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五十三章 当真以为

“苏先生,你先进去忙。”老太太开口,淡淡看苏医生一眼。

苏医生轻点头,进了内室。

房间里,只剩下三人,乔安心,老太太,与秦易风。

乔安心直直看着他……

他……

怎的来了?

那些事,他知道多少……

她直直看着他,脑中凌乱,心下却渐渐的定了下来……

秦易风握着她的手,没有放下,他微低了头,对老太太道:“妈,您找我,什么事。”

“易风,你既来此,想来是已经知道,”老太太也看着他,精硕的眼里,全然明了的样子,“怀里你孩子的女人,正在里面,我想你现在需要做的,是去里面,我跟乔乔,还有话要说。”

这便是要他进去陪安娜了。

“怀了我的孩子……”秦易风淡淡重复,邪邪扬起一边嘴角:“如果真的有人怀了我的孩子,那便让她生下来。从现在开始,秦家负责好好养着她,直到孩子顺利生下,做个鉴定,若真是我的孩子,我立马娶她。”

他说着,另一只手,握着乔安心的手,加了些力道,安慰一般,继续道:“妈,我还没有糊涂到,连谁有我的孩子都不知道。”

这便是,跟老太太撕破脸皮了。

没有质问,直接提出办法,因为他最是清楚,里面的女人,万万没有可能怀上他的孩子……

他攥了乔安心的手:“毕竟,我碰都不曾碰过她。”

“还有,今天是除夕,妈您有什么紧要的事,非要在今天跟安心在这里说?这里到底是冷,有什么事情回老宅说吧。”

乔安心看着他的侧脸……

老太太并不意外秦易风的表现,她淡淡看着他:“易风,你妈还没有老糊涂,如果你当真要娜娜把孩子生下来鉴定后才肯娶她,那么我也给你定个规矩,你要娶乔乔,也可以,如果乔乔怀上你的孩子,那我,便同意你们的婚事。”

话落,乔安心呼吸一滞……

怀上……

秦易风的孩子……

她……

他……

老太太明知道……

他的身体……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轻颤,秦易风握着她的手紧了紧,道:“未婚先孕,委屈了她。”

“你到底是怕委屈了她,还是怕其他?”老太太眉眼蓦地凌厉,“易风,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我都很疼乔乔,可是现在,牵扯到秦家的后代子嗣,你们就当我是个恶人,我也不会让步,事到如今,你瞒着她的事,我也告诉她了,即便是乔乔怀孕,如果代价是大损你的身体,你觉得她会同意?”

老太太声音抬高,目光转到乔安心身上:“今天,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同意你们的事。”

秦易风敛了眉眼,“如果说是因为这个,那我不能娶的,更应该是安娜才是。”

“易风……你……”

孱弱的女声传来,乔安心转头,便看到安娜站在内室的门口,脸色苍白,美眸点点泪,看着秦易风,她的旁边,是一脸为难的苏医生。

老太太摇摇头,苏医生便点头退了出去。

安娜步子不稳的朝这边走过来,老太太道:“娜娜,你身体还没恢复,在里面休息下,待会我叫人接你去老宅。”

接她去老宅……

老太太的态度显然……

乔安心唇角请抿。

安娜摇头:“伯母,我没事……易风,你刚才,说的……什么?”

秦易风眼神冷冽:“你是这个世上,我最不能娶的人。”

“你……”

“易风!”老太太不赞成的看着他,继而对安娜道:“娜娜,易风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这会不够理智。”

“妈,我知道您的意思,您是在担心我的身体吧,我的身体状态姑且不说,只说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

乔安心心中一颤,秦易风中这种药的缘故,直接原因便是……她……

是她当初,给他下了药的……

老太太还未说话,安娜先道:“易风,我知道比起我,你更喜欢小乔,但现在你提起这个,不是平白让她更尴尬了吗,我们都知道,那个时候,她为了要离开夜城,给你下了药……才导致你在我们的订婚宴突然就晕倒了的。”

她如此说,带着为乔安心抱不平的样子,“虽然是小乔的错,但事情已经过去,况且,她当时应该也只是一时糊涂,便不要再追究了。”

秦易风眯了眼。

“你以为,我会怪她?”他说着,微歪了头,看向乔安心。

乔安心看着他的眼里,带着些微的迷茫。

短短的时间里,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安娜的变化,老太太的变化,秦易风的隐情……

一件一件,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

秦易风抬手,在安娜的目光中,揽住了乔安心的肩。

“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当初那药,若不是我制造了机会,或许现在,我还没有喝下。”他这话,是对安娜说的,目光,却是望着乔安心的。

“你……”安娜脸色愈发苍白。

他继续道:“安心不是要离开吗?我便给了她机会让她离开,她给我下药,并不知那药的作用,却也还是犹豫,我见她犹豫,便推波助澜一把,让她顺利离开,但事实证明,她不管走到哪里,还是会回到我这里,这个世上,除了我,再没有人可以跟她在一起。”

话,依旧是对安娜说的。

目光,也依旧是望着乔安心的。

乔安心在他的目光中,几乎失去思考的能力……

他……

怪不得……

怪不得那时……

她在犹豫时,他主动要她倒水……

那一晚,他喝了酒,却并未醉,他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秦易风嘴角扬起小小的弧度,抬手,在乔安心发顶抚了下,“我给过你的离开机会,只那么一次,从今后,再没有了。”

乔安心望着他,愧疚……

她竟不知那药的作用……

后怕,怕她刚才差一点的,就答应下要离开他……

若是离开,她会后悔一辈子的吧……

“不!”安娜声音极大,终于没了虚伪的表象,她瞪着两人,蓦地转向老太太:“伯母!伯母求您为我做主,易风方才说的,都不过是他的主观感受,但我们都知道,他们两个注定不能在一起,只要喝了那药,他就不能与她在一起,伯母,您劝劝易风吧……”

老太太定定看他:“易风,放开乔乔吧。”

秦易风转了头:“我的话还没说完,妈,您就不好奇,安心手里的药,是哪里来的吗?以及,为什么我喝了那药,就单单碰不得她?”

安娜瞳孔微缩。

秦易风转过身,慢慢走近安娜……

“因为安家绑了安心,给她喂了另一种药,而安心手里的药,也是,出自安家。”

“不……不是的易风,那些药,我并不知情,是我父亲……”

秦易风低低笑了声,“不知情吗?安娜,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是我最不可能娶的人吗?事到如今,为了撇清自己,就是自己的父亲,你也能当了挡箭牌,只怕是这话你说反了,那药,是你从南城带回来的。”

他话一出,安娜脸色苍白如纸,扶着椅子的手,青筋暴起。

“易风,你这话什么意思?”老太太道。

秦易风站定,看了一眼安娜,目光又落在老太太身上,“妈,有些事,我本是打算年后处理,不过既然有人按捺不住,便是今日说清也无妨。”

他转了头,看着安娜:“你当真以为,我不知你跟林进的关系?”

“你当真以为,我不知你要跟我交易假婚约的原因?”

“你当真以为,我,真的中了那药?”他嘴角扬起小小的弧度,邪气得骇人。

“你!怎么可能……”安娜边说,边退后,身子磕在桌子上,她站立不稳,满目惊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