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五十五章 理智全无

怎么能……不信他。

她没有说话,反手轻轻回握了他的手。

他从未说过如此多的话,他一向是,不屑于解释,便是现在,他也大可不必在安娜面前说尽这些,他会如此,多半是为了安老太太和乔安心的心罢了。

乔安心看着他的样子,万千的话只化作喉间一句呢喃般的:“易风……”

话一出,他心尖一动,声音带动着的细微的震动,仿佛撩在了心头一般,他眸底缓缓升起的温热,从冷冽的表层点点渗出,将乔安心一人,包裹起来。

他深深望他,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不!”

略显尖利的女声在房间中响起,乔安心惊醒一般,望向秦易风身后的安娜。

安娜已经站起了身,她身子微颤,瞳孔微缩瞪圆了眼睛看着秦易风:“易风,你不能这么做!夜城……上层也不会允许的!就算是你厌我算计过你,也不至将两家陷于如此险境,易风,你……”

“我既做,便有把握,你现在,还是担心你自己得好。”秦易风语气淡淡的,“你做过的事,我不想在这里一一道来,至于安家,安家即便出了事,也可以说是自作自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不过是,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实,让某些人知道而已。”

“你!”安娜蓦地上前,冲到秦易风身边,双手扯了他的袖子:“易风……你当真,这么狠?你我这么多年的情分,你当真一点都不顾?”

秦易风抬手,扯开自己的衣袖,语气淡淡,“在你,在安家,选择动她的时候,我们的情分,就断了。”

这个她……

自然是乔安心。

安娜蓦地顿住,手悬在半空,呆呆的望着他……

突然,她像是恍然反应过来般,猛地抬头:“我知道了!在老早以前你就打算动安家了是不是?!”

她原本好听的声音,突然的尖利起来,模样里,全无往日的温婉娴雅,眼前的安娜,是众人从未见过的安娜。

老太太的眉头,越发皱了起来。

安娜退后一步,伸手指着乔安心,对秦易风,几乎歇斯底里:“就因为这个女人?就因为这个女人你就要毁了安家?你说安家动了她,安家做的,最多不过给她下了药,这个女人依旧好好的站在这里,分毫未损,你说我动了她,我也不过是……想要得到你,如今我一无所有,并未损这女人一分!易风,你就因此,要置安家与死地!”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秦易风冷冷看着她,“现在若不是我出现,你敢说她还会好好的?在安家时,若我去晚了一步,你又知会有怎样的后果?我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不肯罢手,单绪梅的事也别以为我不知道,安家,该知道我对待敌人的手段。”

“敌人……”安娜喃喃一句,“你竟以为,跟我是敌人……如果说我有什么错,那就是……爱上了你……”

她说着,步子微微退后着。

秦易风皱了眉。

安娜突然冷笑了声,“看,只是听到我这么说而已,你就皱眉,易风,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冷情的人,不只是对我,对所有人都这样,也不对……从前你对我,至少像是朋友一般的,自从这个女人出现之后……就什么都变了……我这辈子啊,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你,这是我从小的目标,到头来,却……”

“安娜,是你自己走到了这一步。”秦易风道。

正说着,外面敲门声传来。

房间里的人齐齐向外看去,

“进来。”秦易风道。

话音刚落,一个穿黑色运动衣的男人进来,看起来年纪不大,长相普通,是那种混在人群里也不会被注意到的类型,那人进来,径直朝秦易风的方向走去,在他身边微微躬身:“老板,事情都办妥了。”

秦易风点头,一抬手,那人便又退了出去。

乔安心注意在那个人脸上多看了几眼,总觉得他平凡长相下哪里有些眼熟,在那人出门时突然想起,这人好像不止一次出现在秦易风身边,并不是那种很明显的跟着,只是乔安心在秦易风面前总会紧张,从前更是紧张得几乎不敢看他,所以目光就会四处游离到处看,咋子久远的记忆里,这个人的确是出现在秦易风面前不止一次……

但乔安心没想到的是,安娜似乎也知道那个人的身份不一般,她呼吸急促,伸手掏进口袋,一把掏出手机,颤巍巍打开着什么……

许久未说话的老太太,终于开口:“易风,送我回去吧。”

不知是不是乔安心的错觉,总觉得不过短短的时间,老太太就好像,又苍老了些似的。

“妈,我回去详细跟你说。”秦易风说完这话,便喊了一声管家,管家自门外匆匆进来,不过还未走到老太太身前,众人尚未注意到时,安娜猛地冲过去,一下将老太太的轮椅推到了一边。

“娜娜,你做什么!”老太太声音抬高,语气些微严肃。

这迅速的动作做下来,安娜气息不稳,她喘着气,没有回答,目光直直瞪着秦易风的方向……

她的手机掉落在了地上……

手机里,是新闻主持的声音……

新闻是临时加急插播的,内容……

却让在场的人,都震惊在了原地。

不对,也并不是所有的人,至少,秦易风没有。

他眉眼冷冽,沉稳如峰。

手机里,操着标准播音腔的女人,尽量不带一丝感情的播报着新闻,语气里的不稳却还是泄露了当中的情绪。

安氏被查。

包括总裁在内的主要负责人均被抓。

夜城上下,与安氏有关的人,人心惶惶。

画面转到安氏总部的现场,现场很是嘈杂,便衣的执法着进进出出,穿着制服的人员在周围拉起警戒,记者极力渲染的声音,警车的轰鸣,还有人群的躁动……

听着看着,乔安心一阵恍惚……

不只是她,想必其他人也是如此吧……

淡淡不真实的感觉传来,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轻易的,夜城第二的安氏,毁了?

其实这不真实感的背后,是所有人不敢想象的,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人,在什么时候就暗自盯上了安氏,到底隐忍调查布局谋略多久,才在一夕之间,让夜城翻天覆地……

安娜的眼神里,由最初点点的茫然变成了癫狂……

这应该是她这一生,最难熬的时候。

静心策划的一切,成了闹剧,赖以仰仗的家族,一夕破裂,所有的东西,烟消云散。

她看着不远处的男人……

从前,她最爱的便是他这样一幅样子,冷冽,沉稳,运筹帷幄。

但现在,有多爱,就有多恨。

她蓦地尖叫一声,伸手就要去掐老太太的脖子……

却被秦易风更快一步的阻止了动作。

“安心,照顾下妈。”秦易风没有回头,只如此道。

乔安心几乎才缓过神,她忙上前,将老太太的轮椅推走,又吩咐了管家将老太太先行带回老宅,并且让苏医生给老太太检查一下。

昨晚这一些,目光再次回到另外两人身上,安娜的神情,几乎骇得她退后一步……

她从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这种眼神……

那是一种混合着绝望,执念,癫狂还有更多的情绪,情绪翻涌间,乔安心看不到每一种,却能感受到,不管是哪一种的情绪,都是深到了极致的……

那种扑面而来的强烈,让人心悸。

秦易风放下拦着她的手。

安娜蓦地扑过来,他侧身,躲开了她。

从乔安心的角度,并不能看到安娜的表情,她原本精致打理过的头发,此时略显凌乱的搭在身上,她抬了头,看着秦易风的方向,“你为了这个女人,当真理智全无了。夜城的秦氏总裁,终究也要毁在一个女人身上……”

“易风……你以为做到这一步,就能毁了安家吗?你以为安家没了,你就能跟这个女人长久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