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天要变了

“如果……如果你都知道,你怎么会……怎么会到现在才……”她喃喃一般,像是在问秦易风,也像是在安慰自己。

秦易风看着她,除了那一抹让她心悸的浅笑,再无其他表情。

安娜惊醒一般,蓦地抬眼:“难道你……”

秦易风的笑容扩大了些:“看来你是想到了。”

“易风,你们在打什么哑谜。”老太太微皱眉,道。

安娜听到老太太的话,猛地转身,几乎是扑到老太太轮椅边,她蹲着身子,拉着老太太的手:“伯母,易风误会了,他完全误会我了,药的事我确实知情,但那是在事情发生后,我知道时已经于事无补,如果像易风说的,我早就知道的话,我又怎么会选择让他在我们的订婚宴前一晚中了药呢?伯母,您一定替我做主啊,就算是我父亲,也只是为了我们两家的关系才对小乔出了手,伯母,秦家跟安家的关系,不能……散了啊。”

她这话,说得高明,只说安家针对了乔安心,只字不提对秦易风做的,更是察觉到了秦易风更深的意图,间接的提醒老太太,秦家跟安家的关系……

也就是说,现在,不只是她安娜与秦易风的关系,还牵扯到了秦家与安家的关系……

家族利益之上,单纯的儿女情长就要放一放了。

这个道理,她明白,老太太更是明白。

但她明白这个道理,更明白自己的儿子,秦易风显然话里,还隐着更深的意味,这意味里,显然安娜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是以,在听了安娜的话后,老太太只是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抚,话却是对秦易风说的,“易风,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早就知道?”

秦易风转了身,看着老太太身边的安娜,眉眼冷冽:“我早有怀疑,却并未有证据,直到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才顺藤摸瓜查到,妈,药的事,我确实是中了的,但现在也解了。”

“不可能!”安娜瞪大了眼,“如果你解了那药,又为什么要骗乔安心说出差?又什么找苏景辰给你治疗?易风,纵然你不情愿娶我,也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也不能骗伯母啊!”

老太太神色严肃了些。

乔安心也紧张起来。

她是相信秦易风的,但……

秦易风突然说的这些,也让她一时很难完全明了……

秦易风淡淡开口:“我还不至于自欺欺人。安娜,我问你,你如何知道我骗了安心说出差,又如何知道我找易风做治疗?”

“我……这些……”安娜脸上,一闪而逝的慌乱。

秦易风并不需要她的解释,他继续道:“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一直在监视我,不对,说你的话并不严谨,严格来说,应该是你们安家一直在监视我,甚至将手伸到了秦家,我说得,对吗?”

若是安娜自己,纵然是安家的大小姐,也没那个本事调动那么多力量把秦易风监视得清楚,到了这种程度,需得是她的父亲动用权利才能做到。

“不……不是这样的,易风,伯母,安家跟秦家,这么多年的关系你们最是清楚,这一次,我父亲如此支持我嫁到秦家,更是想要两家亲上加亲,纵然他做过什么,也肯定是担心我,并没有什么恶意。伯母,您要相信我啊。”

老太太没有说话,安娜的话说得很讨巧,并没有完全否认了她父亲也许会做过什么的可能性,但即便是他做过什么,也是担心自己的女儿罢了,把秦易风说的事情,又轻描淡写的扯到了父女感情上。

秦易风笑了下,“安娜,你很了解我,我最近却才发现我并不怎么了解你。”

安娜顿了下,看向秦易风的眼神里,带了痴缠。

秦易风的笑,隐着邪性,他继续道:“你刚才定然想问我,如果我早就知道,为何现在才说这些,我想有个词你应该没忘,将计就计。”

他的笑,渐渐消失,周身扬起的冷冽让房间里的温度又降了几分,外面,隐隐的炮竹声,这个除夕夜的前夕,气氛却是如此的冷凝。

他走到乔安心身边,道:“那天,你给我打电话,说从家里想法子拿到了解药,就是我中的那药的解药,约我去酒店,我去了,你或许不知道,那是我留给你最后的机会。”

“但你却拍了那样的照片给安心,还让她到了酒店门口亲眼见到。”他顿了下,“如果你没有那么做,我或许会对你,对安家,留一条活路。”

“你……”安娜精致的脸上,已经完全变了颜色。

老太太眯了眼,他说的是,安家……

“我不得已骗了安心,是怕她知道我可能身体出了问题后悔担心,至于景晨,不过是为了麻痹你们配合我罢了。”秦易风说着,抬手看了下手表:“怕是过不了几个小时,夜城便会出一桩大新闻,关键词便是,安氏集团。”

“易风!”安娜蓦地起身,她气息不稳,看着他的目光里,惊恐与愤怒并存。

后面的话未说出,她复又低下身子,拉着老太太的手,语气带了恳求:“伯母,您说句话……”

事到如今,秦易风的意思已然很明显,他知道安娜暗地里的谋算,甚至将计就计将她的那些行动都看在眼里,但这并不算什么,关键是,他的目的,不只是安娜……

安娜在算计嫁到秦家,秦易风却是……

反算计着整个安家……

这个男人……

到底是何等的心机和沉稳,一步一步,冷眼看着这些阴谋,权衡各方利弊,等待最后一击……

安娜背脊发凉,随之而来的,却是更深的仰慕……

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才值得她费尽心思,不是吗?

她的眼神,几经变化,最终,却还是燃起深深的执念……

老太太看着秦易风:“易风,你可是完全想好了。”

说这话时,她的语气沉了许多,乔安心能明白她的意思,秦易风执意不娶安娜是一回事,牵扯到安家又是另一回事,况且……

他的意思……

极有可能,是要对安家出手了……

安家与秦家的关系,一直很微妙,乔安心在过去的两年中,隐约知道一些,但秦易风不喜让她参与那些事,她也至多是从他们的话里知道一二,安家背地里是有一些动作的,但这些动作,很多时候介于商业斗争和居心不良之间,只要不是什么大的动作,秦易风基本不会怎样,在他的容忍限度内,安家的动作被暗自允许着,毕竟秦易风的动作,上面也是在关注着,但现在……

他说几个小时后,安家会有大新闻……

联想到他与安娜所说的话……

他隐忍那么多时日,选择在今天说出,而这些话一旦说出,便是等于摊牌,无法再收回,不论如何都只能继续走这一步棋,秦易风他暗地里到底了解到了怎样的程度,又到底为此做了些什么,他的准备是否齐备……

这些,除了他,她们均是不得而知。

动安家,不只是秦家一家的事,还牵扯到整个夜城……

乔安心明白这些,老太太更是明白……

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秦易风微低头,在老太太面前站定,“妈,本打算事情完成后再告诉你,毕竟不想让你担心,不过事已至此,你放心,我有数。”

他转了身,牵了乔安心的手,眉眼紧紧锁着她,“信我吗?”

微凉的房间,他的声音,些微的沙哑,乔安心一度,好似回到了那个晚上,他也是这么问一句……

信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