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四十七章 所谓荒唐

“你……”

乔安心看着她,呼吸顿住,心底突然弥漫的压抑,沉得她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安娜即便说这话的时候,依旧保持着微笑的模样,模样温婉,只除了那眼神里……隐隐的恶意。

乔安心握紧手指:“我不懂你在说是什么,而且,我认为那是我跟秦易风之间的事,与我们现在谈论的这些无关。”

“无关?”安娜笑容深了些:“小乔,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果关系的,你以为没有关联,只是因为你知道得少了,只是因为那些因果,是你没有看到罢了。”

“所以,你到底要说什么。”

“怎么,急了?小乔,你比我想象中,更能沉住气了,”安娜说着,重新坐下,慢条斯理道:“我以为你一听我的话,便会乱了阵脚,毕竟你比谁都清楚,我说的,是事实。”

事实……

她说的……

秦易风自从那一晚后,再没有碰过她……

这的确是……事实……

那一晚后,他的确是……

不管是多么炙热的吻,她甚至每一次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甚至已经以为他……

但他没有再继续下去过。

仿佛有意识的,在克制……

那一晚后,她身上的痕迹,好几天之后才褪了去……

身上的酸痛也是几天才渐渐消了去……

她甚至隐隐想过,他……在怜惜她……

但这种事……

这种隐秘的事,安娜怎么会……

她怎么会知道?

心里情绪翻涌,面上却没有多大波动,安娜看着她:“小乔,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她紧紧看着她,仿佛早已经看清楚一切的那种眼神,看在身上,乔安心莫名的难受,她微微避了眼:“我也说过,这是我跟秦易风的事,安娜,我不想跟你谈这个。”

“那是因为你心虚了吧。”安娜淡淡道:“你其实……怕我说下去的吧,怕我说下去,让你原本以为的一切,都崩塌了,发现你的坚持,其实……很可笑,是吗?”

她的手轻轻抚在腹部:“只要你想知道,我就可以告诉你,包括,一年前的事,只要你答应离开。”

乔安心看着她……

没有说话……

眼前的安娜,似乎已经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安娜了……

她给她的感觉,很是怪异,她隐隐觉得自己忽略了很重要的东西,这个念头在脑中闪烁,她极力抓着这个感觉,极力思考着那一丝的不对劲……

突然的……

一个念头在她脑中浮现……

随着这个念头的渐渐清晰,她的眼睛蓦地瞪大……

这是一个……

她从未想到过的,也……很大胆的念头,她终于察觉到……

安娜的怪异在哪了……

那就是她的反复。

从她一进门,安娜的话中便带了刺一般,在她应对之后,便是突然的说到林进,说到孩子的生死,她要她愧疚,要用这愧疚让她答应,可是……

却在她表示了不同意之后,便突然的就加了威胁的意味……

况且……

她的话,细细思考,本就是说不通的……

她说她父亲知晓这个孩子的来历,她说安家不可小觑,那……秦家呢?

她带着这个孩子嫁进秦家,就能完全瞒得过秦易风,瞒得过老太太?即便目前她用了手段让老太太以为这个孩子是她的,那么秦易风呢,秦易风未曾与她……又怎么会有了孩子,孩子的长相无法骗人,她就不怕孩子出生后老太太起疑心?

到时候……

难道不是一个简单的dna测定就能检查了?

她还说,是为了护住林进的血脉,但林进……

是厌极了秦家的……

让他的孩子顶着秦家的姓氏出生……

再者,就算是她准备孩子出生再与秦易风离婚,那么……老太太定然不会让她带走孩子……

到时候,她想带走孩子,只有一条路,便是她与秦家坦白,然后带走孩子,改名换姓。但……若是捅出了这事,莫说安家,便是秦家也不会放过她……

这……

根本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不管她说出什么理由,都是走不通。

乔安心的目光,慢慢起了变化,她后背发凉,缓缓后退一步,“安娜……你……你肚子里,其实,没有孩子的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

她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安娜看她的时候,即便是在说林进的死其实不怪她的时候,她的眼神……

始终都是带着恨意的……

她……

还是恨她的。

为了这恨,她便要逼她离开。

安娜的眼神,不过瞬间里,数不清的变化。

乔安心呼吸渐沉,眉心微微皱起,知道自己……很可能说对了……

“呵呵……”安娜突然笑了,她微微歪了头:“乔安心,你比我想象中……更聪明一些。”

她的手,无意识摸着桌上叩着,声音缓缓:“看来,我想让你自己主动离开的想法,怕是实现不了了。”

她蓦地起身,乔安心紧紧看着她。

安娜再次伸手,在自己的腹部抚了下,“这里,的确没有孩子。”

她顿了下,笑容渐渐大了起来:“不过,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

“乔安心,我方才说过,易风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碰你了,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有正常的需求,没有在你这里索要,就证明在别处得到的满足,你说,是吗?”

即便是说着这样不合身份的话,她的模样,依旧矜贵……

她的暗示那么明显,乔安心哪里有不明白的道理,只是……

“安娜,你以为你说这些,我就会相信吗?”她皱了眉,“今天,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林进的事,我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减轻一点你的难过……他走了……我也很难过,可是……如果你要我用秦易风换……”她说着,摇摇头,“不可能的,安娜,我不可能因为这个就离开秦易风,我爱他,不比你爱林进的少,我不会答应离开他,今天的事,我不会出去乱说,但前提是,你要善后了……”

那天之后,她就做了决定,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秦易风,除非他……不要了她。

安娜听着她的话,脸上的笑容一直未退了去,反而越发的怪异……

“林进?”她勾着嘴角,“呵呵,林进?”

她说着,缓缓上前,抬手,握在乔安心的脖子,轻轻的,柔柔的,并未用了力气,只是做了个掐的动作,嘴里的话,更是柔得好似情话……

她说……

“林进算是个什么东西……”

“小乔,您当真是天真得很,我说我喜欢林进你就信了?你见过我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吗?你听过他提起过我吗?你除了从我嘴里听说的,其他的,你一无所知,可笑的是,你竟然就相信了。”她贴着乔安心的耳边,气息洒在她的耳边,好似毒蛇吐了信子……

“他算什么东西,能值得我去喜欢?”

“呵呵,小乔,自始至终,我喜欢的人,就只有一个……”

乔安心瞳孔收缩,心跳几乎停止……

耳边听到的话,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她……荒唐的臆想?

可安娜的声音,分明还在她耳边响起着……

她说……

“或许你忘了,在我还是易风未婚妻的时候,我与你谈过,我说我爱极了易风,甚至爱到……不介意与你共享他,不介意你这个第三者的存在。”

“现在,我来告诉你,我当时说的,一半真一半假。”

“真的是,我真的……爱极了他……”

“假的是……我介意他身边任何一个女人的存在,别说是共享,单单是多分了他一个眼神,我都嫉妒得要死,我都恨不得……刮花了那人的脸……”

“小乔啊,听我的,乖乖离开了他,不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