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四十八章 难以置信

“小乔,我既然敢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就有把握不会让你出去乱说,”安娜的眼里,原本的温婉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浅浅的温柔下,满满阴鸷的光。

有那么一瞬间,乔安心似乎又看到了她的父亲……

这样的眼神,她从未想到过会在安娜身上看到……

这一刻,她才确定了……

那些疯狂又荒唐的话,竟才是所谓的事实……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好像之前所有的认知都被推翻了一般……

她紧紧攥着手指,“安娜,所以,你如此大费周章,只是为了……得到秦易风?”

安娜低低笑了起来:“大费周章?小乔,我总算知道了那句矫情的话,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呵呵,你永远想象不到我为此到底做了多少……”

“我出国,不过是为了变得更好,变得能配得上他,现在我回来了,整个夜城,能配得上他的女人,只有我一个!我不在乎他跟你那什么交易的婚姻,只要他以后是我的,我就能做到不在意,可是呢……”她抚在乔安心脖子的手越发收紧,“你们不是离婚了吗?你们的婚姻不只是一场交易吗?为什么他偏偏在意最多的还是你?我用了计,让他跟我假装要订婚,你知道吗?看到你还在他身边晃悠,用那劳什子的助理的身份,看到你那张假惺惺的脸,我就想这么掐死你!”

她的手在收紧,乔安心眉心皱起,抬手捏住她的手腕:“所以,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却还假装不认识我……安娜,你怎么能……”

“说我善于伪装?”安娜被她捏住的手动了动,但乔安心的力道也不小,她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愤慨,这一丝的愤慨看在她眼里,便更像是了笑话一般,她道:“是你自己太过愚蠢,我伪装是我的事情,却从没有强迫你相信,你自己愿意信我,乔安心,不用我说,你自己也应该察觉到了吧,你根本不适合站在易风身边,你能帮得到他什么?生意上的事你能替他分担吗?公司的事交给你你能处理周全吗?你甚至连我的话是真是假都分辨不出,你这样愚蠢,我怎么能把他让给你!”

“可感情,从来不是用这些来衡量的,”乔安心看着她的眼睛,“真正的感情,是没有道理可言的,或许你之前会定下种种的条条框框来划定将来要找的那个人的模样,但往往真正遇到了才知道,那个人的出现,往往是打破你已经定下的条条框框。”

她语气平静,那些不可置信在安娜赤裸的话里渐渐化为了平静,她道:“你不是秦易风,没有资格替他决定在他身边的人是谁。”

“你!”安娜眼底的阴鸷越发的浓郁,“还是一惯的牙尖嘴利,不过,不要用你之前对付那些女人的招数来对付我,老实告诉你,我在步下这个局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打算,今天无论如何,就算你不想答应,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答应!”

说着,她微微退了后,“小乔,我方才跟你说的,易风他不碰你,你不想知道是为什么吗?呵呵,你以为老太太真看不出我的把戏?她老人家一辈子在商场里,什么手段没见识过,你当真以为所谓的怀孕,她看不出真假?”

“你什么意思……”

“看你的表情,应该也有所怀疑了吧,”她说着,又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肚子,道:“这里现在没有孩子,不代表以后没有。但你,乔安心,你是永远不可能有孩子的!”

乔安心眉心皱起,她的样子,并不像是简单的污蔑,到这个时候了,脸皮撕破,丑陋的真相赤裸裸的暴露在阳光下,那些阴郁和腐烂,在空气里发酵酝酿……

“怎么,不信?”安娜笑起来,笑容里,满满的恶意……

她眼神在乔安心身上扫着,落在她的腹部,道:“你被安家绑走的时候,曾被喂过一种东西吧……”

乔安心脑中轰的一声,面上还维持着淡淡的表情,不过心却提了一瞬……

她在安家……

确实被喂过东西的……

难道……

不!

不会的……

这应该是安娜在借机唬她……

“你不会是说那药会让我没有孩子吧,”乔安心也笑了,“安娜,你不用说了,我不会信你。”

“你信不信不是关键,关键是老太太信不信。”

“老太太年纪大,但人不糊涂,如果当真怀疑我身体有问题,何不让我去医院检查?难道她会听你一家之言?”乔安心说着,脸上便带了不耐。

安娜闻言,在笑,不语。

那个笑,看得乔安心越发心烦。

“你有话便说,今天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想我们索性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开来。”乔安心看着她,面色渐渐冷冽,其实还有一个方面,就是……林进……

如果安娜一直是在骗她的,那么林进呢……

安娜与林进的事,秦易风也是知道的,甚至在安娜林进的幌子与秦易风交易的时候,秦易风就该知道了,所以……

安娜与林进的事,很可能就是……

林进也是知情安娜并不喜欢他,他们……是……

互相利用吗?

一想到这个,乔安心便下意识回避,这是个很难让人接受的……事实……

逝者已矣……

事实摆在这里,她甚至不想再去向安娜提及任何关于林进的事……

安娜看着她,缓缓开了口:“不久前,在我与易风的订婚典礼的前一晚,你去了南城。”

乔安心心中一动,“所以呢?”

她去南城的事,并不是个秘密,安娜能知道,也不算奇怪,但是,她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

乔安心看着她,知道她的重点,是后面的话。

安娜盯着她的眼睛,开口:“那一天,如果我没记错的,你也给易风喝了不该喝的东西吧。所以他才会在第二天突然倒下,是吗?”

乔安心瞳孔微缩。

她……给秦易风喝过的东西……

是蒋明乐给她的,当时她以为,只是简单的让他第二天昏睡一段时间……

后来发生了那些事……

她一度很怕,因为蒋明乐……明明是那么恨秦易风的,会不会给她的药,根本还有其他的作用……

她一度担心,小心的注意着秦易风的身体,但秦易风后来并没有怎么样,所以她也渐渐将这事放下了……

安娜此时提起这个……

联系到她所说的孩子的问题,一个念头在她脑中浮现……

乔安心呼吸一滞……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呢,因为你们俩身体中的药,他注定不能跟你有孩子!”安娜的笑容渐渐的扩大,像个胜利的女王一般,俯视着乔安心,“不仅如此,他其实也不应该碰你,那个药,你应该体验过了,很邪的吧,他在解了你身体里的药之后,就不能再碰你,碰你一次,他受的伤会一次比一次重……”

乔安心脑中嗡嗡的,她看着安娜,摇头:“不,我不会信你。”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是这样……

怎么可能……

短暂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安娜继续道:“不信?你是不敢信吧,不然,你以为那一晚,你们在一起之后,他怎么会突然出差,又怎么会明明告诉你出差,却依旧在夜城?”

“他不过是在治疗罢了,秦氏的总裁,身体出了问题,总是要保密的,所以……仅仅是由苏家负责罢了。”

苏家……

苏景辰……

思绪再次回到那个晚上,她跟周燃燃趴在灌木丛中,看着对面窗户上两个人影……

那个人倚在窗边,指尖夹一根烟……

现在想来,他当时……

身上穿的……

像是病号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