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七十章 最后的战(一)

如果可以的话,乔安心并不想在这种情况下与蒋明乐见面。

不管两人之间龃龉多少,在听完那个故事后,乔安心对于蒋明乐,最后的怨怼也被冲散了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复杂的情绪,虽从她的角度来说她是个受害者,但若是从蒋明乐的角度来看,他也并不是所谓的受益者。

谎言,即便是披了善良的幌子,终究也还是谎言。

但,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却依旧选择继续这个谎言,保守这个秘密。

乔安心纠结过,是不是应该把所谓的真相告诉他……

不说,是谎言。

说了,却……

她不敢想象依蒋明乐的性格,他会做出何种的事……

曾经以为的蒋明乐,是最为明朗的人,南城一行,她对他的认知彻底改变,此次再见,他更是将所有伪装卸了去。

在她面前,她的接受程度总是赶不上他的变化速度。

但,即便如此,他给她的感觉,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执拗。

他的执拗,某种程度上与她有相似之处,乔安心的执拗,说成是倔强更为合适,而蒋明乐,是比执拗更深一层的,执念。

从两人遇见,到他处心积虑带她去南城,在这期间,他谋划着与安家合作,与安娜利用又防备的关系,他也兼顾着乔安心的情绪,让她慢慢的,温水煮青蛙一般,毫不察觉的,步入他设定好的路线。

如此的蒋明乐,若是得知那样的真相,不知会如何。

她不想去想那个后果,纠结只是短短的时间,便选择了与秦易风同样的决定,那便是无论如何,瞒着蒋明乐。

蒋明乐回到南城,从此几人再无交集,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但,现实却是,蒋明乐与她,同处一方,对峙着。

乔安心万万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他竟敢就这么进了枫泊居,而且,还是在秦易风宅子的后院里……

乔安心有个小习惯,饭后出去溜达一下,冬天里太冷的时候,她一般会在房间里多站一会,今天倒是温度没有那么低,看着外面的太阳久违得好,她便披了外套去后院打算溜达一下,却没想到,被树丛里突然冲出来的一个人影给拉了进去……

蒋明乐……

几乎立刻的,她的脑中便闪现出这个名字。

而且并无意外的,真的是他。

不久前他才打过了电话,电话里,乔安心以为他要冲动做什么,他却只是笑,并不说,电话挂得也突然,经过了一个晚上,乔安心虽然知道他愿意主动这样回南城的概率很小,但到底是存了希望的,即便是……

即便是知道他的沉默,很可能是在酝酿着什么,但却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的出现,且是在秦家的后院。

灌木丛后,蒋明乐将乔安心按到在地,他戴着大大的口罩,将脸上那道长长的疤痕隐了去,只是那双猩红的眼,看得乔安心心底一颤。

不详的预感更加猛烈的传来。

或许这一次……

不只是那么简单的……

她想到那一天,秦易风开口的第一句话……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安心,蒋明乐这几日会再来找你。

这是他的第一句,第二句便是……

——但是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要怕,这是,最后一次。

他说到最后一次的时候,带着些决绝的意味,乔安心不明白他决绝的缘故,却知道他说的最后一次,代表着什么。

那时她以为,是秦易风的性格使然,他那种性格的人,是容不得蒋明乐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挑衅的。

但在听了接下来的那个故事后,她对秦易风的认知,又到了一个奇怪的层面,不知为何,在听完后,她除了关于蒋家的情绪,还无法欺骗的,带着些微的陌生感。

这陌生感,是对秦易风的,似乎每次她觉得更加靠近了他的时候,却每每都是她恍然,其实她并不那么了解他的时候。

现在,她看着眼前的蒋明乐,脑中闪过的,却是秦易风的身影。

想到他的话,再次面对那双猩红的眼睛,她心中的惶然便渐渐消散了去。

若是,秦易风早有预料,那么是不是代表,蒋明乐的出现,是他有意促成的表现。

“蒋明乐,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无意识的,压低了声音,眼中复杂必现。

“安心,听你昨天电话的意思,是不是我不来,你就永远不打算见我了?!”蒋明乐伏低身子,几乎贴着她的连,压低了声音道。

乔安心一顿,眼睛微眯,随即道:“蒋明乐,如果你但凡顾及一点我们之间曾经的情分,我希望你能收手……”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他说着,眼睛里淡淡的飘散,好像在透过他看向另外一个人,他说,“你是怕我斗不过姓秦的吧,但安心,这次不论你怎么说,我恐怕也无法满足你了,因为……已经晚了……”

他说着,猛地抬了身子,另一只手一把扯开衣服……

乔安心几乎下意识的就要闭眼,但不过一瞬,她生生忍住了心中的惧意,看向他……

他的身前,绑着一些……她只在电视里见过的东西……

电视中,这样东西出现最多的场面,是与劫匪,杀手以及一些特殊任务的职业有关……

那是……

炸药吧……

若换做其他人,乔安心会惊讶,但这人,是蒋明乐……

他的执念,已经深入骨血……

做出这种事,似乎并不让人意外。

乔安心顿了住。

不知为何,她心中反而平静了下来。

蒋明乐看着她的模样,呵呵一笑,抬手轻抚在她的脸颊,眼神里带着些痴意,“安心,你看你好淡定的样子,是不是你心里也有数,知道我根本不会用这玩意伤害你?”

他略微的停顿,粗糙的指腹在她脸颊滑动,微眯了眼,似在回味一般,乔安心没有忍住,侧头避开了他……

他面上,并无生气的模样,只是手下的力道越发大了起来,掐着乔安心的脖子,让她介于窒息和正常呼吸之间。

乔安心抬手握住他的手腕,下意识要拨开他的手。

他猫戏老鼠一般,看着乔安心挣扎的样子,乐在其中,直到他倦了这游戏,才慢条斯理松开了手,重新按住她的身子,他的衣服松开着,只有乔安心能看到他衣服下绑着的,可怕的东西。

“安心,你说,人死了之后有灵魂吗?”他的眼中,些许的迷茫,“如果我现在杀了你,你一定要变成恶鬼缠着我,折磨我,让我时时刻刻,感受到你的存在……”

“不对,我为什么要杀你,我怎么舍得让你死……你,不该死的……”他呢喃一般,“为什么你非要选择秦易风而不是我,我到底哪里比他差了?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到这个时候你都不怕,是不是还幻想着他来救你?!”

他越说,声音越大,眼神也越发的利了起来,到最后,他一把扯起乔安心,站在院中,喊道:“秦易风,哈哈哈,安心在我手上,你不是说她是你的女人吗,你的女人现在在我手上,你又在哪里?”

院中,他嚣张的声音四散。

暗处,有蠢蠢欲动的势力。

自他身后,秦易风缓缓走来。

“听说,你在找我。”

他声音淡淡,即便这个时候,即便蒋明乐身上的东西那么明显,他依旧面不改色。

他的身后,清一色黑色制服的男人。

蒋明乐眯了眼,一把扯过乔安心,将她的手反剪在身后,伸出舌头,在她脸上,舔了一下……

“安心,我做了记号,你可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不介意你被别的男人上过,只要你肯乖乖听话,我保证你能安全离开,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南城,寻一个两人都喜欢的地方,好好过日子……”

他舌头的触感,还有濡湿的气息,让她胃里发酸,本能的一个干呕……

他缥缈的语气,立马的变成狠厉,“我让你觉得恶心?!既然你不识好歹,我就只能让你陪我黄泉路上一起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