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五十九章 他说,他说

“你……你要做什么……”乔安心瞪大了眼,“今天可是除夕,是过年,你……大家都在呢,你……你别乱来……”

他眉尖微挑:“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乔安心顿了下,才注意到他不过是一句话,而她……

她轻咳一声:“没……我以为……以为你要乱吃药呢,毕竟……你不说药在这儿吗?我怎么没瞧见?”

她四处打量,就是不去看他的眼睛。

秦易风不语,一手拉过来,另一只手在一边的小桌上一摸,她落到他的怀里,药也落到了他的手里,他抬手:“药,不是在这儿吗?”

在……

一边的桌上?

她竟没有看到?

一阵懊恼,她道:“原来……在这啊,我刚才……没看见,那个,你先放开我,我给你去倒水……”

两人均已脱了外套,隔着不厚的衣服,他身上的熨烫更加的明显,她不由急道。

秦易风轻轻松了手,她便立马去倒水,秦易风的眼睛随着她的身影来来回回,见她端水过来,便在沙发上坐下,她端了水:“就只有这一种药吗?”

“嗯,这一种就够了。”秦易风说得轻描淡写,仿佛这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毛病。

乔安心看着他喝了药,忍不住道:“那个……苏景辰那边,到底怎么说的?这发烧什么时候能好?”

她说着,眉眼带了担忧,老太太那边,已经同意了她与秦易风的事,她暗暗松了口气,更多的是因为这间接证明,秦易风的病情并没有那么严重,证明他说的那些话并不只是给她宽心而已的……

“年后,过不了几天,这是个过渡期,若是不发烧,才是该担心的。”他语气温温,却也清淡,仿佛谈论的是其他人的事了。

乔安心松了口气,“之后呢?就完全没事了吗?”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当初给他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若不是……安娜,恐怕她现在依旧都不知道吧……

他应该是……

在那一晚之后的第二天,发作了的吧……

却未曾与她提过一句……

若不是……

若不是安娜捅出这件事试图让她离开恐怕她直到秦易风身体完全无碍了,都不会知道他经历过的这些……

他……

心底淡淡的疼……

并不强烈,却源源不断。

这个人……

就是如此……

秦易风看着她,“怎么这个表情?担心了?”

乔安心点头,并不否认,“秦易风……往后,这种事,我觉得……你应该跟我说……”

他抬手,向她伸出,乔安心抿唇,将手放在他的手心,他便用了气力,将她拉在一旁坐下,道:“莫担心,这个,不会影响到我们以后的,和谐生活。”

和谐……生活?

乔安心抬眼看他,瞬间的不明了。

他眼神幽深:“据研究,夫妻之间的和谐,不可忽略的一方面,便是‘夫妻生活’是否和谐。”

这话说得,有些绕。

乔安心脑中转了几个圈,才明白了他的意思,明白过来后,她呼吸一滞,这个男人……

“那也不一定,据我所知,你说得那个什么研究,是从男人的角度出发得多,而我所知的研究,女性比起这个方面,更注重的,是精神方面的愉悦,所以你以后有事要跟我说,不然,我就会不开心,我不开心了就不会愉悦,不愉悦了,就不和谐了。”

他挑眉:“什么东西都有互补的一面,如果真的发生那种事,我会从另一个角度,弥补你精神上的不愉悦。”

“你!”

“当身体的愉悦值,远远超过精神的不愉悦程度,便可互补了。”

他穿着衬衫,整齐的衣领和袖扣,一本正经,却说着这些。

乔安心微握拳:“不可以,这……这两件事是平行的,不可以互补,秦易风,我从前怎么不知道,你谈判桌上的功夫还能用到这个方面?”

“嗯,”他点头,“所以,你以后便要多跟我一起,往后,便会更了解我。”

乔安心说不过他,拿眼瞪他,他伸手,将她的手抬起,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别握这么紧了,不疼吗?”

乔安心愣了下,低头,才看到自己的手心,大小不一的伤口……

是……

那个时候抓伤的……

手掌,似乎还带着微微的痛麻,那是……

在打了安娜之后的,感觉……

她一个愣怔,秦易风起身,拿过医药箱,乔安心看着他的动作,知道他是要给自己上药……

“那么想说过我,下次,我且让着你。”他一边给她的手心消毒,一边道。

心底荡开异样的感觉,刚才的话,突然就不重要了……

这个男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一句话左右着她……

手心有些疼,她不禁蹙了眉,秦易风抬眼看她:“以后,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了。”

“嗯?”

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他的眼神利了一些,落在她的手心,道:“以后,不管什么事,都不要这么做了。”

“我是……无意识的……”她道。

“下一次,有人招惹你,你只管怎么舒服怎么来,”他淡淡扫她一眼:“这么把自己弄伤肯定不舒服吧,所以,以后不要这么做了。若是对方的身份,让你为难了,还记得我怎么教你的吗?”

他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乔安心心底一颤,轻轻开口,“就……去,找你……”

他眼神温和下来,道:“没有忘了就好。”

说完,低头认真处理起她的伤口,她两只手均是伤到了,右手更甚些,他给她绑上了绷带,乔安心试探着握了下手,并不太方便动作,便道:“我待会吃饭的时候,还是用勺子吧,看这个样子,怕是拿不好筷子。”

他眉心微动,没有说话。

……

待吃饭时,秦海灵果然没有来,方晓便问了一句,秦易晟给她递眼色,她也没有看到,只继续道:“妈,姐怎么没来,往年不都是一起过除夕吗?”

饭菜已经陆续布置好,一家人坐在不算大的圆桌上,三世同堂,倒也温馨,不过方晓这话一出,老太太的眼神几不可察的变了下。

方晓眼神扫了一眼乔安心,她当然是故意的,安家那么大的事她怎么可能没有消息,秦海灵对安娜和乔安心的态度她看在眼里,秦易晟的眼色她也看到了的,但那又怎样,她就是故意的,这个时候,跟乔安心一个桌子吃饭,她总还是气不顺……

虽然不敢怎么样,但挑个话茬也能顺顺她的气……

乔安心一顿,接下来,第一个说话的,却是秦易风。

“嗯,今年年后跟姐夫过来拜年,”他淡淡看了一眼方晓,“以后过年,在姐夫家一年,在秦家一年,今年,是在姐夫家。”

他的话,淡淡的,像是解释,但只有方晓知道,他看向她的眼神里,可不是解释那么简单……

这个弟弟,与她交集不多,确切的说,她有些怕他,年轻,有能力,说一不二,是风华的掌权者,也是秦氏的掌权者,她一向不敢太怎么样,此番说这些话,或多或少也是有试探他的意思,试探他对乔安心的态度,毕竟……

两人两年的婚姻生活,乔安心都没能留住他的心,怎么会短短的时日,就改变了?

但秦易风的眼神告诉她,她……过了……

方晓表情僵硬了一瞬,很快道:“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谢三弟解释,你看我都不知道……”

老太太将一切看在眼里,道:“好了,既然明白了,就吃饭吧。”

众人先是给老太太敬了一杯,各自说了些话,启泰启霖两个到底是孩子,察觉不到大人之间的名波暗涌,边吃边跟秦启佑说话,今天是除夕,过年的这几天里,那些食不言的规矩便不作数,老太太觉得,大家一起吃饭,热热闹闹才是过年,几个孩子没了约束,饭桌上的氛围好了起来。

乔安心用着勺子,她的手行动还不便,目光落在一道菜上,看了下勺子,应该是不好夹起,她顿了下,没有动那道菜。

“易风,你找过着些乔乔,她用勺子不好夹,喏,就这个菜,你夹给她。”

说话的,是老太太,看着乔安心的目光,慈蔼里,带了些更深的意味……

乔安心并不能完全明白这深意,却明了,这是……老太太接受了她的……

提着的心放下,她脱口而出:“谢谢妈……”

话一出口,桌上瞬间的凝滞,而后便是善意的笑声……

“这么看来,我今天是不是就得改口叫小婶子了?”秦启佑做出个夸张的表情,道。

老太太也笑得乐不可支:“是啊,你今天不叫,怕是也等不了多久了。”

秦易风的神情,并不似其他人那般的甜腻,但于他来说,却是最大程度的温柔,他夹了菜,给微垂了头耳根红红的乔安心,“来,吃菜。”

乔安心点头,微微抬眼,却见他仍旧看着她……

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薄唇微张,无声的说……

“老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