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十七章 交易延期

天利公司被收购后,秦易风改了部分的制度,各部门绩效好了几乎都有奖金,明确到个人,乔安心的工作也是,除了卫萧党时不时说点不阴不阳的话,起初的时候她还担心碰到秦易风怎么办,后来事实证明她完全是想多了,风华那么大的产业,秦易风有那么多事要处理,每个月能来天利一次已经不错了,可以说乔安心在工作方面倒没什么不顺的,现在唯一让她担心的,就是母亲的病。

陈凤兰的病情反复地越来越厉害,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清醒的时候她就能记起乔安心,但一般乔安心赶去疗养院的时候,陈凤兰大部分都是糊涂的状态,乔安心不死心地试图唤起母亲的记忆,但陈凤兰看到乔安心后却越发抵触。

医生说是因为乔安心长时间不出现,陈凤兰心里一方面知道女儿是在为她父亲还债的事努力赚钱,另一方面,这个一辈子的重心都围绕着丈夫女儿的女人,在失去了丈夫后,极度需要女儿的陪伴,但她心里又在压抑、扼制、排斥自己的这种渴求,久而久之,本就失常的精神彻底崩溃,潜意识里开始认为自己的丈夫女儿都已经去世。

乔安心听完医生的话,更是自责不已,关于医生上次说过的建议让陈凤兰能够接受的人协助治疗的事,医生再次提了出来,“说实话,我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儿,放任你母亲两年不管不说,现在有人能帮得了了你又不去争取,如果再这样下去,你交再多的疗养费我也无能为力!”

乔安心知道医生说得对,心里刺痛不已,再看看崩溃的母亲,她咬牙答应两天内找到那人请他帮忙。

恰巧今天秦易风在天利坐班,到下班的时候,乔安心一如往常的加班,周燃燃多次劝阻无效,知道乔安心是想多拿些加班费,也就没再劝。

电脑开着,工作表格打开着,但乔安心的心思却完全没再工作上了,她知道秦易风还没走,手机就在手边放着,他的号码也正在界面上,乔安心的手指落在拨号的位置……

那个交易……他是同意了的,只要拨过去,他就会去帮母亲了吧……

她咬着唇,几乎咬出了血,手指一动,还是按了下去。

“嘟嘟嘟”

每响一声,她的神经就跟着颤一颤。

三声过后,电话被接起来。乔安心握着电话的手心冒出了汗,竟有些拿不稳手机,她听到自己的声音:“那个交易,还作数吗?”

声音竟是意外的平静。

半晌,那端传来他的声音:“作数。”

他声音低低的,每一次音节都好像敲在她神经中最敏感的地方,轻易就能让她血液倒流心跳如鼓。

“上来。”他又说。

乔安心知道,这是让她去楼上办公室的意思,但……

“能不能……换个地方。”

电话里传来一声轻笑,仿佛在说她当"biaozi"还要跟雇主挑三拣四,乔安心只觉狼狈不堪,但依旧握着电话,等他的回答。

“别让我说第二遍。”

她多想挂了电话一走了之,但现实却是她张张嘴,最终还是只说:“嗯。”

天利公司不大,从乔安心的小格子间到秦易风的办公室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乔安心几乎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到他办公室门口的。

小林站在门口,见到乔安心,欠身道:“乔小姐,进去吧,秦总在里面等您。”

“嗯,好,谢谢。”

乔安心的脸腾地红了,虽然小林神色与往常无异,但她却心虚的觉得好像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她在做见不得人事。以前她与秦易风的交易,即便被骂得多难听,她都没有难受过,因为她知道,她问心无愧,可是现在……

她像是真正来卖的。

“叩叩叩”

“进。”

乔安心推门进去,天利被收购后,总裁室换了地方也重新装修过,布局跟风华那边差不多,但后面却多了个隔间,乔安心的目光落在办公桌后的秦易风身上。

不同于上一次他盯着电脑工作的模样,这一次,他靠在椅背上,坐姿少了几分严谨,那张人神共愤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看着乔安心开口道:“过来。”

再抗拒就是矫情了。

乔安心缓步走过去,在他办公桌面前站定,鼻端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

跟那次在风华他的办公室闻到的一模一样!

乔安心脑海中立马闪过那个穿浅绿色套装裙的优雅精致的女人。

她,来过了?

“刚刚……”

她开口,声音微哑,但在秦易风的注视中还是没有问出那句“刚刚有女人来过”的话,罢了,不要问,不要想,这只是交易,各取所需的交易。

“没什么。”她笑笑。

秦易风盯着她:“坐过来。”

乔安心一时没明白,略带纳闷的望着他。

“你最擅长的,坐男人大腿。”他似好心的解释,但出口的话刀子样的利。

乔安心不语,极力忽略掉他的淬了毒的话还有空气里似乎越来越浓郁的香气,她不再看他,径直走到办公桌后,再他身侧站定,顿了顿,她毫不犹豫的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秦易风熨烫的体温传来,眸光深处隐隐火光闪耀,他喉结微动:“吻我。”

乔安心转过脸,仰起头向他凑近。

他坐着,一动不动,她坐在他腿上,双手放在身侧握得死死的,她闭着眼,睫毛颤巍巍像灵巧的精灵,秦易风再也忍不住,在她的唇贴上来的一瞬,一把将她搂住。

他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扣着她的脑袋,猛地擒住她的唇。

乔安心手下意识撑在他胸前,以为这个吻会像上一次一样,但这次他的吻重重的落下,却是轻轻的开始。

麻麻的,酥酥的。

乔安心脑子里一片空白,所有感官的功能全部集中到了唇舌,胸腔里压制着的感情的怪兽,这一瞬间全部叫嚣着出来。

她开始学着他的样子,试探着去触碰他。

她的主动让他的忍耐力到了极限,他猛地用力就这么将她抱了起来。

“啊……唔……”

她的惊呼被他吞吃进腹,他抱着她闪身进了隔间,乔安心才看到,那隔间后竟是一个小小的卧室,联想到现在的处境,她不禁道:“你……”

“这样很方便不是吗?”

他笑了下,带着几分促狭,乔安心看呆了眼,明知不应该的,胸腔里乱了跳动的节奏。

她难得这样呆愣的模样让他心情愉悦,他将她放到床上,动作不由多了轻柔。乔安心手不由抓紧被单,别过眼不敢去看正脱着外套的他,余光里,却瞥见一样东西……

一件外套,白色的,女士的,小西装外套。

所有的感官恢复了正常,鼻端越发浓郁的香气让她知道,这香气的来源,就是静静躺在沙发上那件小小的女士外套。

像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满腔的火热瞬间凝滞,她浑身冰冷……

这个房间里……不久前还有过女人光顾。

“做完后,你明天就会去疗养院吧。”

秦易风动作停了下来,看着突然冰冷的女人,半晌,笑了:“乔安心,你这样,还真像个出来卖的。”

“秦总眼光毒辣,想必也买过不少。”她那嘴,利起来的时候也是半分不让。

“乔安心,这个时候激怒我对你没好处。”他俯身直直望着她,眼里是她看不懂的暗波涌动。

乔安心扭过头,不再看他,声音闷闷的:“要做就赶紧做。”

话音未落,秦易风蓦地低头吻在她光洁的脖颈,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啃咬来得合适。

疼。 ②miào②bi.*②阁②,

乔安心紧紧咬着唇,愣是不发出一丝声响。她歪着头,盯着沙发上那件小小的外套,像个木偶般任他动作。

嘶啦

秦易风一把撕扯掉她的衣服,乔安心下意识闭上了眼,以为接下来会是更加粗鲁的对待,但他却久久没有动作,乔安心试探着睁开眼。

他站在床边,衬衣扣子解开了大半,那张让无数女人痴迷的容颜,此时满是阴郁,他盯着他,眼里的凉意她隔着空气都能感受得到。

“我对"jianshi"没兴趣。”他慢条斯理的穿起衣服:“乔安心,你这样,不合格。”

“我没兴趣碰一块木头,看来我们的协议要延期了。”

乔安心蓦地清醒过来,想起医生说过的话,想起说好的三天的期限,她眼里闪过慌乱,坐起身扯住他的裤子:“别,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