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七十一章 最后的战(二)

这一幕,并不陌生。

当初,在南城,他似乎也是这样,带着癫狂的模样,似乎一触及到某些事,他就会变成另外一副模样。

蒋明乐桎梏着她的手,用了极大的力道,她疼得冷汗瞬间下来,瞬间的空白后,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曾经听过的,能一掌将人劈晕这种事,不是电视上演的那么简单的,对力道和技巧的要求都不可小觑……

她曾经不相信这是蒋明乐的所作所为,但……

偏偏事实一次一次的摆在她面前,从小小的一个角,慢慢的将整个的事实揪出,赤裸裸摆在她面前,由不得她逃避,也由不得她不信。

被迫的接受。

“蒋明乐。”

秦易风的声音,淡淡传来。

蒋明乐阴沉着目光,向他的方向看去,虽然蒋明乐身上满绑着那么危险的东西,他还是一步步朝这边走来。

蒋明乐的目光,更加的阴沉起来,狭长的眸子里,遍布沉郁。

他突然低了头,“安心,你知道我一直不想让你跟他在一起的原因是什么吗?”

“呵呵,不是因为我多么见不得所谓的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因为我知道他肯定不是你的良人……”他说着,声音微顿,抬眼挑衅似的看向秦易风,“我知道你秦大总裁天不怕地不怕,更有一身的好本事,可是秦总裁,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信不信,你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就将那件事告诉安心!”

秦易风眉眼无波,甚至并未做回答,只是缓缓朝他们走来,一步一步,没有犹疑,也没有情绪。

蒋明乐将手指攥得咔咔作响,他附耳到乔安心脸侧,声音却是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高度……

“安心,两年前,你父亲的生意做得好好的,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你父亲会突然出事?即便是生意上出事,又该是怎样的境地才逼得一向顾家的他,选择了自杀?”

他挨得太近,落在她耳中的声音将她震得耳朵发麻,几乎隔了好一会,空白了的听力才缓缓将他话里的意思传到了脑中……

她呼吸不稳。

秦易风步子停下。

“安心,你那么聪明,一定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了吧,”他继续贴着她的耳朵,不过这一次,声音低了些许,后面的人大概听不到,但已经离他们不远的秦易风,却是可以听到,蒋明乐呵呵笑了声,“没错,两年前,你父亲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之所以突然出事,搭上一条人命一个家,说起来真是不公平,只是因为挡了某人的路……”

“也是啊,当年的工程若是落在了乔家的手里,也许现在的安家败落了,夜城第二的位置便可落在乔家的头上吧。”他嘴角一抹嘲讽,“呵呵,秦易风,你这如意算盘打得响得很,一步步将所有有可能妨碍到秦家的对手全都出掉,先是乔家,让他们死的死,病的病,剩下的唯一的女儿,还落到你手里被你欺骗,再就是现在的安家,也落得个锒铛入狱的下场。”

他蓦地转身,“安心,你还不明白吗!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心!他为了利益,什么都做得出来,什么都可以出卖,当年……”

他顿了下,语气难以形容的复杂,“当年我姐……但凡他有一点的感情,我姐也不会走上那一条路!”

秦易风一直未语,听到这个,眼神落在乔安心身上,乔安心却望着蒋明乐,“蒋明乐,你……为什么这么说。”

蒋明乐脸上,闪过一丝沉痛,看向秦易风的时候,眼底的阴郁更甚,他终是开了口,“安心,你知道吗,我姐是我见过最阳光的人……”

他说着,眼底一丝细微的迷茫,似乎陷入了回忆一般……

“她特别爱笑,我从来没见过比她更爱笑的女孩了,但是,那么开朗的她,在被这个男人缠上之后,渐渐就失去了笑的能力……”

“姓秦的,招惹了她,却不肯对她负责,她才会郁郁寡欢,也才会……在那天跑出去……”

说到这里,他顿住,桎梏着乔安心的手力道骇人,几乎失去理智。

“所以,她才会被人欺负,也才会……因此自杀……”

他的话,断断续续,但乔安心,知道他的意思。

蒋明真死时,其实,已有身孕。

在蒋明乐的认知里,她是因为被秦易风伤害了感情,才会在那天晚上突然跑了出去,也才会,遇上了小混混,被欺负了……

以至于,怀了孕……

多重的打击,终于击垮了原本最为明朗的少女。

少女选择了自杀。

蒋明乐开始恨秦易风,觉得是他间接害死了她。

但……

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乔安心微闭了眼,一阵风吹来,她冷得身子颤了下,但却不知是身上凉,还是心底更凉一些……

秦易风的话在她脑中回响,纵使已经打定了注意不会告诉蒋明乐所谓的真相,但……

在真正看到了蒋明乐,在看到他身上那么多危险的东西,在……

直接感受到他对秦易风的恨意那么浓烈……

她还是产生了一种冲动,想要把事情告诉他,想要……

不让那个人再被误会下去……

她,终究是自私的,如果在这两人中一定有哪个要受到伤害,她……

情感上的偏颇几乎已经不能被理智压制。

差一点的,她就要说出。

“蒋明乐,”秦易风终于开了口,“你说的这些,与安心并无关系,你要找,便找我。”

说着,他上前。

“站在那别动!”蒋明乐猛地大吼。

“姓秦的,别以为你多了解我,你说与她无关便无关?我告诉你,今天,不对,从一开始,她受到的欺骗也好,伤害也罢,都是因为你的存在,要不是你将她骗在你身边,我也不会注意到她!”他笑得诡谲,“你越是在意的,我就越想毁掉呢……”

乔安心不由轻颤。

这细微的动作被蒋明乐感受到,他脸上的诡谲褪去了几分,趴在她耳边道:“安心……要怪就怪你选错了人,你今天如果还执意要选择他,就算是你死去的父亲也不会瞑目,他害得你家破人亡,你当真一点都不在意?即便是你不选择我,只要你发誓会离开他,我就放你走……”

他声音越说越低,带着蛊惑一样的语调。

乔安心轻轻敛眉,未语。

蒋明乐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绑着的东西,道:“安心,你不要骗自己了,你好好想一下,这件事我没有骗你的必要,再者,以往,你当真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比如,关于乔家公司的文件之类?”

他的话,带着目的性的指引着她的思路……

带着,乔家公司的文件?

她,确实是见过的。

在他的书房里,而且,不止一次。

第一次,她只是匆匆一眼,但第二次……

思绪纷飞,她想到了昨晚……

昨晚,秦易风说到最后,将那件衣服拿起,那个上了锁的抽屉里,最下方放着的,是一份文件……

文件,恰恰就是,关于她父亲的公司的……

若不是在那种场合,若只是单纯被她自己看到,想到里面的内容,她恐怕真的会相信了蒋明乐此时的话,这恐怕,才是蒋明乐真正的目的。

他在湖边所说的话,都只是表面而已,他真正的目的,怕是就是那份文件吧……

意识到这个,乔安心眼底一份沉痛,没想到到现在,蒋明乐也还是在利用她,在欺骗她……

父亲的事,罪魁祸首她已经知道是谁……

那件事,蒋明乐不可能不知道,他却依旧选择骗她……

她呼吸沉沉,到嘴的话几乎不能忍住,突然听到一声叫喊……

“蒋明乐!”

苏景辰的声音。

他从一溜黑色制服的男人身后绕过来,朝蒋明乐道:“蒋明乐,靠骗女人达到自己的目的,你这样也还算男人?你别摆出这么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我告诉你,在场的人,你是最没有资格谈受害的一个!”

“你什么意思……”蒋明乐眯了眼。

他不傻,当然明白苏景辰真正要说的话还在后面。

果然,苏景辰继续道:“蒋明乐,当年你姐的死,是你们蒋家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