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五十二章 生不如死

“伯母,我懂您的意思,”她声音轻轻的,终于开口,“但我恐怕,做不到让您完全满意了……”

老太太看着她,没有说话,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没有安娜的步步紧逼咄咄逼人,老太太只是这般看着她,目光慈蔼。

不知为何,乔安心鼻子酸了下……

那些想好的圆润的措辞,突然就说不出了……

她张张嘴,“我……”

她不觉的摇头:“我不会这么离开他……伯母,我不能这么离开……”

她轻轻的,重复着这两句。

老太太叹息般,看着她:“乔乔,娜娜应该跟你说了许多,易风目前的状况……你应该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让你继续喊我妈,但……从秦家考虑,我不得不做一个狠心的母亲,易风若是真的……他的性子,一旦再次与你结合,想必再不会……那时候,秦家就要乱了。”

“我懂……我知道,”乔安心反手抓了老太太的手,“但世上的东西,总是相生相克,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苏家……苏家还有国外的医生,一定有什么办法的,伯母,我……”

“乔乔……”老太太摇摇头:“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什么……意思……”

“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有些情况啊,也要苏家的医生瞒着你们,乔乔啊,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等了,”她顿了下,“不只是我,还有安家……”

乔安心瞪大眼,“您……您的身体……”

老太太笑了下:“不用怕,到底是年纪大了,但我这边不是最主要的,事已至此,我便跟你再说一些。易风最近比起以往,格外得忙,其实,与安家脱不了干系。”

“自打易风跟娜娜的婚事不了了之,安家那边的态度明着还留着最后一点的情面,但昨天,带着娜娜来秦家,姿态已经明显,怕是会有一场硬仗……”

乔安心眼神一闪,商场的事情她并不懂,只是记得……

父亲的死……

在项目上出了问题,父亲自杀……

一想到那些争斗,她便不觉想起父亲,父亲的脸,在她脑中异常的清晰,每每想起,都是他温温笑着的模样,他总是笑着的,看着她跟母亲的时候,是全世界最好的父亲和丈夫,却……

落得自杀的下场……

她不懂,却隐约也知道商场里不见血的残酷……

老太太语气更轻了些:“外面都说,秦家是夜城第一个,安家是第二个,但这些年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安家这个第二一直存在,与秦家有差距,但两家真斗起来,秦家怕是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即便如此,两家也一直从未正面冲突……”

“为什么……”乔安心喃喃道。

“因为,这是夜城需要的,”老太太温声解释,“夜城需要秦家,也需要安家,所以,在第二个安家还没起来之前,夜城会保证安家不会消失。”

乔安心稍一愣怔,便明白了里面的关系……

对于夜城官方来说,秦家一家独大,想来也是非常危险的,于他们来说,安家,是必要的掣肘秦家的存在,在夜城还需要安家的时候……很难做到让安家……

安家定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才敢……

但……

两家这么多年,也算是相安无事,这一次,是什么让他们非要让安娜嫁到秦家?

甚至在年前一天,带着安娜到了秦宅门上?

老太太看着她的模样,便知道她想明白了这些,道:“乔乔,现在你明白了?所以,即便是娜娜用一些小手段,但现在重要的,其实不是她这些手段,相反的,是秦家也需要一个台阶。”

“那……他呢?”乔安心呼吸轻轻,“秦易风他……”

老太太又是一声叹气,“易风啊……那孩子你该是懂的,即便是身体出了问题,我想他都不会告诉你,只是自己想法子解决,安家的事也是,生意上的许多事,他二哥帮不上忙,启佑有天分,但到底年纪还小阅历不够,很多事,他习惯了自己扛着,他有那个能力,但到底是……太累了。”

她深深看着乔安心:“我年轻的时候啊,总想着把孩子们培养成这般模样,才放心把秦家交给他们,但现在……看着孩子这样,反而是心疼更多一些。”

乔安心一顿……

他与她一处的时候,除了偶尔开了电脑处理一些事情,就连电话都很少在她面前接,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甚至很多时候忽略了他是那个风华集团的掌权人,忘了他其实……有那么的忙……

她享受了那么多与他相处的时间,是不是……

太自私了……

老太太的一番话,比起安娜的,更让她心底波动……

“乔乔,我跟你数这些话,不是从秦家的人的立场,只是从一个母亲的立场。”她轻轻在乔安心手背抚着,“当妈的,在对待自己的孩子的立场,到底是自私一些,乔乔,你,能理解吗?”

乔安心微微抬头,看着她……

“伯母,我……”

脑中很乱,很乱……

方才,不管安娜怎么说,她都不曾动摇了去……

不管安娜怎么逼迫,不管她一波一波抛出的真相多么的……让她震惊,她都始终没有变了立场……

那就是,她要留在秦易风身边……

“你要见娜娜,我便安排了你们见面,我想她定然跟你说了许多,或许很多超出了你的预料,但那些在现在来看,只要她对易风是真心的,其他的,无妨。”

老太太的话,将她后面的话堵了回去……

她很想说,安娜不是个好人……

她心机深沉,她精于算计,她善于伪装……

但老太太的意思,显然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的……

她的那些话,便没了意义……

因为换个角度来说,这样一个喜欢着秦易风的人,并且……

精于算计,心机深沉……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难道不正是更适合商场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吗……

她喉中微涩,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到底,是不甘……

到底,是不舍……

那个人,要她怎么能……

一想到要离开他,一想到,往后的日子再没有了他,一想到……那么漫长的岁月里,会是另外一个女人陪在他的身边,与他同桌吃饭,同寝同眠……

她便……

心底,生疼。

密密麻麻的,针扎似的,生疼。

生不如死。

脑中炸裂一般,那一句同意离开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难道真的没有两全的办法吗……

老太太看着她,并不催她,就连看着她的目光,都是一如既往的慈蔼……

内室里,那位姓苏的医生出来,“老太太,安小姐的情况……”

“怎么样了?”老太太道。

“身体倒是没有大问题,但情绪异常不稳定,这样的情况,对身体并不好。”

老太太微眯了眼。

“如果可以的话,我认为现在找个合适的人安抚一下她的情绪会比较好,您看……”

“去把易风叫来。”老太太话语声音不大,语气却坚定。

乔安心心中一颤,这就是……

默认她会离开了吗……

“不用叫了。”

门外,淡淡的声音传来。

比冬日的冷冽,还要凉薄一些的声音。

乔安心蓦地抬头,朝门口望去……

在她的目光里,那人踏着日光,进门……

“妈,你差人叫我,是做什么。”

他站在那里,眉眼里,隐着风暴一般。

只是,看着乔安心的时候,目光些微的变化。

“过来。”

他开口,话,是对乔安心说的。

乔安心脑中空白了一瞬,抬脚就往她的方向走去……

只是刚一起身,另一只手便被拉了住,她才惊醒般,她的那一只手,一直被老太太握着的……

脚步顿住……

目光微微避开了他……

他没有说话,抬脚走过来,伸手捞起她的另一只手,将她手心朝上,细细掰开她的手指,目光沉沉:“怎的又伤了?苏医生,想必,你是来给安心的手上药的吧。”

他既来此,便没有不知道安娜在此的道理……

但……

话一出,便是他的态度。

气氛凝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