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最后的战(四)

背脊一阵发凉,脑中空白了去,乔安心踉跄着朝那边走去……

如果他出了事,她该怎么办……

单是这个想法冒出,接下来,便再也无法想下去。

像是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压在心里,无法排解,只能任由它越来越沉,什么时候沉得死去了什么时候才算是结束。

她无意识的朝那边走,胳膊却被人拉了住……

回头,苏景辰紧紧拽着她,她却看不清他的模样,脸上薄薄的凉意,她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时候眼泪流了出来……

“放开我!”

她几乎在嘶吼。

苏景辰像是听不到一般,不肯放开,他死死拽着她,又叫了一个人来,将乔安心生生送回了房间,乔安心使劲挣扎,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现在去到秦易风身边,那边的浓烟还那么明显,鼻端的气味也在提醒她,那里很可能……

蒋明乐身上绑着的东西……

原来,不是假的吗……

不是说他最惜命吗……

不是说……

那是假的吗……

蒋明乐不也默认的了吗……

为什么还会这样。

“苏景辰你放开我!那边发生了什么你看不到吗?!”她挣扎着,心底的绝望阵阵弥漫。

苏景辰一言不发,将她放在地上就迅速关了门。

乔安心从来没有过的速度跑到门边,死死拽门:“苏景辰,你给我开门,我要去见秦易风!”

“你不是说那玩意是假的吗!为什么会爆炸!”

“你这个骗子,都怪你自以为是!你放我出去!”

“要是秦易风……出了什么事,我……”

后面的话说不出,嘴里咸咸的味道,才发觉眼泪流了进去。

苏景辰在门外,声音传进,“乔安心,易风的事,我不比你少担心,我他妈不想第一时间赶过去吗,要不是易风之前说过,要我无论如何要护你周全,你以为我愿意!”

秦易风……之前说过……

脑中蓦地闪过什么,她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你不是一向聪明吗,乔安心,意思就是你想到的那个,意思就是,易风早就知道蒋明乐是有备而来,你当真以为他什么准备都没有的傻傻一个人闯进这里?易风让我来,不过是为了安全带走你!”他顿了下,“他身上绑着的东西,纵然不都是真的,也至少,还有后手。”

乔安心只觉被人在心头处狠狠捅了一刀一般,疼……

秦易风他竟是……

早就知道的……

想起苏景辰出现后的一切,所以,这一切,都是为了麻痹蒋明乐继而将她安全带走吗……

心底巨大的酸楚……

她看向窗外,这个角度,却看不到外面的所有,她不知道那短短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如何……

他说过……

待会就会回来……

“让你在这里等,是他的意思,”苏景辰的声音传来,“乔安心,你这会最好按照他说的,不让他担心是你唯一能做到的,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简单,你保持手机畅通,我去医院,有什么情况随时跟你联系,”他顿了下,“燃燃一会会来陪你,你们就在这房间,那里都不许去。”

“苏景辰……”

再喊他,却没有了回应。

他走了。

乔安心颓然的从门边滑落,满目涩然,她知道,苏景辰说的,就是秦易风的意思。

他处心积虑将她先行送了回来……

他不想让她回去的……

明知道待在这里才是让他安心的办法,但心底的担忧快要将她逼疯一般。

她跑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却发现窗子被从外面锁住,她只能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外面浓烟里穿行的人,外面有救护车,穿白大褂的人,还有穿警服的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一把抹在眼前,将无意识的流下的泪擦了去,才能看得再清楚一些……

但不论如何睁大了眼,却依旧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影……

……

周燃燃来陪她了,外面的人群已经散去,就连那些呛人的烟也不见了。

枫泊居里,静了下来。

静得好像这些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安心,别担心,医院那边传来消息,秦易风并无大碍。”周燃燃轻轻抚在她的肩。

乔安心自从方才,一直待在窗边,保持着方才的姿势未曾变过,就连周燃燃的进来她都没有多大波动,听闻此言,她眉眼微动。

周燃燃见状,继续道:“这是刚才传来的消息,既然没有大碍,想必很快就能去看他了,你听话,先休息下,待会吃些东西,气色好一些了我们一起去医院,不然他看到你这个样子,不是更担心不成。”

乔安心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她僵硬的微转过头,“燃燃,他……真的没事?”

周燃燃使劲点头,拿出手机,“你看,这是景晨发来的消息。”

乔安心盯着那条消息,一个字一个字看得仔仔细细。

爆炸发生的时候,她离他不算远,不过是转过了那片灌木丛,后院现在,还保持着那个样子,满目疮痍,那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没有事……

怎么可能会……

没有大碍……

是苏景辰在安慰她们吗?

她眼底的怀疑落入周燃燃眼中,周燃燃继续道:“你要是不信,咱们一起去看,只不过现在还不行,事件后续还在处理,咱们现在去也见不到他,你先休息下,估计最迟明天就能见到了,好吗?”

明天啊……

她目光迟缓的落在手机界面显示的时间上,原来,距离刚才,才过去两个小时不到……

这两个小时,她已经忘了是怎么过去的,但每一秒里的煎熬,却一直都在她周身萦绕,时时折磨着她。

很难受……

但,幸亏是难受的……

不然,受伤的只有他一个,受苦的只有他一个,让她如何能安稳……

她脚步微抬,“燃燃,我们待会,就去医院吧……”

始终不能安心……

去了医院,即便还是不能见到他,至少,能离得他近一些……

那个男人……

几次三番的受伤,都是因为她……

手机在桌上震动起来,一遍一遍,嗡嗡作响。

乔安心看向那边……

周燃燃跑过去拿过手机,“安心,是南城的号码!”

南城的?

她接过手机,接起……

周燃燃便看着她简单应了几句,但神色却是明显的在变化。

等她挂了电话,周燃燃急急的问:“怎么了?是谁的电话?”

“是……医生的,说我妈很快可以出院回来夜城疗养了……”

“阿姨可以回来了?!”周燃燃眉尖挑起,“太好了太好了!”

她边说边摇着乔安心的肩,“安心,你看阿姨就快回来了,看你瘦的这个样子指不定怎么心疼的,这段时间你可得好好的,你也不想阿姨担心你吧?”

乔安心心底却是乱乱的,终于能快见到母亲了,她自然是开心的,但想到秦易风,却又……

情绪在两个极端之间撕扯,她脸上的表情似悲似喜。

周燃燃上前一步:“安心,你……没事吧。”

她,吓到她了?

乔安心怔了下,回过神一般,摇头:“没事……没事……你说的话我懂,我会……好好的。”

南城的医生说,母亲再过两天就可以回来了,他们会负责将母亲送回到这边的疗养院,让她在夜城等待就好。

乔安心脑中想过的,却是秦易风曾说的话……

如果母亲清醒后,见到秦易风,会不会……

两年前的事,已经有了结果,那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母亲……

特殊的成长环境,让她比一般人更要在乎母亲的感受,如果母亲反对……

她怔了下,不论如何,她都不会放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