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五十七章 他的身体

门再次关上。

房间里,只剩了乔安心与秦易风两个。

他的手扶在她的腰间,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

这是……

不正常的烫!

乔安心来不及多想,猛地回身,伸手抓住了他的手,他手上的温度烫得她心中发颤,连带着声音都带了不正常的颤抖,她紧抓着他的手,“怎么回事?秦易风,你怎么这么烫?”

她边说着,边踮了脚,抬手贴在他的额头,他额头的温度,并不比手心的低,甚至还要更高一些,乔安心瞳孔微缩,一叠声道:“你怎么了?发烧了吗?刚才就这样了吗……不行,我们去找苏医生,对,刚才走的那位医生,我去把他找来……”

“安心……”

隔着这么近的距离,他说话时的气息几乎洒在她的脸上,她能感觉到不正常的热气,似乎是烫的太厉害了,将他的声音都熏哑了一般,乔安心在他微哑的嗓音里,不由止了话。

秦易风便微微低了头,额头抵在她的额间,声音低低缓缓:“试温度,应该要这么试才是。”

声音里,带着些许的笑意。

乔安心的注意力,却在额间,他的温度那么高……

直烧得她的理智也退了去,她紧紧抓着他:“秦易风!都什么时候了,你别闹了,我们现在去找医生了,你发烧这么厉害,肯定不行啊!你别急我,你在这等我,我现在就……”

“不。”他的声音传来,而后,他微微起了身子,伸开双臂,将她抱在了怀里。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这个拥抱,似乎来得格外熨烫……

乔安心一滞……

秦易风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刚才,你是不是,又想离开了?”

刚才……

乔安心的记忆飞速的后退着,明明不过短短的时间,她却有种过了许久许久的感觉,是因为这时间太难熬了吗……

她顿了下,“没,没有……”

声音里,几乎听不出的心虚。

“不许说谎。”秦易风的声音,沙哑得越发厉害,“我该知道说谎会有什么代价。”

代价……

乔安心在他的话里,脑中自动的回忆起一些绯色的画面……

她轻轻抿唇:“我承认……但只有那么一小会,因为我那时,并不知道你已经早有了打算,况且,我那时也在犹豫,一直没有说出过要离开的话……说到底,也是因为你瞒着我,所以这件事不能完全怪我……”她说着,轻轻推他:“我们现在先去看医生好吗,你身上烫得很,发烧的问题可大可小,我……”

他没等她说完,便再次摇了头:“看医生的事,不急。安心,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些道理,这件事确实怪我,怪我没有把事情跟你提早说了,所以……该罚的人,是我……”

他微微起身,与她之间,一丝暧昧的距离,道:“安心,我来……要惩罚了……”

他的话,渐渐消失在薄唇之间……

他的唇瓣,出乎以往的热,含着乔安心,几乎让她融化了去……

乔安心伸手推着他,含糊不清的说着去看医生的话,理智告诉她,现在的秦易风,身体状况并不好,他身上温度那么高,肯定不是好事,况且……

安娜说过的那些……

秦易风很有可能……

中了药的话……

在她耳边再次响起……

一想到这些,她便又是忍不住的怕,万一秦易风……

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才能弥补……

想到这里,她推着他的手的力气越发大了些,察觉到她的反抗,秦易风抱着她的手臂加了力道,两人的胸膛,挨得那么近,乔安心只觉呼吸些微不畅,下意识的便张了嘴……

她这一张嘴,便给了他攻城略地的机会……

那熨烫,便顺着两片唇,滑到了嘴里……

唇舌交缠……

热得酥,烫得麻。

乔安心的反抗,渐渐的弱了……

推着他的手,也变成了抓着他……

她隐隐觉得羞耻,却……

还是敌不过这感觉……

不论何时,她都无法拒绝这个男人……

在他温柔的,霸道的,绵长的吻里,她似乎才渐渐找回了安定感……

那些迟钝的感知,相继恢复了工作能力一般,方才的恐慌,惧怕,忐忑,不安,无措,等等等等的,所有的情绪,似乎才在这一瞬再次回了来……

这些情绪,在安娜被带走的一瞬,在那扇门关上的时候,集体躲藏到了心底最隐秘的角落,让她瞬间的空白和混沌……

她……还是怕的吧……

因为提到了蒋明真……

因为安娜的话……

但在这个时候,在他坚实的怀抱里,在他绵长的吻里,那些情绪,被渐渐融化了去……

久违的安定感……

是了,他是在乎她的。

不管发生过什么,重点是现在,他依旧是在乎她的……

以前发生的,她无法去改变,遗憾无法啊参演他从前的人生,但却不能因为发生过的事,就否定了现在……

心下恍然一般,她抬手,轻轻回抱了他。

他的气息越发不稳。

幽暗的房间里,这一吻,来得晚了些。

一吻结束,乔安心已经气喘不已,她微靠在秦易风的怀里,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

“去看医生吧……”

秦易风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乔安心脸色不正常的红着,她立马道:“没有,我刚才也是这么说的,只是……只是为了配合你罢了……”

头顶传来他低哑的笑声,他的声音更低了些,“刚才,你的表现告诉我,你不是这么想的……”

乔安心蓦地起身,拉了他的手就往外走:“不管刚才了,反正现在你就得去看医生!”

许是他轻松的态度感染了她,让她原本的焦虑也减弱了不少。

秦易风配合着她的动作,往前走着,道:“别急,医生不在,回去也没用。”

“医生不在?苏医生去哪了?”

秦易风表情和缓:“此苏医生非彼苏医生。”

乔安心停下脚步,脑中蓦地闪过什么:“你……你是说……苏景辰?”

想起前些天,她与周燃燃看到的,那一晚,苏景辰瞒着她们去找秦易风,还有安娜说过的,秦易风的病情,是在找苏景辰治疗的……

她顿了下:“可是今天……苏景晨带燃燃回家……他……”

能过来吗?

燃燃怎么办?

秦易风看着她:“放心,我不会让你在我与最好的朋友之间做选择。”

“可是……”

他的身体……

“无碍。”他道。

乔安心一愣,然后皱眉,明显的不相信,他的体温那么高,怎么可能是没事的样子!

秦易风往前一步,抬手摸摸她的脑袋:“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况且这个时候,要是把景晨叫来,估计他要跟我绝交了,虽然我这体温高了些,但发烧才是正常现象。”

“怎么会……”

他面上更柔和了些,道:“之前在治疗,治疗过程中的发烧,是正常现象,过了这两天就好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乔安心却明白,他没有提起的,是她给他下的那药,才导致了他今天……

甚至在她看不到的时候,他遭受了更大的痛苦……

心底五味杂陈,她声音里带了涩意,“那这样烧着也肯定很难受……”

“有药的,”他抚着她,“景晨有留下的药,陪我回吃药?”

“好!”乔安心说着,拉着他就走。

秦易风看着她的背影,嘴角轻轻扬起,眼底,幽暗的光……

不知是想吃药,还是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