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五十六章 等价交换

“安娜,我认为,现在闭嘴的话,对你有好处。”秦易风看着她,冷冷道。

“好处?”她笑了一声,支起身子,抬手拢了拢头发,歪头看了乔安心一眼,乔安心看到,她的样子又恢复了往常矜贵的模样,好似刚才那个失态的女人并不是她一般,她款款站在那里,悠悠开口:“易风,你还不明白吗?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说实话,你能做到这一步,其实我内心最深处,或许是没有那么多震惊的,我比她更了解你,我从小与你一起长大,你的所有变化我都看在眼里,包括……蒋家姐姐死了的时候……”

秦易风眼神些微的变化。

这变化,安娜看在眼里,她嘴角扬了起来。

“易风,你大概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我,就已经喜欢上了你,不对……或许还是再早一些的时候,”她眯了眼,好似陷入了回忆里,“我从小啊,就被父亲教导说,我要变得更好更完美,而唯一的目的就是,嫁到秦家……不管是你们兄弟中的谁,他都要我嫁过来的,可我啊,一眼就看中的你,你跟他们都不一样……即便那个时候你没有这么冷,但我也能察觉到你跟他们的不同,所以我缠着家里,一定与你一起读书,进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

“那段时间,我知道你对蒋家姐姐是不一样的,是不是好感我不知道,但你对她,总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便多了对她的关注,你或许想不到,我比你……对她了解得更深些,”她顿了下,“你看你的表情,呵呵,你还是那么聪明,是想到了什么吧……”

她微微歪了头,手指缠着发尾,带着些俏皮的模样。

“易风,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年蒋家姐姐死的真相吗?”

此话一出,房间里瞬间的寂静,死寂。

乔安心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断了一拍……

蒋家姐姐……

叫蒋明真。

是蒋明乐同父异母的姐姐。

乔安心听蒋明乐提起过……

他说,她睿智,特别,敢爱敢恨……

他也说,那个女孩的死,苏景辰、秦易风几个,都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所以他们的关系才会决裂……

那应该是,蒋明乐想要报复秦易风的,最根本的原因吧。

因为已经死去了的,蒋明真。

乔安心几乎从未在秦易风面前提起过那个女孩,说她懦弱也好,自私也罢,她甚至怕……

逝者已矣,她永远无法与一个故去的人计较什么。

也……争不过。

经历了林进的死之后,她好像更能明白了这种感觉。

所以,在听到安娜提起那个人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怯懦了。

她目光微顿,从秦易风身上,下意识的就避了开,她害怕看到他脸上异样的表情……

安娜嘴角扬起,眼里闪着不一样的光,“易风,当年,我因为不想让她跟你走在一起,便打算先与她交了朋友,慢慢离间你们,结果……却在去找她时,意外发现了一件事……”

她说到这里,乔安心明白过来,怪不得她那么讨厌自己,却还要与自己亲近交朋友,原来……

也是为了离间吗?

仔细想来,她当真是因为安娜的话,对秦易风产生过许多龃龉……

现在的安娜,可以做倒这般滴水不漏,那么,那些年前的安娜,还是个小小女孩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用这个招数了吗……

她不禁背脊发凉……

安娜并不知她心中所想,或者说,事到如今,她已经完全不在乎了那些,她继续道:“这么多年,你们跟蒋家的关系不好,起因便是蒋家姐姐吧,那个时候,她死了之后,你才变了个性,慢慢成了今天的样子,蒋家包括苏家,很多人现在都觉得你是蒋家姐姐死的罪魁祸首,这么多年了,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吗?”

她的眼里,闪着志在必得的光,“如果是你,我当然愿意说,只不过……你我都是生意人,等价交换的规则,我们都懂吧。”

乔安心每听一句,心下便沉上一分。

秦易风面无表情,缓缓开口:“你想让我放过安家?”

他这便是……

要与安娜交易了吧……

虽是无可厚非,安娜说到那种地步,任谁是当事人,恐怕都会选择知道真相……

但……

道理她都明白,心里却……

安娜笑了下,摇头,“不必如此,安家事到如今,恐怕我如果要求放过安家也是强人所难,易风,你知道的,我不会让你为难,所以……你娶我,我便告诉你真相。”

事到如今……

她依旧放不下这个执念……

乔安心呼吸一顿。

安娜微转了头,看了乔安心一眼:“这个女人,仔细看的话,倒真有几分蒋家姐姐的影子,怪不得……”

“即便是只有一个秦太太的名号?”秦易风的声音淡淡的思量。

安娜点头:“没错,即便是只有一个秦太太的名号,我也不在意。有这个名号就足够了,不管外面的女人怎么样,我才是唯一名正言顺拥有你的人,况且……我相信,假以时日,或许你会对我……”

她后面的话未曾继续说下去,不过意思却已经明显,而她脸上的表情,也已经是明显的势在必得……

这个女人,不论什么时候,总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总能精准的找到对方的命门进行攻击……

手心的疼痛感传来,乔安心才回神般,轻轻松开了手……

刚才这只手,还是……他握着过的……

现在……

她抬眼,看向秦易风……

他依旧,站在那里,面上几近没有的表情……

不过分钟里,似乎已经离他远了去……

安娜终是没有忍住,道:“怎么样?”

秦易风微微牵起嘴角,笑了下。

“安娜,你未免,太小瞧了我。”

安娜一顿。

乔安心一愣。

在两人的愣怔里,他微微转了眼,“乔安心,过来。”

乔安心满眼里,只剩下他的样子还有高挺的身影,她迈开步子,慢慢朝他走去……

走得近了,他再次转头,对安娜道:“看到没,这个,才是秦太太。以前是她,现在是她,以后,也是她。”

安娜的眼神,瞬间的赤红。

“易风!你难道真的不想知道蒋明真的死是怎么回事?”她变了表情,每一个词里都是满满的恶意,“她死的时候你是最难过的一个,我当真以为你对蒋明真用情多深,所以才下了那么多功夫,现在看来,她即便死了,也抵不上这个女人在你眼里的半点?易风,她已经死了啊,你还要让她不明不白……”

“闭嘴!”

秦易风的声音,明显带了威压。

纵然是安娜,也被震了住。

“安娜,你现在多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让你在几个小时后后悔一分,”他眉眼冷冽,语气不容置疑,“不管是过去的事,还是现在的事,我都不会从你那里得知所谓的真相。”

安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听他继续道……

“若说世上最虚伪的女人,怕是非你莫属,你现在说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他声音淡淡,于安娜,却是利剑一般。

安娜瞬间惨白了脸。

恰在此时,敲门声传来,而后便是管家带着两个黑衣男人进来,秦易风与那两人互相点了头,那两人便走到安娜面前,掏出了证件。

“你好安小姐,我们怀疑你与安氏集团行贿等案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

安娜猛地转过身,几乎目呲欲裂。

她阴鸷着目光,盯着乔安心:“呵呵,安心是吗,别以为我进去了你就能安下心来,我告诉你,你不知道的他的事情多得很,蒋明真只是其中一个……你就等着吧……等着被他一脚踹开的时候,我告诉你啊,这个男人,没有心的……”

乔安心不由退了一小步,身后,秦易风抬手扶住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