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四十五章 没有资格

一份……报告单……

孕检的……

乔安心的目光落在名字的一栏,赫然是……

安娜。

老太太看着她,“乔乔,娜娜有了易风的孩子。”

安娜……

有了秦易风的……孩子?

乔安心目光从那张纸上,再落到老太太脸上,老太太的神情告诉她,这显然不是个玩笑……

“乔乔……”老太太的目光带了心疼,道:“我知道你一时难以接受,我知道的时候,也着实吓了一跳,我怎么都没想到,易风那孩子……唉,他们兄弟两个,从易晟到易风,怎么都……”

老太太说着,脸上神情也是难过,再怎么女强人,到底还是个母亲,两个儿子都是未婚先有子,让她怎么都不是滋味……

她长长叹一口气,缓和下语气,道:“乔乔啊,你跟易风看来,到底是……有缘无分啊。”

有缘无分……

这个词落在乔安心耳中,针扎似的疼……

她好似此刻才惊醒一般,蓦地道:“不对,这个一定是假的!”她将手里的纸紧紧捏着,对老太太道:“伯母,这个一定是假的,是伪造的,秦易风他不可能……”

那个男人,怎么可能……

老太太深深看她一眼:“乔乔,你想的这些,我都想到了,这份报告,是秦家的医生二次检查后作出的,报告肯定不会错,乔乔,但凡有一丝怀疑,我都不会跟你说这个话,今天是除夕,我本不该这么说,但这种事情,长痛不如短痛。”

乔安心张张嘴:“不……”

“乔乔,这是秦家的规矩,一旦有了子嗣,就绝对不许流落在外,唉……”她深深叹一口气,“私心里,我老太太更希望你做我儿媳妇,但娜娜……唉……也是个好孩子,如今有了孩子,唉……”

老太太一句话未说完,便是好几声叹息,这么个日子里,谁能想到要……

乔安心依旧捏着那张纸,微垂了头,“那……秦易风他……知道吗……”

老太太摇摇头:“他还不知道,想来这件事,是意外的多,娜娜那边,也是意外情况下被她父母发现了单子,昨日,安家人来过,明着是因为生意的事,实则,是因为这两个孩子的事。”她脸上一抹坚定的痛意,“这件事,还没有告诉易风,一方面,现在时机还不合适,另一方面,不管是不是意外,娜娜有了孩子都是事实,秦家的男人,责任从来是第一位,就算他再不甘愿,也必须娶了娜娜。”

乔安心呼吸一滞。

老太太的语气,不容置疑。

她知道,这是劝告,也是……告诉她,秦家的态度。

她嫁给秦易风的两年里,两人只是交易关系假夫妻如何能有孩子,那两年里,老太太每次见他们,总要有意无意提起孩子的事,老太太一辈子为了秦家打拼,生秦易风大哥的时候年纪已经很是不小,现在身体也不是很好,所以对唯一一个没有孩子的秦易风,格外心急,但在心急,她也没有逼过乔安心,电视上那些恶婆婆的形象,更是与她一点不搭边。

老太太惯常对她好的,只是……

只是现在,是原则问题……

“所以……您是要我,主动离开秦易风吗?”乔安心手指攥紧,语气轻轻。

老太太顿了下,还是点了头,“乔乔,你不要怪我心狠,这件事,总有人要说,即便不是我,难道要易风来说,所以我想啊,这个恶人啊,就由我这个老婆子做了。”

乔安心没有说话。

老太太继续道:“我知道你是个识大体的孩子,你在我心里,跟女儿差不了多少,以后,不管你是打算继续在夜城,或是离开去哪里,有哪里需要帮忙的地方,我老婆子虽然不比当年,但在这个周边,许多人还是给我几分薄面的,还有你母亲的事,治疗方面你不用担心,你是个孝顺孩子,你跟易风的事,不会影响到你母亲的治疗,这个你只管放心。”

母亲……

老太太果然是,什么都看在眼里……

“若是我不声不响离开,秦易风他……”

“所以这就要看你了,乔乔,”老太太看着她,深邃的眼里,是长久时间累积下来的睿智和洞察,她道:“乔乔,想来,这两年里,你也是了解了易风的,越是了解,应该越是知道哪里下手最为合适。”

乔安心掐着手心的手几乎陷进皮肉,她极力维持了面上的表情,“我想见一下安娜。伯母,我懂您的意思,但……我要先见一下安娜。”

“乔乔,你现在见她,不是个好时机……”老太太道。

乔安心懂她的意思,不管她这个时候见她的目的是什么,落在其他人耳里,都免不了她带着恶意的意思……

乔安心抿唇:“我知道,但我想见她一面,伯母,请您安排。”

除夕,她要见到安娜,并不容易,若没有合适的理由,她本是无法见到,老太太的意思,显然是要她……及早做决定,与秦易风,尽早断了……

秦启佑昨日说过,安家的人到了秦家,乔安心不难想象,安家那边,想来给的压力也是很大,原本安娜与秦易风的婚约,便是安家甚至不惜绑架了她也要维护的,且不说这一次出了这件事……

至于安娜肚子里的孩子,不管她怀孕与否,她是断然不信与秦易风有关……

尽管,尽管她曾看到他们从酒店出来,但……

她……

还是信他。

老太太看着她,似乎在揣摩她的意思,很快的,她便点了头:“好,我来安排。”

……

老太太说会安排,果然很快,秦易风便接了一个电话,说临时有些事,要他去处理,他便跟乔安心说要出去大概一个小时,乔安心听着他带着解释意味的话,心里五味杂陈,只说让他先去忙就好,她在这里等他回来……

秦易风一走,老太太便将她再次叫了进去,“乔乔,秦宅后面的宅子,我原是打算老了之后搬进去的,这不这些年身体不好,他们兄弟不肯让我搬走,便一直在这里住着了,那宅子也空下来了,你若要见娜娜,我想那里还算合适。”

乔安心没说话,只点点头。

老太太又叹口气,便叫了人带乔安心去后面的宅子……

外头冷得很,乔安心出来便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呼出的白气在她面前快速凝结又消失,她心底也像结了一层细细的霜,明明并不厚重,却冰得难受……

管家将她带到秦宅后面不远处的宅子,便示意乔安心可以进去,并说自己会在外面等她一起回去……

乔安心顿了下,与他道了谢,抬脚进了宅子……

这是一处古色古香很有韵味的宅子,即便是在冬天,也能感觉到格局的雅致,她径直往前走,知道安娜就在最显眼的那个房间里……

门虚掩着,她伸手推开……

“我还以为,你会记得先敲门。”房间里,安娜坐在主座上,笑容温婉大方,女主人一般。

乔安心顿了下,“若是真需要敲门,一开始便会关了门。”

“在家里,总是随性些,不关门也是正常。”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是秦家,不是安家。”乔安心淡淡道。

安娜笑意更深:“小乔,你该知道的,秦家与安家的关系,很快便可更近一步。”

乔安心站定:“安娜,你何必如此,就算是为了报复,又何必搭上自己的一生,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还是以谎言为代价,你觉得……值吗?”

安娜微眯了眼。

从座位上起身,她慢慢朝乔安心走来……

“值吗?”她依旧笑着,“小乔,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就是你。”

“我以为你至少有一点的,会愧疚,但小乔,你倒是出乎意料的冷血,看样子,你是忘了你林学长的死了吗?”

林进……

乔安心心下一沉……

这是她……

永远的心结。

“你知道林进是独生子的吧,他年纪轻轻就这么走了,乔安心,你说,如果他留下了一丝血脉,是不是应该享受更好的?”

她在她耳边说着,语气温柔,乔安心却背后一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