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七十四章 母女重逢

乔安心是从电视上看到的秦易风的消息。

报道仅有寥寥几句,说是意外使然,具体还在调查之中,受伤人员均已转入院中治疗,据医院方面说,所幸人员受伤情况并不严重。

乔安心守在电视边,电视里,有关他的消息不过寥寥几句,始终没有出现他的模样,只是隐隐拍到了他的病房外的模样

自从那天后,她一直没有见到他,不是不想见,只是,想起了苏景辰转告她的话

她还要更重要的事要做

这不是秦易风第一次受伤,以往的每次,都无一例外的瞒着老太太,但这一次,很难瞒住,秦启佑来找她,说他们那边跟老太太说是秦易风临时出差,但老太太像是有直觉般,怎么都不肯信,一定要来见秦易风,还说不信他们的话,除非是乔安心与她说

老太太知道,若是秦易风真的有什么事,乔安心是第一个坐不住的人。

老太太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在经历了安家的事情后,更像是又苍老了一般,苏景辰说过,她的情况不能再受到刺激,秦易风那边有她在,希望让她这两天稳住老太太

乔安心也知道,若是老太太出了什么事,秦易风肯定比自己受了伤还要难受,虽然

虽然她非常非常想见到他

但,还是应了下来。

周燃燃去过医院,在病房外偷偷拍了照片给乔安心看。

乔安心只能模糊的看到,他裹着绷带的样子

她强忍着心绪,在老太太来了之后,尽心与老人家相处。

老太太待了两天,又听说乔安心的母亲即将回来,这才回去老宅,说是回去准备下,准备与乔安心的母亲正式见个面。

最之前,老太太只知乔安心的母亲精神状态不太好,不好到非常严重的程度,所以才一直未能与她会面,这也一直是她惦记的一件事。

送走了老太太,秦启佑留下,说陪乔安心一起去疗养院。

乔安心并未与他推辞,她现在,虽然生活并未有多大变化,但过年时,在秦宅,也相当于公开了身份的,秦家近期事情格外多,难保没有动歪心思的人,尤其是这个时候,秦启佑与她一起,她也能安心一些。

下午时,秦启佑开车,带着乔安心提前到了疗养院,疗养院外,早有人等在外面,看到他们的车便迎了过来,说陈凤兰一行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便提前将乔安心和秦启佑带到了病房外等。

“医生,我母亲的情况,现在大概还需要住多久的院?”她声音微微颤抖着,两年了,这是她最大的一块心病,一想到两年里,她连个妈字都不能喊出,心底就酸涩得无以复加。

“一般来说,最迟到今年年中,只要病人不受到刺激,保持心情稳定,基本两到三个月的观察期过了就可以回家了。”医生到。

两到三个月啊

乔安心心中定了下。

医生走后,她也一直坐立不安,在病房中不自觉的走来走去,秦启佑道:“安心,你别担心,医生不是也说了,阿姨没事了?”

乔安心看他一眼,如果她与秦易风的事定下来之后,秦启佑便是叫她小婶,那叫她的母亲就不能叫阿姨了,但现在,他还是喜欢叫她的名字,也只有在老太太面前,才一口一个小婶叫得欢

乔安心知道他是为了让老太太开心,也罢,她与秦易风的事情终究还不算彻底定下来,这么想着,她也就没有纠正他,只点头道:“我知道,但是我跟我妈,已经两年没有好好说话了”

她顿了下,“启佑,我的脸色是不是很难看?”

这两天里,即便一点食欲都没有,她还是强迫自己好好吃东西,一方面是为了陪老太太,另一方面就是不想让自己的母亲看到自己脸色不好的样子

这两年,她看着母亲的治疗,但对于母亲来说,她却相当于是空白的

母亲一旦恢复了,想必心底的愧疚不会比她想象中的少,她不想让母亲担心,只能拼命做出自己生活得很好的样子

秦启佑蓦地起身,走到她面前,脸突然凑近,乔安心吓了一跳

“不难看,”他眼睛盯在她的脸上,细细看着,在乔安心退后之前抽身站好,咧嘴笑道:“很好看,安心,你很好看。”

乔安心愣了下,“我是问你脸色”

“脸色啊”他拉了个长长的尾音,突然伸手,两只手分别放在她的脸侧,揉了起来。

乔安心呆住。

他揉了好几下,才放了手,再次端详着她的脸,嘴里道:“嗯,这次不错了,脸色好多了,安心,你要不要照镜子看看?”

乔安心这才反应过来,“启佑,你别闹了”

“我没闹,这样不是脸色好多了吗?”

他说着,拿出手机对着乔安心拍了一张照,然后拿给她看:“你看是不是?”

乔安心看着他手机相册里的自己,果然双颊红了起来。

心底一阵复杂,想到

秦易风给她看的东西

想到,一年前的事

她轻轻笑了下,“启佑,以后我就是你小婶了,你得尊老才是,不然被人看到,不得说你没大没小。”

秦启佑笑容顿了下,正要说话,就听外面脚步声传来,很快一个进来,跟他们说陈凤兰已经快到了。

乔安心一听,再也顾不得其他,抬手不自觉整理着身上的衣服,急急跟护士走了出去

母亲比她想象中来得更快一些

她正要出住院部的门,母亲一行就走了进来

她认得其中一位医生,那位医生正是母亲在南城的主治医生,她曾经与他见过的,看到他,乔安心便知道,是母亲到了

说不清什么感觉,眼睛比思维更快一步的,朝一行人的人群里看去

那医生看到她,显然也认了出来,与旁边的人说了什么,乔安心已经听不到了,只看到

人群渐渐的分开,然后,母亲由人搀着,慢慢像她走来

“妈”

只一个字,便哽住了喉。

“心心”

心心,是她的乳名,这个世上,除了已逝的父亲,便只有母亲一个人会如此唤她。

这一声,她等了两年

只是这一声,眼泪再也忍不住,她猛地扑过去,到了母亲身边

颤巍巍的,又喊了一声,“妈”

有点像试探,又有点不可置信

做再多的心理准备,也抵不过这一声熟悉的称呼

脑中瞬间的,闪过很多,有她小时候的场景,与母亲一起生活的那些日子里,还有最后的时候,被人逼债的时候,母亲将她紧紧护在怀里,那些人的拳脚落在母亲身上,那个时候,她想反身保护母亲,却怎么都挣不开那个怀抱

一向柔弱的母亲,竟也有那么大的力量

“心心”陈凤兰伸手,颤抖着抚摸着乔安心的脸,将她脸上的泪一遍遍的擦掉,自己却是湿润了眼眶,“妈妈的心心怎么这么瘦了怎么这么瘦了”

她将乔安心紧紧抱在怀里,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

秦启佑悄悄将人群散了去,母女两个,好一会才分开了来,乔安心一直拉着母亲的手,道:“我是故意减肥的,妈你看我是不是更好看了。”

“不用减肥,你不用减肥,原先那样妈都觉得你太瘦了,现在这样更是,不行,等过段时间啊,妈回家了,天天给你做好吃的,做你爱吃的东西”

到了病房,外面,医生在做交接,房间中,母女两个似有说不完的话。

过了好一会,乔安心才想到秦启佑,连忙起身,才发现他正在门外,便把他叫进来,与母亲介绍的时候,说不忐忑是假的,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介绍秦启佑的身份才是最恰当的

这两年的事,母亲似乎还有些记忆,秦易风的事,她不知道母亲还记得多少

曾经有一度,母亲将秦易风当做儿子,将她当做了儿媳的

“妈,这是秦启佑他是”她顿了下。

陈凤兰笑得慈蔼,“我知道,是秦家的启佑吧,我听你小叔提起过,是个好孩子,来,快坐”

乔安心听着,心底一颤,“妈,您秦易风他”

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