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五十八章 非奸即盗

出了那扇门,在回老宅的路上,乔安心只觉恍如隔世……

时间,分明才过不久……

不远处,隐隐的炮竹声,是了……

今天是除夕……

她本是,被他接来一起过年的……

不过短短的时间,中午吃饭时的场景就好似离她遥远起来……

空气里,是干冷的气息,呼吸间,鼻端的白气萦绕着,她思绪纷乱,直到现在,都觉得房间中发生的一切好似在做梦一般,安娜竟然……

竟是一直在算计她的……

她曾经以为两人会成为朋友,在周燃燃对安娜不友好时还劝导过,那时周燃燃说过,直觉的,不喜欢安娜,她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看来,真的是她太愚蠢了?

从蒋明乐,到安娜,被人玩弄与鼓掌之中,牵着鼻子走,若只是她自己也就算了,最多落得个自食其果的结果,但现在……

并不只是她一人了……

通过这件事,她再次明白过来,她现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与秦易风联系起来……

她微微侧过头,看着身侧的秦易风,他面容依旧,仿佛刚才发生的不过是极小的一件事,乔安心知道,安家的事,在夜城绝对不算是小事,何况是与安家关系微妙的秦易风,然而这个男人……

就是有这种本事,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做到宠辱不惊平静无澜,只看着他,她就能感觉到那股平静,他极其自然的牵着她的手,到了老宅的门口。

“一会,你先去房间等我一会,我去一下妈那里。”他停在门口,道。

乔安心点头:“好,你……你好好跟伯母说……”

话出口,她也知道这话多么无力,只是这个时候,不管是无力也好,其他也罢,她的担心是真的,一方面,她并不知道秦易风身体的真实情况,并且,她知道,她此时问什么,秦易风都会避重就轻,哪怕是有不好的方面,他也不会与她说,这是他的习惯了的做法,他已经习惯一个人解决问题……

另一方面,老太太那边……

她不知道安娜是如何与老太太说的,老太太又是如何得知秦易风的身体出了问题,而她是否会相信,秦易风的身体状况已经有所好转,况且……

他还在发着烧……

表面上看不出来,脸色也是一如既往的,但只有她知道,他牵着她的手,烫得骇人。

这么想着,她的眉间,不觉就拧了起来。

“不必担心,”他道:“本来就无事,妈那里也不会有问题。”

乔安心轻轻点了头。

他牵了她,开门进去。

客厅里很安静,只有管家在,见秦易风与乔安心进来,忙过来道:“先生,乔小姐回来了,先生,老太太正在房间等您。”

秦易风点了头,对乔安心道:“去房间等我一会,我一会就过去。”

“好。”

秦易风看着她进了去了二楼他的房间,这才转身去老太太那里。

乔安心进了秦易风的房间,这个房间,跟他在枫泊居的房间布局差不多,冷硬的色调,带着禁欲的气息,她慢慢关了门,朝里边走去,她的手搭在墙壁,边走边滑动,这个房间,她很少来,从前她是秦太太的时候,每年里来老宅的次数屈指可数,那时,她到底是带了交易的,来的次数多了,恐怕老太太等人会起疑心,每每来这里,要么是逢年过年,要么是老太太的生日等场合,需要在老宅过夜时,秦易风才会让她进这个房间,然后,她睡床,他睡沙发,如此,过一夜。

目光落在那张灰色的沙发上,似乎看到秦易风的身影……

那时,她与他共处一室,紧张到手脚都不知道如何放,即便在黑暗里闭上了眼,脑中也是乱哄哄一片毫无睡意,那个时候,她最常做的,就是偷偷睁了眼,看向沙发上的他……

她缓缓走到沙发边,手落在沙发上,指腹在感受着特殊的质感,脑中荡荡的回忆……

她站在沙发边上,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传来,她一顿,秦易风?

快步走到门边,才发现门没有关,那么……应该不是秦易风,他进来自己的房间,没道理还要敲门等着,她纳闷的开了门……

“嗨,安心!”

秦启佑站在门口,笑得一脸灿烂的看着她。

被他的笑容感染,乔安心不觉也露了笑,“启佑,你来了,你刚才去哪了?我怎么没看着你?”

“跟启泰启霖两个缠着去玩了一会,我好不容易才脱身,你才是呢,我刚才还找你来着,结果他们说你出去了,安心……”秦启佑说着,顿了下,“我刚才,听着一个消息,不知道你知道不……”

乔安心愣了下,脑中便想到些什么,楼下,隐隐传来方晓的声音,她便微微后退:“启佑,我们进来说吧。”

秦启佑进了门,道:“安心,你不知道,刚才姑姑来过了,不过很快就走了,好像今天晚上也不一定能过来了,奶奶脸色也不太好,应该是生小姑的气了,我听着是小姑跟安家扯上了什么关系,对了,今天夜城出了好大一档子事!”

他说着,比划了一下:“你肯定想象不到的程度!”

乔安心道:“是安家……的事?”

不久前,安娜掉落在地的手机上,还播放着的实时消息,秦启佑说的,应该就是这个了吧……

果然,听她如此说,秦启佑先是一顿,然后摸摸鼻子:“你知道了啊……你也看直播了吗?安家今天可是乱了好大一场,我没仔细看,就被启泰两个缠着没法看了,不过我的直觉还是准的,之前那个安娜还一直来家里,哼,无事献殷勤,安家不缺钱,想来也不是为盗而来。”

他皱着鼻子,一副对安娜避之不及的模样,乔安心反应了一瞬,才明白过来他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而安娜,不为盗,那么就是为……

她哭笑不得:“启佑,你越发的滑头了。”

“我这哪里是滑头,是机智,嘿嘿。”他说着,朝乔安心凑近,笑道:“安心,这下你不用担心了吧,相信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再叫你小婶子啦!”

小婶子……

乔安心轻咳一声:“小孩子家家的,大人的事不要操心。”

“我哪里是小孩子了,安心,你应该见见我工作的时候的样子,”他顿了下,“不对,要是你在场,我估计就不能好好工作了。”

乔安心忍不住笑:“还说不是小孩子,这话不就是孩子气。”

秦启佑正要反驳,突然顿了下,拉了乔安心的手:“安心,既然你说是孩子气,那就跟我孩子气一回怎么样?”

“嗯?”

他微低头,在乔安心耳边叽叽咕咕说着什么,乔安心摇头,他不死心的再次趴过去说着什么……

乔安心正听着,门突然打开……

秦易风站在门口,看着两人,“你们在做什么?”

秦启佑听到秦易风的声音,明显的身子僵了下,她直起身子,回头:“小叔,你……你来了啊,我刚有些事跟安心说,现在已经说完了,那个……我不打扰你们了啊,我先撤了……”

他说着,边朝门口走边对乔安心挤眉弄眼,嘴里无声道:“安心,别忘了啊……”

说完,他便跑出了门,秦易风随手关了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不知为何,乔安心看着他的模样,总觉得带着些似笑非笑的味道……

她轻咳一声:“没、没什么,就是随便聊聊。”

“把别的男人带进我们的房间,还说随便聊聊,嗯?”

最后一个字,尾音上调,乔安心心尖一颤……

他说……

我们的房间……

“我……”她瞪着他,“什么别的男人,他是启佑,是你侄子,又不是其他人,看被你说得……好像我怎么样了似的……”

“侄子也不行。”他的声音带了细微的情绪,轻得乔安心几乎听不出,再她还未反应的时候,他便上前……

乔安心下意识后退一步,“那个……你的药在哪?我去拿给你……”

秦易风一把拉住她,乔安心回头……

“药,不就在这里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