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六十三章 他的禁忌

“你的脸……”乔安心语气轻颤。

他抬手,在那道狰狞的疤痕上摸了一把:“这个?”

乔安心的眼神,这才缓缓恢复了正常,没想到再次见到他时,他的脸……会变成这样……

蒋明乐漫不经心的笑了下,道:“家里老头子看得严,想要来找你,总得付出点代价。没吓到你吧,不过我倒是蛮喜欢这个的,这样,才更符合我的样子,不是吗?”

乔安心没有说话,他这个样子……

昔日里,他总是一副明朗少年的样子,尤其是笑起来,她原先,也当真以为他是那样的……

或许是她活得太压抑了自己,总也不能摆脱这样的阳光的吸引……

她那时,是真心与他做朋友的,但……

就如同他转过了脸,她才看到那道可怖的伤疤,在南城,直到后来,秦启佑与秦易风的出现,她才知道,原来……

他并不是她想象中那样的人。

他摘下了面具,露出了原本的模样。

如同那道伤疤,可怖。

那些不愿回忆起的记忆,碎片一般在脑中回绕,乔安心顿了下,道:“你刚才说的消息,是指什么?”

蒋明乐眼神一闪,“你是指坏消息,还是,更坏的消息。”

“更坏的吧。”乔安心淡淡道。

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赴约之前,甚至在,更久远的时候……

在南城,她未离开南城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这个男人的再次出现,带着……让她始料未及猝不及防的东西……

她静静的,等着他继续。

“你这样,我倒是觉得没有成就感了。”蒋明乐撇撇嘴,笑了下,他一笑,便牵动了脸上的伤疤,丑陋的伤疤在他原本俊雅的脸上扭曲着,看起来诡异又可怖。

乔安心微微移开了目光。

蒋明乐嘴角的笑隐下,“你要听更坏的,我偏要告诉你坏的……”

他朝乔安心眨眨眼,“其实也算不得坏消息,我发给你的短信你肯定看到了的吧,那个安娜,现在应该被收押愣了吧。”

乔安心手指微微收紧:“安娜的事,与你有关?”

他抬手摸在下巴,似乎思索如何表达,道:“怎么说呢,与其说是与我有关,倒不如说,我们是合作关系,当然,这个合作,也是指以前了。”

合作……

乔安心脑中闪过什么,一阵风吹过,冬夜的风,格外的凉,她微一个冷颤,声线沙哑了些,道:“是从……下药开始的吗?”

所以,安娜才会对此了如指掌……

她被绑进安家时,是在巷子里被一人敲晕了过去,那个人,秦启佑提示过她,是……蒋明乐……

她体内的那种邪门的药,是南城来的……

秦易风中的药,是与她相克的那种……

所以,这是早在那个时候,她未离开南城之前,蒋明乐与安娜,便已经有了合作的吧。

也只有这样,后来的这些,才都可以解释了去。

蒋明乐缓缓开口:“安心,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

他这句话,说得极慢。

每一个字,都像在口中细细咂摸了一般,带着濡湿的味道和不明的意味。

让人背脊发凉。

乔安心手心微收紧,道:“所以,你这是默认了吧……”

夜风过,她顿了下,“既然是合作关系,为何问我满意与否。”

他方才的短信里,曾问她,安娜的事,是否还满意。

蒋明乐没有说话,弯身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着湖面扔出去,石头在水面上打了几个漂,才沉了下去,他道:“你看,寒冬腊月里,这水面却没有结冰,安心,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这么一说,乔安心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她摇摇头,便听蒋明乐继续道:“因为在建造这湖的时候,秦启佑那小子就是为了现在用的,说是结了冰不好,会影响看烟花的效果,愣是在底下装了设备,你看到的这水,不是死的,其实是活水。”

“是引过来的温泉的水,源源不断,所以才维持了现下的模样。”

他停顿片刻,“他真是个败家子吧。”

乔安心没有说话,她虽不知还有这么一番,但秦启佑确实在花钱方面是如此,只要是他喜欢的,便无论多少金钱的代价,但秦家有这个能力,他自己的能力也不容小觑,这些看起来,便不是问题了。

蒋明乐一边拍打着手上沾上的泥土,一边道:“某种程度上说,我也是个败家子,为了跟安娜的合作,用掉了许多的资源,呵呵……我想你一定猜得到了吧,我跟她的合作目的,很是明显,我为你,她为姓秦的。”

乔安心眸中微闪,果真……

“可她到底是个不成器的,为了得到姓秦的,竟然想那么害你,呵呵,这就违背了我们合作的初衷,于是……”他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我刺激了她一下,她就沉不住气跑到秦家老太太面前乱说一通,还露出那么多马脚被姓秦的发现了端倪。”

他说的漫不经心,好像只是别人的故事,不带一丝感情。

怪不得,安娜的口中,她的计划,庞大而缜密,每一步,都算计许久一般,甚至早早调查了她,摸清了她的底细和性格,在她身边作为她的朋友的时候,才能不止一次的说出让她与秦易风心生芥蒂的话……

安娜是精于算计的,那般精于算计的人,怎么想,最后的做法都……鲁莽了些。

原来,背后还有蒋明乐的手,在推着她。

这么想着,蒋明乐怕是……比安娜更甚的心机吧……

“你们……也是一起长大的吧?”乔安心顿了下,缓缓开口。

蒋明乐点头,“算是吧,怎么,觉得我冷血?”

“没,就是不明白,感觉你们跟我,好像不是一个世界。”她道。

“不是一个世界的?”蒋明乐摇摇头:“不对,安心,某种程度上说,我们都是同一种人。那就是,我们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的事什么,并且也知道,为此愿意付出和做到任何程度。”

乔安心眼中微微闪动,就听他继续道:“安娜为姓秦的,我为你。而你,是为了你母亲吧,早在以前,你可以为了你母亲的病,委屈求全跟着姓秦的,后来,即便是安娜成了他名义上的未婚夫,你心底很不少受吧,毕竟即便是名义上的,你也顶着小三的名义,但为了你母亲,你还是那么做了。”

“这么说吧,若是以前,我若问你是否会做小三,你一定深恶痛绝吧,但事实上,为了某些目的,你还是能做到,还是能抛弃一些东西,哪怕是你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呵呵,安心,这就是人,这就是我们的相似之处。”他看着她,像个诱人入魔道的蛊惑者。

乔安心在他的目光里,愣怔半晌。

她……

他们,当真是同一种人?

蒋明乐的话,她竟……无法反驳。

蒋明乐看着她,“只不过,我们所依仗的筹码不同,安娜跟我,依仗权势,而你,只能利用自己的身体……”

“别说了……”她猛地打断他的话,胸口起伏。

蒋明乐笑:“好,不说了,那么,我们不妨谈一下,那个更坏的消息,怎么样?”

“你说……”乔安心平复着自己的心绪,内心已经做好了准备,在与他这一番谈话后,更是已经能接受几乎任何的消息,但他接下来的话,还是让她……

蒋明乐目光看着湖面,自语一般道:“安心,一年前的事,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一年前……

秦易风,那般对她的原因……

他转过头,笑,露出小小的犬齿,灯光下闪着粼粼的光。

“秦易风,有个禁忌,恐怕你不知道……”他的声音,比远处的暮色更浓一些,道:“那就是,我姐,蒋明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