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十五章 我不信你

小林很快送来了药膏和衣服,秦易风在乔安心的惊呼声中打横抱起她,几个转弯就到了另一个房间,入眼就是张极大的床,吊着精致的绯色帷幔,怎么看都带着一股桃色的味道,乔安心默默转过眼,终于还是将憋在心里的话问出了口:“秦总对这里好熟悉啊。”

“嗯。”

嗯?

这算什么回答?

“看来秦总是常客啊。”

“算是吧。”

秦易风一边把身上还湿漉漉的乔安心放在浴室门口一边把小林送来的衣服递给她:“进去洗洗,出来上药。”

说完转身就走,乔安心也不知道存了什么心思,鬼使神差的喊了声:“哎……你……”

秦易风停下脚步,回头:“怎么,要我跟你一起洗?”

原来他是要去换衣服啊……

乔安心干笑一声:“不用了不用了,秦总对这里这么熟悉,想必再找个地方换也是轻车熟路……”

话未说完,她猛地转身钻进了浴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啊啊啊!我在说什么啊!”浴室里,乔安心靠着门懊恼道。

她应该是讨厌他的,可是就算他说话那么过分,行为那么过分,为什么只要一两个贴心的举动就可以让她轻易忘记了那些过分……

乔安心神思恍惚的洗完澡,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才发现小林带来的衣服……怎么说呢,合适倒是合适,但……这是睡衣吧,还是清凉版的睡衣……

乔安心穿着这件精致蕾丝的小睡衣,慢吞吞的从浴室出来,想着待会让服务员帮忙买一套衣服过来也好,哪知刚一出来就看到已经换好衣服的秦易风坐在床边,就是那张绯色帷幔裹着的床……

乔安心觉得这不是个见面的好时机,但……秦易风坐在那里,怎么看都像个古代的帝王,等待宠幸妃子的那种……

想到前半段的时候乔安心忍不住笑了,但“妃子”这个词一冒出来,她又忍不住红了下脸。

秦易风看着她变幻莫测的脸色,脸上的线条柔软了些,他向她招招手,像召唤宠物似的说:“过来,上药。”

乔安心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拿着管药膏,余光里瞥见自己的衣服,总觉得还是别扭,她轻咳一声:“我自己来。”

“去医院,或者我来,你自己选。”

他总是这样,霸道,却让人无法驳斥。

乔安心看着他,男人眼里暗芒微露,乔安心察觉到危险的气息,这显然并不是个适合辩论的场所,算了,只是上药而已,就当他是医生好了。

这么想着,乔安心老老实实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秦易风伸手一捞,就把她那条腿捞到了自己的腿上,“别动!”他按住她试图抽回去的腿。

乔安心果然就不动了。

在他面前,她总是强势不起来。

药膏的味道很淡,几乎没有其他气味,他指腹微用力,在她腿受伤的地方涂抹着,动作认真又温柔,乔安心看着他的侧脸:“为什么?”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问的是哪一件,张天利的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找上自己,秦启佑为什么点名要自己作陪,而他,又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好。

秦易风动作依旧,声音低低传来:“这腿,伤了可惜。”

乔安心一下没明白。

“我的东西不能有瑕疵,就算是暂时的使用也是如此。”

“什么意思?”

“交易。”

简单的两个字,她一下明白过来!他在说那个“一次换一次”的交易,他说的瑕疵,是她的腿受伤,而那个使用,则是……把她作为床伴来……

腿上依旧传来他的手指微热的触感,但心里却是一下凉了。乔安心如置冰窖,好比醉酒的人突然清醒了过来,那些温热善意和风花全都不过是一场梦,就连那酒,也不过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罢了。

感受到那人蓦地僵硬,秦易风动作未有一丝停顿,就连摸药膏的动作都还保持着固有的频率,他就是这样的,精确到一丝不苟的可怕。

乔安心看着他这副模样,张了张嘴,吐出的却是:“秦总,天利公司的事,是怎么回事?”

他抬眼看了她一眼:“你倒是个念旧的人。”

语气平常,乔安心却无端觉得嘲讽,她笑一下:“也不是,有些太旧了的,就索性丢掉了。张天利说的收购,是怎么回事呢?我只是想知道这事怎么会牵扯到我。”

“字面上的意思,天利公司被收购了。”

“为什么?”

这个男人,一开始就没打算真的合作的,至少,在算计了他之后,张天利就已经注定要毁了。

“离启佑远点。”她等着他的回答,他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乔安心挑眉:“什么叫离启佑远点,我想我有必要跟秦总解释一下,是秦启佑主动找的我!”

“嗯,你坐在他大腿上,也是他主动的。”

乔安心被噎了一下,不过很快道:“没错是他主动的,所以秦总真正应该要管的,是你家侄子,而不是我!”

对她浑身的尖利,秦易风似乎笑了一下:“明天是周末,你休息下,周一来上班。”

上班?

对他跳跃性的思路乔安心一下没跟上。

“来天利,继续上班。”

乔安心皱眉看着他。

“别这么看我,这不是施舍,我没那么好心。理由不妨也告诉你,我不信你。就算我能管好启佑,也难保你不耍什么花样,还是把你放在身边放心一些。”

他难得说这么多话,他向来不屑于解释的,难为他,在这件事上还解释了。

乔安心除了苦笑,甚至做不出其他表情。

药上好了,秦易风把药膏放在床头:“这房间已经开好了,不要浪费,今晚就在这里休息。”

说完,他转身离开,乔安心看着桌上那盒药膏,不自觉发起了呆。

刚才,她是想拒绝的,就算要找工作,她也不要去他的公司!他又凭什么随意就决定了她的人生!

她是想把这些话甩到他脸上的,可心里实在疼得厉害,这些话,怎么都没有力气说出口……

别人千千万万句的“小三”“狐狸精”“贱人”,都抵不过他这一句“我不信你”来得伤人。

现在的她,很会撒谎,也擅长圆谎,但她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

他应该最清楚的啊。

那两年里,他是亲眼目睹她变化的人啊,那个时候,他会笑着摸摸她的头,说:“委屈你了,刚才做的不错。”

为了那笑,为了他眼里的那抹温柔,她拼了命的不要那张脸皮,拼了命的扮演着狐狸精的角色,扮着扮着,有时候连她自己都会忘了自己才是真正的秦太太。

她总以为占着那一纸婚书的就是秦太太,后来才知道,真正的秦太太,被他放在心尖上的那个,才算。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把乔安心从回忆里拉扯出来,她一看,是周燃燃的。

“喂,燃燃,这么晚打电话,怎么了?”

“安心安心我告诉你,咱们公司,不对,是天利公司被收购啦!你猜猜是谁?是风华集团啊,秦易风那家集团啊!据说表现不错的员工这次还统一加薪呢!”

“那要提前恭喜你啦,这次加薪肯定有你的啦,咱们周大小姐做事干脆利落可是有目共睹的,到时候记得请客啊。”

“安心你咋一点都不惊讶呢,老实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周燃燃语气危险起来,乔安心倒也没隐瞒:“嗯,知道了,而且还可能重新回天利工作。”

“哈哈,回来好呀,咱们又可以一起工作啦!”周燃燃说着,语气一转:“可是安心,你跟秦……”

“他让我回去的,这次收购的事,真算起来我也算出了力的。”是啊,那一场算计,估计就是秦易风动手的导火索吧,而自己呢,就是那个点火的人了。

周燃燃发出一声抑扬顿挫的“哦”,认定乔安心曾被秦易风当作间谍使用,乔安心也没解释,毕竟这事,她一时真不知道怎么开的了口解释,只能转移话题道:“燃燃,那张天利呢?去哪了?”

说起张天利,周燃燃一阵唏嘘:“安心你还不知道吧,他被抓了,据说是偷税漏税还涉嫌贿赂,总之有好大一串罪名呢,警察叔叔便衣来的,不过也好有范儿哦,不过他还真是倒霉,被抓进去之前还出了意外,腿都断了一条呢……”

乔安心眉心一跳,那条上过药的腿似乎又在隐隐作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