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六十二章 故人初见

他的话,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乔安心在第二天里,真的好像有了底气。

前来拜年的人络绎不绝,乔安心就跟在老太太身边,乔安心的模样,对于那些人来说,并不算是陌生,毕竟早在以前,他们边见过乔安心,有的是在方如云的订婚宴,大家都还记得,那个艳压全场的女子,今日虽然穿得低调了许多,但面容依旧清丽,他们还是能认得出,那个时候……

秦启佑大闹方如云的订婚宴,导致那场订婚宴不欢而散,方家也在夜城彻底败落,那个时候,方如云可是提到过,这个女人好像早就跟秦总裁关系不明……

再有就是,不少风华集团高层的人,也认出了乔安心,如果他们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女子就是曾经在他们的会议上突然闯入的女人……

那时,总裁的护佑已经是明显,他们早在猜测这个女人的身份,不过现在来看,竟然已经陪在老太太身边,秦家有几口人他们都很清楚,这个女人明显的不是秦家的直系亲属,果然,老太太自然的与他们介绍,说这是秦易风的未婚妻,叫乔安心。

众人一听,不论心里作何想法,面上均是与乔安心招呼寒暄,又向老太太各种的夸她,乔安心并不太习惯这种场合,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打着与秦家维持好关系的念头,自然不会有为难她的事情发生……

除了吃饭的时间,大年初一,秦宅一天,都没有断过访客,乔安心上午跟在老太太身边,下午的时候,老太太便回房休息好大一会,秦易风将她带在身边,下午来的人,应该是早就收到了消息,说是秦总裁身边终于站了个女人,还是在过年这个关头里出现在秦家,这种事本来成不了秘密,加上是秦易风的事,所以传播的格外快,所以下午来拜访的人,在秦易风的介绍后,并未表现出太大的惊讶,不过还有一些来得晚的,竟还给乔安心带了礼物的……

大半天下来,乔安心几乎把夜城的权贵见了一遍,跟在秦易风身边的时候,她倒是格外放松的,不想说话的时候保持了微笑便好,总之,是有秦易风在,就像她说的,她只管做自己便好。

晚饭后,依旧有人来,这个时候来的人,比白日里来的,身份更为复杂了一些,有一些,是上头的人,来的虽不是本人,但却是代表着本人的心腹,虽说今日不谈生意,但明显还是有其他事的,这些人,一般在客厅坐一会便会与秦易风到书房去谈,乔安心不会跟进去,也抽空回房休息下,外面还有方晓在,她稍微待一会也没事。

她的手机一直在房间里放着,回房后习惯性的拿起手机看,手机上几个拜年短信,有之前一些同事的,还有周燃燃发来的拜年视频,她一一看过回复之后,手机再次震动一下,是一条新的消息……

安心,过年好。

是个陌生的号码,没显示所在地,她没有多想,便也回复了个新年快乐,本以为这样就算过去了,没想到这个号码几乎立刻的,便又有了回复……

——安娜的事情,你还满意吗?

乔安心一愣,目光在手机上逡巡。

冰冷的不带感情的字眼,在界面上显示。

她手指微动:你是?

这一次,对方也是很快就有了回复……

——想知道我是谁,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乔安心下意识皱眉,对方紧接着便又发来一条……

——我就在你们昨晚放烟花的地方,等你。

乔安心看到最后两个字,背脊一凉,下意识的起了身,这个时候,会来找她的,会是……

她脑中,隐隐的,闪过一个名字。

起身带了外套,她出了房门,秦易风依旧在书房还没有出来,乔安心想了想,抬脚去了秦启佑的房间,秦启佑正在房中跟启泰启霖两个数压岁钱,见乔安心找他,立马出来,乔安心便跟他说自己要出去一趟,就在昨晚放烟花的地方不远处,让他待会跟秦易风说一声,秦启佑便拉了她的胳膊:“时间不算早了,你去那边做什么?小叔这会在忙,我陪你去吧?”

乔安心摇头:“不用,我去有点事,应该很快就可以回来,你不用担心,到时候跟你小叔说一声就行,说不定还没等到你说我就回来了。”

说完她笑了下,摆摆手就离开,步子很快。

出了门,她裹紧身上的衣服,又把帽子戴上,朝昨天的地方走去。

上一次她收到这样的短信的时候,发信的人是单绪梅,那一次……

她摇摇头,不再去想那些事情……

这一次,她之所以敢独自一人去赴约,一是因为这里离秦宅很近,乔安心一直知道,在秦宅,她的活动范围内里,其实暗里都有人在跟着他的,那是秦易风近期安排了的,所以她并不怕,二是……

她隐约能察觉这个人是谁……

她一直相信,所有的事都有因果,那个人的事,并不算结果……

在南城,她被秦易风从那间黑暗的铁皮屋救出时,她曾看到他的模样,被控制在墙角,微弯了身子,嘴角沁着血,他几乎声嘶力竭起来地喊,“安心!你不要被他骗了!你以为他是真的喜欢你?他救你不过是因为……”

后面的话,便被闷哼声代替了去,想来那时已被控制了动作。

他的话,始终未说完。

或许从那时起,乔安心心底便是清楚的,总有一天,他还会回来,把……未说完的话说完,把该有的结果,做个了结。

她走得不急不缓,呼出的白气在鼻端凝结着,一朵一朵,随着她的步子朝那巨大的人工湖走去……

幸而是记得路的,这地方并不远,五分钟左右她便走到了,暮色里,湖边,灯光,一如昨夜。

乔安心恍惚一瞬,眼睛在湖边环绕,终于,看到一个人的背影……

那人坐在湖边一块石头上,朝着湖的方向,像是认真在想着什么,连她加快了步子的靠近,都没有发现似的。

乔安心走近,看着那个背影……

那人穿深咖色连帽的大衣,连帽的样式,还围了素色格子围巾,学生一般。

喉间干涩,她嗓子紧了紧。

“蒋明乐。”

她喊。

那人微动,回头,半边脸露出,“安心,你来啦。”

真的是他。

他依旧是带着笑的,眉眼弯弯,只是嘴角有了青青的胡茬,眼底……

也是隐不住的阴郁。

他拍拍身边空着的石头:“来,坐。”

乔安心顿了下,抬脚走过去,在他身侧,坐下。

“我以为你会怕我。”蒋明乐转过头,目光看向粼粼的湖面。

“因为南城的事?”乔安心道。

蒋明乐歪头看她一眼:“不过短短时间,你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乔安心笑了下,“我不是不怕,只是,我知道这里对我来说,很安全,若是今天,你让我去的是其他地方,我怕是不会这么赴约。”

蒋明乐挑眉:“这里安全?那我是如何进来的?”

乔安心也挑眉:“你怎么知道不是他故意放你进来?”

她眼神悠悠,语气淡淡,陈述事实一般。

蒋明乐眼神里快速闪过什么,蓦地笑了起来,道:“安心,你当真是不一样了,看来,你在他身边,确实过得不错,不过……”

他顿了下,“很遗憾,我恐怕是做定了坏人了,这一次,我依旧没有什么好消息带给你。”

他转了身子,面对着乔安心:“安心,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更坏的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乔安心蓦地瞳孔微缩……

不只是因为他的话,还因为……

他的另一半脸上,长长的一道伤疤,在眼睛下方斜斜划过,才开始结痂的样子,看起来,狰狞又扭曲……

偏偏他依旧笑着,模样像初见时少年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