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四十九章 谎言之始

怎么……可能……

他的身体……出了问题?

还是因为……那药……

有什么在脑中炸裂开来,乔安心几乎看不清眼前的安娜,谁都不知道,她到底用了怎样的气力,才能维持了这样站着的模样,她的手紧紧攥着,手心的疼痛感刺激着她濒临模糊的神智,她无数次的告诉自己不要冲动,面前的人是安娜……

安娜……

安娜与她,好像大多数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微妙着……

最初的时候,她是秦易风名义上的前妻,而她是他的现任名义上的女友,后来,她以林进女友的身份自居,而乔安心,则是……被林进拼了命保护也动了手段想得到的人……

仅有的中间的一段时间,乔安心以为安娜要与她成为朋友的……

安娜也曾说过,说过两人投缘,与她说过那些貌似贴心的话……

只是现在……

两人的关系,似乎又回到了最终。只是现在,乔安心才知道,原来她们之间的关系,一切的一切,都是架构在谎言之上的……

如果安娜说得是真的……

如果今天的一切都是真的,就代表着,她以往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也不对……

若说哪一句是真的,怕是只有那一句,她爱极了秦易风……

一场谎言……

她不止一次的,落入谎言里,从前是蒋明乐,后来,是林进,现在,是安娜……

但最让她心悸的,却还是……安娜……

这个女人,从始至终就在谋划了……

在她给秦易风下了那药的时候,不……

是在那之前……

在更早的时候,在她与秦易风那场假婚约的交易里,她告诉秦易风,说她有一个国外认识的男友,说与秦易风的订婚只是为了最后能与那个男人在一起……

连秦易风,都被她骗了去……

那么现在呢……

秦易风还相信她吗?

乔安心站在原地,这些念头暴风般的在她脑中席卷,纷乱、凌厉,每一个,都夹杂了自己的情绪,让她脑中炸裂似的疼……

安娜看着她,静静的继续,“易风身体有异的事,老太太定然是知道了,所以才会默许甚至支持我的行动,你知道,她再怎么喜欢你,若是你与易风在一起,注定不能生儿育女,不光是不能生儿育女,甚至易风碰都碰不得你,但是……他显然没有打算告诉你这件事,退一万步,即便你们结婚了,他……真的能做到不碰你?怕是单单为了不让你怀疑,他也会……”

她表情几个变换,显然也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几个呼吸后,才继续道:“我能想到这些,老太太肯定也想到了,所以乔安心,这一次,她定然不会让你与易风在一起。”

“而即便是你不同意,甚至不相信我说的这些,你大可这么走出去,”说到这里,她脸上的表情,甚至是隐不住的得意,在她精致温婉的脸上,突兀得诡异着,“只要我这么大喊一声,你信不信立马有人会冲进来,到时候,,我定然会被送进医院,而进了医院的后果,就是我会流产。而你,就是害死易风的孩子的凶手,害死秦家子嗣的罪名,乔安心,你凭什么认为你担得起?”

“不……”乔安心喃喃一般。

安娜的脸上,恢复了淡淡的微笑,道:“不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带你来的人,还在门口等着你。”

管家……

乔安心脑中想起……

不久前,她进来这里之前,管家确实说过,会在门口等她的话……

她还特意说外面冷,让他先回去就好,但管家婉拒了,只说是老太太吩咐过的……

现在想来,到底只是个巧合,又或者……

心底极力想要否认,但理智告诉她,若是真的……若是秦易风当真……

身为一个母亲,身为秦家女主人,老太太没有道理……不那么做……

安娜说的,极有可能的,是事实……

“还有,”安娜继续道,“一旦这件事闹大,我承认易风若是想,定然可以保下你,但你有没有想过他保你的代价。”她语气不急不缓,像在谈判桌上一般,冷静的分析着,看着对手在自己的话里……无处遁形……

她说:“他保下你的代价,不只是违背老太太的意愿,牵扯到子嗣的问题,很可能会上升到整个秦家都反对他的地步,他是秦家的掌权人,但所有人反对的掌权人,你会让他剩下的一辈子里,过得极累极累,这是对内。对外,他与母亲不合,是为不孝,身为掌权人,不以秦家最大的利益为重,是为不忠,抛弃有了他孩子的我,甚至于害死他自己孩子的你在一起,是为不仁不义,你将他陷到这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境地,乔安心,这就是你能带给他的。”

乔安心这二十几年的人生里,这几乎是最艰难的选择的时刻……

上一次,她面临着如此艰难的选择时,是在两年多前,那是……她远远看着夜总会的大门,看着灯红酒绿,看着人来人往,看着车水马龙,那里,绚丽的繁华,而她自己,独自深处泥沼,隐在黑暗里,逃不出,躲不掉。

而这一次,她甚至……比上一次更为的难受……

她从来没像现在的,厌恶自己的理智和怯弱……

是了,她的理智,无时无刻不告诉自己,安娜说的话,极大可能的才是事实……

是了,她太怯弱,她很想不管她的话甩身而去,但却深知,但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她也无法接受她口中的那些后果……

早在两年前,她本该坠入地狱,是秦易风救了她的,这一次又一次的,他给她以安稳的生活,给她一个身份,解她之心忧,慰她之心悸,他……

那么好……

她怎么能……

手心掐出了血,淡淡的血腥味飘在鼻端……

乔安心眼中的痛苦,倾泻而出。

安娜的嘴角,胜利得扬起。她不紧不慢的,继续抛出自己的牌,“但是,你若是应下了,答应彻底离开易风的生活,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以后的生活,至少,不会为钱财担忧。”

“我还有一个问题……”乔安心微垂了头,声音低低的。

“什么问题?”安娜重新坐下,面上的表情,已经是势在必得。

“无论如何,我要听实话……”

“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也没有骗你的必要。”安娜道。

乔安心呼吸不稳,“我想知道,你的谋划,从哪里开始的,你什么时候开始,就在编织这个谎言……”

安娜脸上表情不变,淡淡道:“在两年前。想不到吧,我出国的这段时间,目光却从未从易风身上离开,这些年,他一直是一个人,直到两年前,他把你带回去,替你摆平了家里的事,还跟你领了证……”

说到这里,她语气些微不稳,似乎那时的愤慨和嫉妒再次浮现,她深深一个呼吸,平静了自己的模样,继续道:“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定然是我的敌人。救一个人的方式千千万万,易风不是慈善家,就算是相帮你,也不必用这种方式,至于那所谓的挡其他女人?你觉得他是那种在乎这些的人?”

“所以,从那时起,你就开始布局了,是吗?”乔安心轻轻抬了头,“林进,是你那时找上的吗……”

时间上算,那个时候,也正是林进出国的时候……

安娜笑了下:“你倒是不那么傻,没错,我是那个时候找上他的。他家条件不好,在国外一个人生活,兼顾学业和生活,格外艰难,我找上他,答应给他钱,给他很多很多钱,如果他接受了这钱,将来无论如何,要帮我一个忙。”

“所以,你就要了他的命,是吗?”

并不温暖的房间里,彻骨的冷一般……

安娜瞳孔微缩,不过一瞬,却未逃过乔安心的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