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五十一章 晓之以情

“你敢打我?!”

安娜立在原地,手没有捂着脸,脸上带着血色的手印格外的明显,她看着乔安心,眼神里,带着不可置信。

这大约,是她这辈子,挨得第一个巴掌。

“乔安心,看来你是贴心要跟我作对!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是不是不打算离开易风!”

乔安心看着她,掩下眼底的情绪,“我不会离开他。安娜,你不配他。”

安娜眼底的愤怒急速上升,她呼吸急促,退后两步,在乔安心的目光中,斜斜得歪倒在桌边,靠着椅子声嘶力竭地尖叫一声。

乔安心定定看着她。

她的样子,恰到好处的受害者的模样。

她也总算是,亲眼见到了她这一番的精湛演技……

门外,很快传来脚步声……

“乔小姐,安小姐,怎么了?”

果然,是管家的声音……

安娜扶着椅子,“管家……能不能麻烦您,送我去医院……”

“安小姐,您这是……”管家急急上前,到了安娜身边,见她捂着肚子的样子,并不敢去扶她的样子。

安娜朝他笑了下,是那种,混合着虚弱和淡淡的绝望的样子,眼角极快的,朝乔安心的方向看了一眼,对管家道:“没……没什么,只是我这会,肚子疼……我怕……能不能麻烦您……”

管家顺着她的目光,也极快的朝乔安心看了一眼,道:“这样吧,安小姐,从这里要去医院怕是也要耽搁了时间,咱们秦宅的医生到这里倒是快些,您稍坚持下,我这就跟老太太汇报下,医生很快就会赶过来。”

“那就……麻烦您了。”安娜道。

美人蹙眉,惹人心疼。

管家朝两人微一点头,便匆匆离去,期间,并未再与乔安心招呼一二。

管家离去,房间里,重新只剩下乔安心与安娜两个,两人看着彼此,目光在空中相遇,一个势在必得,一个反而平静许多。

“希望待会,老太太来的时候,你还能如此淡定。”安娜说着,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上依旧保持着那种难受的姿态,嘴里却说着这番话,诡异的分裂感……

乔安心看着她,并未说话。

她的淡定看在安娜眼里,她的表情瞬间的崩裂,眼底的怨毒更甚。

这样相似的目光,乔安心还在另一个人眼里看到过,只不过那个人,终不如安娜的心机手段隐忍执念,她到底是沉不住气,虽然搭上了秦启佑,却还是早早的用了那等招数,最终远走他国,方家,在夜城没落了。

安家却不是方家,安娜更不是方如云。

乔安心看着她,若不是这一切都是亲身的经历,若不是方才的话还犹然在耳,她或许不会相信,现实中,当真有女人,心机沉到了这种地步。

门外,隐隐的说话声传来……

听着,并不只是一个人,声音由远及近,乔安心回身,半掩着的门打开,行色匆匆的一行人便进来,最前面的,是坐在轮椅上被推着的老太太。

“娜娜,你这是怎么了?快,苏先生,快给娜娜看看。”老太太一边说着,一边赶紧让那位姓苏的中年模样的医生去给安娜诊治。

安娜呼吸不稳的样子,看着老太太的眼里,委屈后怕,复杂的情绪,余光里,看向乔安心。

老太太眼底微微闪动,先让人将安娜带进内室检查一下,几个医生扶着安娜进了隔壁的房间,管家在老太太耳边说了什么,然后悄悄退了出去。

房间中的人很快少去,只剩了乔安心、老太太,还有……秦海灵。

方才她站在最后面,乔安心并没有注意到她,现在才看到了她,她过去,轻声与两人打了招呼。

老太太沉沉叹一口气,秦海灵先开了口:“小乔啊,你怎么这么糊涂!”

话里,痛心与恨铁不成钢。

乔安心定定望着她:“我不懂你的意思。”

“小乔!”秦海灵语气变了变,眼神看向老太太一瞬,对乔安心道:“你不用瞒着我了,妈都跟我说了,唉……没想到易风跟娜娜……不过事已至此,总要解决,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这样做,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乔安心看着她,眼底没有她想象中的愤怒或是怯懦,有的反而是平静。

这样的眼神,反而出乎了秦海灵的预料,她张张嘴,正要说话,乔安心便继续道:“所以,是说我打了她一巴掌的事吗?”

“你怎么能打她?!”秦海灵语气激动了许多,她微微上前:“你知不知道她……”

“海灵,”老太太开口,“让我跟乔乔说。”

秦海灵后面的话憋了回去,她轻轻点头,后退了两步,不过脸色依旧难看得很。

“伯母。”乔安心道。

老太太看着她,“乔乔,你打她了?”

“嗯。”

“为什么?”

“原因……我想您是知道的。”乔安心看着她,轻声道。

“即便如此……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老太太顿了下,“此事,下不为例。”

“妈!”秦海灵声音抬高了些,带着些不赞成。

老太太抬手,无声的制止了她。

“你先回家,我跟乔乔聊一会。”

“可是……”

“今天是除夕,家里事多人多,你回去帮衬些。”

秦宅人多事多,却用不到秦海灵来动手,老太太让她注意的人,想必……是秦易风吧……

秦海灵眼神轻闪,想必也明白了老太太的意思,她道:“好,妈,那我先回去,家里有我呢,您放心。”

说完,看向乔安心的时候,只是一个沉沉的叹息,便离去。

乔安心眼神微动。

“乔乔啊,推我进去些。”老太太开了口。

乔安心回过神,抬脚走到她身后,推着轮椅往里走了些许。

老太太叹口气:“唉,人老了,就是毛病多,在门口,明明没有风,也觉得凉。人这一老啊,不光是身体不行了,就是心性也变了,年轻的时候啊,好强,爱争,不服输,还轴,什么事啊都不信那个邪,有时候,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现在年纪大了,看开了很多事,但也胆小了许多,不敢冒险了,只想着啊,几个孩子安安稳稳,健健康康的。”

乔安心安静听着,不语。将轮椅推在桌边,轻轻停下。

老太太转过头,拉了她的手:“来,坐下,他们在里边怕是还要一会,我们娘俩先聊聊。”

乔安心点头,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娜娜那孩子,算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很小的时候,就跟易风一起玩,那个时候,易风跟现在还不同些,有他大哥在,秦家的担子没到他肩上,他心性还没有这么沉,跟景晨啊娜娜几个一处,倒还有些孩子的样子,”老太太顿了下,“后来,娜娜长大,出国了,那孩子也有心,虽说人在国外,逢年过节也不忘给我打通电话,还总寄回来东西,刚才啊,海灵的语气不好,你也不要怪她,秦家的那几个小的,都跟娜娜关系不错,她急了些,你别往心里去。”

乔安心轻轻摇头:“不会。”

老太太看着她平静的模样,道:“乔乔,娜娜是我看着长大,但你也叫了我两年的妈,你们两个之间,我不会有偏颇,你这孩子,一向不爱多说,但心底怕是许多事看得真切,今天的事情,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如何想的。”

她……如何想的……

乔安心明白老太太的这一番话,几乎没有一句,不是与今天有关的,看似无关的话,却每一句都在说着……

她不想冒险……

而这冒险……

便是她与秦易风在一起……

安娜,便是稳妥的选择。

老太太不会偏颇,所以乔安心最好的选择是……

主动退出。

这是……晓之以情。

内室里,安娜情况的好坏,怕是取决于她与老太太谈话的结果……

乔安心坐在那里,微垂了头,从脚底升起的,淡淡的凉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