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五十章 推波助澜

林进……

乔安心蓦地抬头,直直盯着安娜。

安娜在她的目光里,手指几不可察的颤了颤,她嘴角的笑隐隐僵了下,不过很快恢复,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乔安心,我跟林进有交易在先是真,但那也仅仅是让他假扮我的男友而已,至于你们之间的事,我并不清楚,他害了你也好,救了你也好,都不关我的事。”

“他的死,如果非要与谁牵扯上关系的话,难道不是你乔安心吗?”她也紧紧盯着乔安心:“这件事里,你才是无可厚非要负责的那一个,如果不是为了得到你,他会陷入那种境地,甚至跟单家的女人扯上关系?如果不是为了你,他又怎么会死?就算是在进了牢里,至少也还活着,也还有无限的可能性,现在呢?不过一抔土罢了,乔安心,是你害死的他。”

乔安心定定的望着她,没有说话。

如果是以前,她定然难受不已,但现在,在这难受之上的,是巨大的愤怒,她终于明白,明白她一直想不通的那一环是什么,她终于明白她忽略了那一点是什么……

她看着安娜,轻轻开口:“那么药呢……”

“什么……药……”

乔安心缓缓上前:“药,我回到夜城之后,只发作过一次,是因为有了那茶水做引子,如果我没记错,那种东西,你们安家最是不缺的吧……”

“林进家在夜城,并没有那等的实力得到那引子,我一直在想,是单家找来的吗?但……那件事,并不是单家在谋划,真正谋划的人,是林进……因为这个,我潜意识里,根本不想再去深究这件事,但……现在,我却不得不去想……”她眼睛里,隐着赤红色的情绪,“安娜,那引子,是你给林进的吧……”

“你给了他那东西,他才知道我的身体里藏着的药……”

在那之前,林进即便在怎么想得到她,却从未做过过分的事情,那件事,是一切失控的开端……

在那件事之后,所有的事情,就渐渐的,不受控制了……

是她将林进,亲手带进了欲望的深渊……

“乔安心,你想象力不错。”安娜浅笑着,“可惜,这只是你的臆想而已。”

“臆想……”乔安心嘴角一抹苦笑,“你所说的,你的谋划,是从两年前开始,却没有说,是从两年前的哪里开始……”

安娜表情一僵。

“如果我没想错的话,你所谓的谋划,甚至在更早之前就开始了的吧……”

她能感觉到手心粘腻的血,能闻到鼻端越来越清晰的腥咸,她的理智在燃烧,整个人,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安娜,你让林进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但……恐怕这不是结束,这只是开始而已。你给他画了一幅美好的画,引着他慢慢失了理智……最后……”

她身体的颤抖越发厉害,极力控制下,艰难的继续说下去,“在南郊,那间别墅……”

“那是属于你家的别墅吧……当初,单绪梅引我去那里时,我就觉得不对,而她甚至,还知道我曾在那里遭遇过什么,我那时以为,是单家的人调查来的,后来才知道,那个时候,单家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了想要将单家仅剩的力量转移出去,在单绪梅第一次被带走的时候,单家已经……散了,他们已经没有气力再分精力到我身上,那么单绪梅是如何得知的……”

“唯一的解释,是林进告诉她的,”她眼神里的血色,渐渐从眸底延伸,“那本来……就是林进一手策划的,他唯一没有料到的……想来,就是单绪梅这个变数……所谓感情,可以让一个女人温柔如水,也可以让人……尖利如刀……”

“单绪梅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情况下,完全失去了理智,在南郊别墅时,她的情绪已经反复无常,那么缜密的计划,想必,多半是林进在……谋划,而他的身后,给他选择性提供了情报的人,想必……就是你安娜了吧。”她紧紧握着手指,疼痛越发真切,这些念头,脑中那些片段,开始在重合,在连接,慢慢的,会是一条清晰的线……

“只有你,你是安家的人,你可以给他们提供场所,可以给他们提供药,提供情报,甚至是……有意引导着他们往这个方向,往……这条死路里走……”她眼里渐渐润湿,薄薄的一层,却分外的重。

“但我却不明白,你这番谋划……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有什么,让你有必要这么……”

她这么说着,甚至想不到一个形容的词汇……

“呵呵,想说我恶毒吗?”安娜缓缓扬起嘴角,“乔安心,即便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也不能说林进的死与我有关,毕竟……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在做,他自己的死,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只是……在必要的时候,给他提供一些帮助。”

提供……帮助……

她这……便是默认了吧……

若是没有她的推波助澜……

林进或许……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安娜看着她,蔓延的恶意,“你在想,要是没有我,他或许不会死吧,我告诉你,若是没有我,他也会死!只是……会死在那个人手里……呵呵,你以为以那个人的性格,能容忍得了一个男人对你抱着那么大的执念,甚至到了变态的地步?我这么做,也只是不想让那人脏了自己的手罢了。”

“乔安心,我比你,更爱他。我比你,能够为他做的,更多。”

“不!”乔安心蓦地上前,“不要用你的心思揣摩他!他的性格?你有多了解他?你的了解,就是他会如此恶毒行事?那个人……那个人……从来不屑如此……”

“你懂他什么!”安娜起身,踩着十几公分高跟鞋的她,比乔安心高出了一些,她俯视着她,满眼的阴毒,“乔安心,别以为有点小聪明就以为掌握了所有?为了易风只是一个方面,你不是想知道所有吗?好,我不妨告诉你,他必须要死的原因……”

“他知道我那么多的事,往后,我成为秦太太之后,他就是我人生里的污点,我的人生里,怎么能容忍他的存在?我要铲除一切的污点,以最完美的姿态与易风在一起!”她的眼神,狂热而扭曲,“还有……你不是一向良善吗?若是他死在了你面前,你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吧,在林进的事情上,这个心结会跟着你,一辈子,而身为林进‘女友’的我,你对我,定然也是愧疚,我本想着,你会蠢到因为这愧疚的原因,在我说出嫁给易风保住林进的孩子时就会答应下来……”

“呵呵,但没想到,你到底还是聪明了一点……”

愤怒充斥着乔安心,她浑身不可抑制的再次颤抖,说话的语气几乎不稳……

“你就是……为了这么低的可能性,就……推动一个人去死吗?”

“这么低的可能性?呵呵,我告诉你,乔安心,即便是再低的可能性,我也愿意去试,这就是我对易风的感情,你根本没有比!”

“住口!”乔安心猛地上前,“你怎么能……你怎么敢……怎么可以……”

脑中,林进的模样在闪烁,那些零星的片段在她眼前飘过,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分不清那个人,是不是真的已经死去……

如果是真的,世上……

真的有这种人……

就因为这种理由,害死了他……

“怎么,恼羞成怒了?乔安心,别假惺惺装好人了,你那个学长,也不是什么好人,他跟那个单绪梅,可是翻云覆雨不只一个晚上,不然你以为单绪梅为什么一直死心塌地跟着他?”她浅浅笑了下,“那种男人,怎么可能配得上我,只有易风……”

啪!

乔安心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这一下,替林进。”

啪!

“这一下,是告诉你,不要让我再听到,你喊那个人的名字……”

她打得极狠,安娜脸上,立马变了颜色,甚至沾染了血色,不知是她脸上的,还是她手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