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六十五章 敢不敢赌

原来,是因为,那件衣服……

一件衣服,就让他那般对了她……

乔安心恍然一瞬。

可那件衣服,是如何出现得来着?

混沌的脑中,那一晚的所有,渐渐的清晰起来,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将那些厚厚的尘封一般的土拂开,露出那些她曾极力想遗忘的事实……

那件衣服……

那时候,她还是天利公司的员工,那一天,她如往常一样下班回来,问了佣人秦易风的所在,被告知秦易风回来过一次又匆匆出去了,并留下话让她先吃饭,她应了声便先回房换衣服,结果,一进房间,便看到,床上放了一个盒子,盒子包装很是精雅,她心下一动,跑过去拿起盒子……

盒子里的,就是那件衣服。

在那个枫泊居,她理所当然的,以为那件衣服,是秦易风送她的礼物……

她……

是那么以为的,在匆匆吃过晚饭后,便是一直等他回来……

他一回来,她便穿了那件衣服,去了他的房间……

她那时,已经想好了,如果,如果他也是对自己哪怕有一点的……

如她一样的感情,她也愿意努力,将这段并不纯粹的感情变得纯粹起来……

但,最后却是那般的收场。

一直以来,她都想不通,如果他那般厌恶自己,又何必要送一件衣服……

那时,她甚至想过,或许那件衣服,不过是对她的试探,也借此,打消了她心底渐次萌生的想法……

却不知,原来,那件衣服,是他准备送给另外一个女人,且是,永远没有机会再送出去的东西。

越是遗憾,越是难忘。

他的心结,她碰不得。

心,绞了似的疼。

连呼吸都带了痛意。

蒋明乐看着她,“安心,我只是想告诉你真相,不忍心你被他继续欺骗下去,你付出的是全心全意的感情,可他,只把你当做替代品的。”

替代……品?

乔安心眼神中细微的茫然,蒋明乐继续道:“你可能不知道,安心,你跟我姐,很像。”

她……跟蒋明真,很像?

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就在不久前,安娜也对她说过这种话,她当时,哪怕是现在之前的刚才,她都没有把这话当过真,潜意识里便把这个当成是安娜挑拨的话而已……

但……

蒋明乐拿出一张照片,递到她面前。

她手指微颤,接过……

这是一张微泛黄的照片,照片上,少年少女并排站着,男孩子,是蒋明乐的样子,与她初见他时,眉眼几乎一样,那个女孩……

眉眼间,与蒋明乐并不怎么像,笑得极为爽朗,乍一看之下,竟真的……

与她有相似之处……

“这……这就是……”

“嗯,是我姐。”蒋明乐道,“这照片,是在她去世之前不久拍的,是在游乐园,现在这个游乐园早就拆了,那天我们一伙人去玩,她拉着我拍照。”

蒋明乐说着,抬手在照片上一指:“看,当时姓秦的还有苏景辰几个,就在那边。”

乔安心看向他指着的地方,果然,就看见几个少年模样的人,背对着镜头……

“你想说的,就是这些吗?”乔安心抬了头,将照片递回去。

蒋明乐眯了眼:“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

“你不也是?”乔安心看着他,“蒋明乐,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吗?”

她微起身:“如果只是为了让我因此与秦易风有所间隙,我想你恐怕要失望了,蒋明乐,我已经不是从前那般,你说什么,便信什么了。”

什么都可以作假。

话。

照片。

“安心!”蒋明乐拔高了声音,“你当真不信?你是真的不信,还是只是想让我觉得你不信?”

他紧紧盯着她,那道疤随着他的表情微微扭曲着。

“那件衣服现在在哪,我马上可以告诉你,安心,你若是真的不信,大可再去穿一次,只要你穿上那衣服,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我的话是真是假不就能知道了?”他眼神幽暗,“安心,让一年前的场景重演,你,敢不敢赌一次?”

乔安心站在那里,看着他,没有说话。

蒋明乐攸地笑了下,“你是不敢吧?其实你比我清楚我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乔安心淡淡开口:“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

她说完,抬脚就往回去的方向走,一转头,恰恰便看到,远远的,熟悉的身影朝这边走来……

那是……

秦易风。

心下一动。

她还未做反应,便只觉胳膊被人拉住,力道大得惊人。

于此同时的,是一只猛地捂住她嘴巴的手,将她即将要出口的喊声堵了回去。

蒋明乐力道极大的控制着她,乔安心使了全身的力气挣扎,她没有想到,蒋明乐这个时候竟还会动手,她使劲挣扎着,却抵不过他的力道……

秦易风显然知道她的所在,目光往这边逡巡,乔安心被蒋明乐强行压制着身子蹲下去之前,分明看到他往这边走了过来……

他该是知道的。

暗处的人,也应该已经告诉他。

这个想法冒出来,她心下一定。

身后,是蒋明乐绷紧的身子,他紧紧控制着她,在她耳边道:“安心,姓秦的过来了,为了咱们能再次见面,待会可能要委屈你一下了,我也是没有办法,你不要怪我……”

乔安心听着,心底微颤,是了,秦易风很快就会过来,这一次……

不是在南城,不是蒋明乐父亲一行在场的时候,秦易风,与蒋明乐,恐怕不会如此简单就了结了去。

蒋明乐……

是如何打算的?

她没有挣扎,暗暗积蓄着体力。

蒋明乐贴在她耳边,挨得很近,说话时的嘴唇几乎就碰到她的耳朵,他说,“现在,我告诉你,那件衣服的所在……”

乔安心心中一跳,他的声音带着濡湿的气息洒进她耳朵,“他的书房,书柜最左侧的下层,有个上锁的柜子,那衣服,就在柜子里,钥匙在这。”

乔安心只觉口袋中一沉,蒋明乐伸手进去,将钥匙放在了她的口袋。

做完这些动作,他带着她,猛地起身……

些微的眩晕感后,乔安心便看到,秦易风已经快要走近,看到她的身影,他步子极快的向这边移动,一袭风衣,夜色里,挺拔,又安定。

耳边,蒋明乐冷笑一声。

“姓秦的!好久不见!”他大喊一声。

乔安心只觉耳边嗡嗡作响。

纵然看不到蒋明乐的表情,乔安心也能想象到,他此刻脸上带着挑衅的不屑。

秦易风越来越近……

蒋明乐扯着她的身子后退着……

后面……

是那人工湖……

乔安心心中闪过不祥的预感,她开始挣扎,但……

挣扎不过是一瞬的,下一刻……

身子被动的后仰,眼前,闪过灯光和夜空……

她下意识闭眼,蒋明乐捂住她嘴巴的手终于松开……

嘭!

两人入水的声音。

蒋明乐竟是,带着她入了湖水中……

进入水中的一刻,蒋明乐迅速放开了她从水底潜走……

她已经无暇顾及他去了哪里……

她是不会游泳的……

蒋明乐说的没错,湖水是活的,并不是那么的刺骨的凉,只是……

口鼻中进了水,窒息,难受的感觉……

她的手脚在水中无意识挣扎……

紧闭着眼睛……

感觉快要死了……

只是没有多少绝望,大概知道,秦易风就在不远的地方,并且,他快要过来了……

再坚持一下就好……

她脑中仅剩的一个念头。

水中似乎传来什么声音……

有只手拉住了她……

应该,是他吧……

那只手带着她往上浮去,心下淡淡定了,意识却慢慢混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