会不会耽误了这边的治疗进度,但甚至从来没有一次迟到。”

医生感叹:“总之,这一次,是双方的配合,才让病人恢复如此得好。我从医这些年,这是最为成功的一个案例……”

医生还在感慨,后面的话她渐渐听不清了,满脑子都是他方才的话……

她还以为……

还以为他只是在母亲好了之后给她打过电话说清楚而已……

还以为他……

却没想到……

他那么的忙,那么的……

她不敢想象,他到底是如何做得……

当时离开南城的时候,他曾说过,母亲的病不需要她的配合,她身份特殊,出现很容易刺激到母亲……

却没想到,原来母亲的治疗,依旧是需要配合的,配合着的对象却是他。

是怕她担心吗?

他怎么能……

心脏不正常的速度跳动着,她想起他的样子,疯狂的想要见到他……

医生说,母亲的情况如此保持下去,大概两个月左右就可以出院,又跟她交代了下后面的注意事项,乔安心一一记着,医生看她如此认真的样子,不由笑道:“不必紧张,到时候我也会把这些再跟秦先生交代一番,有秦先生在,不会有事。”

医生的语气,带着些许的笑意,陈凤兰的病情能到现在这一步,医生也很是有成就感,说话间就带了些打趣的味道。

乔安心笑了下,“这个……确实。”

话里,还带着骄傲感的。

什么时候起,她对这个男人……

从医生的办公室离开,她快步回到母亲的病房,一路的劳顿,医生说到了母亲的休息时间,即便是有再多的话,也只能明天再说。

乔安心与秦启佑站在病房外,乔安心长长舒了口气,秦启佑歪头看她:“安心,出去走走?”

他的眼睛亮亮的,“虽然外头冷,但这里的晚上跟我们那边不一样,空气也格外好,我们出去走走,然后我再送你回去怎么样?”

乔安心点头:“也好。”

她刚说完,秦启佑便扯了她的胳膊,拉着她往外走,她微顿,将胳膊往后扯了扯,却没有挣开……

从前没有觉得,只把秦启佑当了孩子般对待……

城西的晚上,虽然空气比城中好一些,但却也更加冷一些,乔安心裹着厚厚的衣服,秦启佑却松松垮垮的穿着件大衣,乔安心不由道:“不冷吗?你穿那么单薄,要不我们回……”

“别……”秦启佑打断她,“安心,我不冷,今晚,陪我走走。”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知是不是夜晚的光太有欺骗性,他的模样,跟往常有所不同,那种感觉,就像……

就像那个时候……

在方如云的订婚典礼上,他的样子,不是她平时熟悉的那个秦启佑。

不受掌控,似乎身上随时带着危险的,让人心里发慌。

稍一个愣怔,她轻轻点了头。

“安心,你说,人要是有意说了谎,能不能得到被原谅的机会?”夜色里,他的声音轻轻的,但却像是凝了冰一般,带着些冷。

乔安心看着他,“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有时候是善意的谎言,善意的谎言大部分时候能被原谅,但这也只是大部分时候,还有些时候,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要看说谎的人是谁,也要按被骗的人是何种的情况。”

“那你呢?”他也看着她,“要是……要是有人骗了你,你一般会选择原谅吗?”

“分是什么事情。”乔安心道,“在大是大非面前,可能不会原谅,我这个人,其实很记仇……”

她笑了下,“不过,也很心软。”

其实,她大概能想到,秦启佑所说的,到底是什么……

那一晚,秦易风已经将所有的事与她说。

两年前,父亲的公司出事,乔安心在他那个上了锁的抽屉里,看到了关于父亲公司的文件。

若不是她真真切切完完整整看了里面的内容,若不是那些备份证据……那么完整,她如何也想不到原来父亲的事,并不是意外……

安家的出事,查到最后,也查到了父亲的事,不过秦易风与那边施压,并未对外具体公开,他知道乔安心并不想让父亲的事再次暴露在舆论里……

而一年前,他突然那么对她的原因……

是乔安心从未想到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