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六十一章 我的女人

这个除夕,是她这几年里度过的,最为难忘的一个。

于夜城来说,也是极为不同的一个除夕。

在这一天里,短短的时间,夜城的天,便变了,安家主要负责人均是在接受调查中,虽是如此说,但大家都知道,这一次的安家,即便吧不死,也绝对不会有力量再与秦家匹敌,若所以前两家还有可能在夜城让其他人分别选择站队,但如今,至少近期内,夜城再无哪家敢与秦家比拟,原本在安家站队的几家,或者合作密切的几家,也无不在做最后的资金调整……

这个年,对许多人来说,并不是个安定的年。

乔安心在秦家过了除夕。大年初一,是惯常的各家拜访串门的日子,往年里,乔安心一般这一天便会退开或者早早躲开,这个特殊的时候,她出现在秦易风面前,是遭人诟病且对秦家不利的,但今年不同,除夕的晚上,秦易风敲了她的房门……

没错,这一次她住在秦家,是单独一间客房,并未像往常那般理所应当与秦易风一间房……

一方面,他们的关系摆在这里,已经是离婚了的,另一方面,虽然秦易风与老太太解释过,但老太太那边的意思,还是两人正式领证之后再同房,她对秦易风的身体格外的担心了些……

对这些,乔安心倒是很是顺意,她与秦易风的关系现在如此,在秦家一家人跟前再与秦易风一间房同睡,她总会觉得别扭,一家人守夜到半夜,吃了饺子,放了鞭炮,便各自回房休息,乔安心刚关了门,便听到有人敲门,她开了门,秦易风正站在门口。

乔安心站在门口,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道:“怎么还不去睡?”

“还有件事,不请我进去?”秦易风道。

乔安心顿了下,微微侧了身,秦易风便进了门,她抬手便关门,关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手上的动作一顿,将门虚虚掩上了。

秦易风将她一系列动作看在眼中,眸中一闪。

“不放心我?”他道。

乔安心轻咳一声,边朝他那边走边道:“没有,怎么敢,只是秦大总裁魅力无边,我只是不放心我自己,怕我一时把持不住对你做出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她如此说着,脸上的表情轻松带着些玩笑的意味,些微的俏皮……

她这个样子,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秦易风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这个样子了,两年前,他在夜总会门口将她捡回去的时候,她眼底满目的绝望,看着他的时候,只带了最后一丝的光亮,整个人都沉浸在消沉和黑暗中,后来,在他身边待了一段时间,随着她父亲那边的事情告一段落,她母亲也成功进入治疗,她身上浓重的绝望气息倒是消散了一些,不过……

秦易风微微眯了眼,似乎在他身边后,她也养成了小心翼翼的性子,说话,做事,都变得小心翼翼顾虑颇多,与之相反的,是她的话,顾虑变多了,话就变少了,即便是说出的,也难得有真性情的时候……

这两年,她过得一点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该有的样子……

不过……

审视她脸上的表情,他眼底荡开细细的笑意……

总算是开始变了……

或者说,总算是开始……变回来了。

心中一动,他上前,这一步迈得大了些,径直到了她面前,她惊讶了下,身子微微退后一小步,表情带着细微的防备:“你做什么?有话我们说话……”

“没关系,我不介意,”他低沉了声音,“我原先不知道,原来我对你来说还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不过我一向觉得,男女之事,两情相悦,水到渠成,所以……”

他抬手,指腹滑过她的下巴,“所以你不必压抑自己的本能。”

乔安心心底一颤。

他又开了口,暗示意味十足的道:“即便是门开着也无妨,我并不介意。”

乔安心轻咳一声,微微侧头,避过他的手指,道:“你别闹,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秦易风轻挑眉,乔安心眉眼挑了他:“秦大总裁离我这么近,我当真是心里砰砰直跳,我觉得秦大总裁现在最好是赶紧说了正事,然后躲回房间,躲回房间还不算,还得把门闩好,不然啊,我这一把持不住,可不一定能做出什么事了。”

她看着他,眉眼带着些微的坏笑和挑衅。

秦易风眼神蓦地幽深,“如此,我便更加期待了……”

他的话,越说越慢,蓦地微微弯了身子,一把将她抱起,乔安心一愣,随即不受控制的尖叫一声,不过只是一瞬,目光触及到尚未关上的门,她蓦地收了声,抬手捶打在他肩上,“放我下来!”

“好。”他点了头,迈开的步子停下,双手一松,下一瞬,乔安心便软软的落到了大床上,床垫轻轻弹动,乔安心睁开眼,那人便罩在了她身上。

灯光晕黄而温暖,他的体温隔着单薄的衣服,熨烫而厚实。

她没有说话,盯着他的眼睛,半晌,道:“秦总裁,你这么看着我,是在……诱惑我吗?”

秦易风深深望着她,“如果我说是,那么乔小姐可否告诉我,我成功了吗?”

乔安心点头。

“你知道诱惑到我会是什么后果吗?”她的声音轻轻的,扫在耳朵,挠得人痒痒的。

秦易风眼神越发深邃:“会,如何。”

乔安心看着他,缓缓抬手,揽住他的脖子……

他喉结滑动……

乔安心朝他眨眨眼,手上微用力,一面压下他,一面抬起身子,往他唇边凑了去……

秦易风眼底的炙热几乎点燃……

她的唇离他那么近,近到四唇相对,可以感受到若有如无的触碰……

他以为她要吻他。

她却只擦着他的唇边,微微一丝触碰,而后,一口亲在他的侧脸,带着声音。

啵。

秦易风愣了下,再看她,就见她立马躺了回去,眼底是不怀好意的笑,一边笑一边扭动身子试图从他身下钻出去……

“别动!”他哑着嗓子,轻微桎梏她的动作。

她眨眨眼:“我要做的已经做完了,秦总裁,让我们严肃认真的说正事吧。”

她眼底得逞似的笑意让他眼神幽暗,道:“嘘,你这样可是不够,安心,亲与吻是不同的,我不介意教教你……”

他边说边压下了身子,炙热的手掌落在她身上……

乔安心抿了下唇:“那个,我可不可以不学……”

“那你是想要更深一步的是吗?”他嘴角噙着邪邪的笑。

乔安心眼睛一瞪,刚要反驳,他便不等她回答,炙热的唇烙在她的唇瓣……

火热,熨烫,缠绵……

从唇边,到身上……

他的手掌所到之处,均是让她融化一般……

她气喘吁吁,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不偿失,明明是她从老太太那里得知他吃了那药之后这段时间碰不得她,所以起了捉弄他的心思,其实就是仗着他不能把她怎么样,才敢这么肆无忌惮,但……

被他吻得迷迷糊糊,她琢磨着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一吻结束时,她瘫软在他身下,他眼底的火,要把两人烧着了一般。

乔安心心里一颤:“那个……不行……”

他眼底飞快滑过什么:“现在知道不行了?刚才是你撩我。”

乔安心一顿,无言以对。

“我记着,以后还,现在只是,收点利息。”他道。

乔安心总算知道,与这个人斗,她到底是嫩了些……

还未反应过来,他新一轮的“收利息”行动便再次展开……

迷迷糊糊间,她听到他说:“明天,跟我一起会客,是时候,让夜城,认识一下你了。”

让夜城,认识她?

这话的意思……

乔安心一僵……

明天要……

明天是秦家开始接受拜访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门庭若市来的人络绎不绝,且都是在夜城有头有脸的人,他的意思是……

正式介绍她,给那些人认识。

莫名的紧张了一下。

他身子抬起一些,“怕?”

她摇摇头:“只是有些突然……”

他笑了下,抬手抚在她的额角,声音低沉如醇酿,“该感到突然的,是他们才对,你只管放松,做好自己,该紧张的,也该是其他人。”

“我的女人,有这个底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