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七十二章 最后的战(三)

当年,蒋明乐只知蒋明真是在那天晚上突然跑了出去才会被人欺负了去,蒋明真跑出去的原因,是她亲口告诉他的,所以这么多年以来,他才会对此深信不疑,但殊不知

蒋明真的话,也并不一定是真。

尤其,是在感情里。

她当晚,却是是跑了出去,但让她冲动的原因,却是源于一次的谈话,在她跑出去之前,曾被她的父亲,也就是蒋明乐的父亲,叫进书房谈话。

据说,那次的谈话,持续了好久,甚至当天她下午的课并没有去上,一直与她的父亲在书房谈话,谈话的结果,不只是不欢而散,蒋明真情绪激动,冲动之下跑了出去。

之后的结果不必说,但那次谈话的内容

才是真正的关键

蒋明真不惜说谎,也要瞒着蒋明乐的东西

秦易风与乔安心说起时,脸上的表情,在经过了那么多年后,还有深切的复杂。

更何况是乔安心,若不是事实摆在那里,她当真无法接受

蒋明乐对蒋明真有很深的感情,这种感情,并不只是姐弟情,在此之前,他们,是见过的

在蒋明真被接回蒋家之前,他们曾遇到过,彼此觉得投,便交了朋友的

后来,蒋明真去了蒋家,两人的关系成了名正言顺的姐弟,但最初的时期过去之后,少女的感情,似乎在发生着变化

她,对她同父异母的弟弟,感情,似乎出现了偏差

这是蒋明真对秦易风说过的话,那时,她与秦易风聊得最多,也就造成了秦易风与她似乎关系不简单的错觉,少年时期的秦易风,就已经有了那种让人信服的力量,蒋明真信任他,久而久之,许是因为压抑得太久,在一次说漏嘴之后,她便开始频繁的接触秦易风,向他诉说心底的苦闷

秦易风答应过她,无论如何,不会把这件事告诉蒋明乐。

但蒋明乐,是蒋家的继承人,作为父亲的蒋前进,不允许他出现任何哪怕一点的意外,他的成长路线,是完全的被操控着的。

蒋明真的这种感情,无疑的,是个不安定因素。

而且恐怕,还是个影响力极大的因素。

蒋前进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一旦发现端倪,便要立刻扼杀。

那个下午,他跟蒋明真,这个自己计划之外的私生女,谈了好久

没人知道少女到底经历过什么,大家知道的,只有后来的悲剧。

直到她死,蒋明乐都不曾知道,没有他在的场合,她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笑容

乔安心对这个消息,几乎无法消化。

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所谓的事实会是如此

而那件衣服

是蒋明真亲自挑选过的,准备在自己的生日时候穿出去,是寄放在秦易风这里的,因为在蒋家,蒋明乐与她很是亲近,少女的心思总是如此,她想穿出惊喜的感觉。

阴差阳错,假象弥漫。

蒋明乐彻底误会。

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选择不会告诉他。

秦易风知道真相,是蒋明真自己说过的,而苏景辰,却是自己发现的端倪。

所以其实,他此时,即便现在说出来,秦易风也没有多少理由真正制止他。

而蒋明乐的架势,却是一定要刨根问底。

话已至此,便一定要继续下去的。

蒋明乐眯眼望着他,手指无意识放在身上绑着的东西上,整个人紧绷了起来。

乔安心看着秦易风。

他微敛着眉,没有开口的意思。

苏景辰冷笑一声:“我都还没开始说什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你就这么个反应,蒋明乐,别自欺欺人了,你自己也早就怀疑了吧。”

什么意思

乔安心一愣。

下意识看向蒋明乐,却见他周身的阴郁几乎沉得让人难受,他道:“苏景辰,少自作聪明,我劝你最好把知道的都给我说出来,不然,既然你想来陪姓秦的,我不介意送你们一起走!”

“送我们走?用你身上绑着的那玩意?”苏景辰挑眉,“你也就骗骗乔安心,蒋明乐,你知道的,我们了解你,你比谁都惜命。”

蒋明乐手指攥得咔咔作响,乔安心心下一顿,难道

苏景辰的话,是真的?

蒋明乐

会知道真相?

她下意识看向秦易风,却见他依旧没有阻止苏景辰的意思

苏景辰还在继续,“蒋明乐,你脸上那道疤,怎么来的,不打算给我们解释一下?”

他脸上的疤

早在秦易风出现的前一会,他已经摘掉了口罩,那道疤又落在了乔安心眼中。

苏景辰的话,显然有更深的意味,甚至这代表的意思,是他已经知道那道疤的由来

关于这道疤,蒋明乐说是来这里付出的代价,乔安心便自动的理解为是他为了从南城出来被伤到的,毕竟之前蒋前进将他带走时,很是一副要严厉管教他的模样

苏景辰的话,乔安心越发不明白。

“蒋明乐,南城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这话,是秦易风说的,声音淡淡的,还带着些劝诫的意思。

蒋明乐瞬间阴沉了脸,他猛地掐住乔安心:“你们知道又如何!呵呵,我他妈就是虚伪,就是惜命怎么了,只有这样,才能胜任蒋家的家主!”

蒋家的家主?

乔安心呼吸困难,片刻的窒息里,几乎反应不过来

蒋明乐后面的话没有说出,他掐着她的手蓦地松开来,乔安心捂着脖子大口呼吸着,下一瞬便被人拉到了身后

秦易风挡在乔安心身前,面对着蒋明乐。

“你们蒋家的事如何,我并不感兴趣,蒋明乐,我给过你机会,你若回南城,我可以放过你,但你执意如此,我想你已经做好了与夜城为敌的觉悟。”

他说着,微抬手,苏景辰便急急过来,搀起乔安心。

“乔安心,我们先走。”苏景辰道。

乔安心没动,脖子上明显的勒痕,她眉心依旧皱着,看着秦易风。

“我待会便回去。”秦易风微侧头,声音缓和了些许,目光触及到她脖间的痕迹,眼底的冷冽更甚。

乔安心知道,他定然是有了自己的打算,再看蒋明乐目呲欲裂的模样,她知道,她留下才是拖了他的后腿,便点头,由苏景辰半扶着,退了出去。

“安心!”

蒋明乐突然大叫。

乔安心脚步微顿,却没有回头。

“你走吧”

声音落在她耳中,她不觉回头,正对上他的眼睛,复杂的,纠结的,还带着一点解脱的

“快走吧。”苏景辰的声音将她的神智拉回。

她回过神,一点头,重新迈步,随苏景辰离开。

“苏景辰,你你早就知道会这样吗”

她如此问,自己也不知道,她问的到底是哪一方面。

苏景辰却是点头:“算是知道,但比起我,想必是易风知道得更多,我就是看不惯蒋明乐那副样子,那小子在南城,将他老爸的地位夺了来,他脸上的疤,就是在那时划伤的,不然,要真想违背他爸的意愿来夜城,恐怕他连南城都出不了,蒋家在南城的势力你应该能感觉到。”

夺了他父亲的地位

苏景辰看乔安心一眼:“蒋明乐跟他爸虽不亲,但也不至于如此,他这样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知道了当年的真相。”

“能做蒋家家主的人,第一个条件就是心狠,在权衡对错上,没有情义可讲。”

“你的意思是”

乔安心心里冒出一个念头,却骇得她几乎说不出口。

苏景辰点头:“嗯,蒋明真当年遇到的那伙人,就那么凑巧的出现”

他顿了下,“蒋家在南城的势力,没道理她一个大小姐身边没有人护着的,不说明面,单说暗地里便有许多的眼睛,在那种情况下被欺负了去,若真说是意外,未免也太巧了些。”

乔安心瞳孔微缩

起所有的一切,所以

是少女的父亲,为了自己的儿子

几乎不敢继续想。

在那种环境里生活下来的蒋明乐,会有如此的作为,似乎也不是那么意外了。

她声音轻颤,“那秦易风他也是早就知道吗?”

苏景辰都知道蒋明真的死与蒋家脱不了干系,那么秦易风会不知道吗,若是他知道,又打算如何做

苏景辰眼底带了些深意,“易风知不知道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是打算放蒋家一马的,不过这一次,蒋明乐那小子,不知死活的动了你,我想这一次,是该有个了断了”

话未说完,巨大的声响从身后传来

两人蓦地顿住,齐齐回头,只见他们方才离开的地方,浓烟弥漫,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直冲鼻端,隐隐的,他们听到有人在说

“快,快打20!”

“秦先生!”

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