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四十四章 辜负了你

过年,与我们来说,总是一年里最为重要的节日,在这个最重要的节日里,聚在一起的,也是最为重要的人。

乔安心坐在车里,望着秦宅的大门,隐隐的紧张。

老宅的规矩,除夕这天只有本家人在场,所有的拜会都不会接受,今天里,到这里的,都是秦家最为亲近的人,乔安心并不是第一次见,以往的两年里,她不止一次与他们打过交道,此时,却还是紧张了……

终究还是因为……身份吧……

那个时候,她是明面的秦太太,是这个家半个女主人,而现在……

她与秦易风离婚的消息怕是早就传了开,即便夜城外部没有任何消息,但在本家里,有方入云闹得那一遭,怕是无人不知晓她的身份了……

她深吸一口气,脸上扬起一抹笑,不管怎样,这些都是她需要面对的……

车子停下,早有人等在门口,见秦易风下车,躬身称呼,秦易风点了头,打开车门,乔安心慢慢走出,今天的她,穿了件红色的外套,颜色在这个年节里不见多么显眼,样式上也是比较简单低调,她拎着几个袋子,那是给老太太等人的礼物。

“先生,小姐,老太太早就在念叨你们了。”老管家笑呵呵道。

秦易风抬手牵了乔安心的手,“进去吧。”

乔安心点点头,抬脚跟他走去……

大门打开……

淡淡的说笑声传来……

秦宅本就是比较传统的风格,因着过年早早的做了布置,一开门便是浓郁的年味,在这气氛里,隐隐的说笑声传来,瞬间的功夫,乔安心几乎没有从外面凛冽的寒风中缓过神……

秦易风的手依旧牵着他,那边,管家已经快步去跟老太太报告,“别怕。”秦易风微微转头,几不可察的道。

声音温温的,乔安心心下定了定,她缓缓了点了头……

“易风,还站在门口做什么,还不快些带乔乔进来?”老太太的声音传来。

秦易风牵着乔安心,朝那边走去……

老太太穿着中式的定制服装,多日不见,依旧是笑容慈和精神矍铄的模样,一接触到她的眼神,乔安心心底最后的不安就渐渐消散,她脸上的笑容也真切起来……

“伯母!”

说着,不由的朝老太太那边走过去。

“乔乔,快些过来让我看看。”老太太把她拉到身边,抚着她的手不住道:“你说你这个孩子,这么久的也不来看我,要不是过年你说你是不是还不来看我?”

“妈,安心前段时间一直没空。”秦易风道。

“好好好,我知道你向着她,”老太太笑起来,“你们看看,我还没说几句呢,这就护上了。”

乔安心耳根红了红,“伯母,不是,就是前段时间事情比较多……”

“好了好了,不用解释,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嘛,总是事业为重,其实这里头,最该说的就是易风,一天到晚就知道忙工作。”老太太嗔怪道。

“妈,易风毕竟管着咱们风华这么大一个公司呢,能不忙吗?”说话的是方晓,自从出了方如云的事情后,方家部分转移到了国外,剩下的国内的产业已经不温不火,方晓整个人也低调了许多,不过也因着这些事,对秦易晟倒是好了许多。

乔安心赶紧起身,与她和秦易晟打招呼,又把礼物拿过来,一一带给他们,方晓虽然依旧跟乔安心不对付,但到底还是不跟她明面上过不去了。

秦海灵一家并不在,到底是嫁出去,总要顾及婆家,所以除夕这天,她最多只有晚上会来秦家吃个团圆饭。

秦启佑不知怎么的也不在,乔安心便问老太太,老太太说到秦启佑,脸上就止不住的乐呵,道:“启佑那孩子啊,明明那么大个小伙子了,跟着易风在公司也历练一段时间了,你说好歹也该长大了吧,但还是个孩子脾性,这不,带着启泰和启霖两个去玩了,在后院咕咕叨叨的也不知道弄什么呢,这会知道你来了,应该也早跑过来了……”

正说着,就听到秦启佑的声音传来,“安心,安心来了吗?”

他穿着件卫衣,带着厚厚的帽子,后面还跟着启泰和启霖两个,若不是一米八的个子,看起来便更像个孩子了。

秦启泰和秦启霖站在秦启佑身后,有些怯场的跟乔安心打招呼,乔安心便招呼他们过来,把带来的礼物分给他们,两个人到底还是孩子心性,拿了礼物开心的玩起来,秦启佑叹口气:“安心,你只管给他们两个,不对……”他左右瞅了一眼,“我怎么看着除了我,大家都有礼物了?安心,我的礼物呢?”

“启佑,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也好意思跟小孩子计较。”

“奶奶,我再怎么大,在您跟前可还不是个孩子吗,再说了,不只是启泰启霖,您看您,二叔二婶大家都有礼物。”

乔安心笑道:“也有你的。”乔安心说着,把东西递过去,秦启佑这才嘿嘿笑起来,老太太宠溺的看着他:“你看看你,说是大家都有礼物了,没看见你小叔身边没什么吗,还好意思讨礼物。”

秦启佑撇撇嘴:“才不是啊,小叔的礼物啊,才是最好的礼物……”

“哦?你小叔有什么?”

秦易风正喝一口茶,听闻此言,也看向他,便见秦启佑挑眉:“小叔的礼物啊,当然是给我找了个‘小婶’啊!”

此言一出,大家都明白过来,笑声在房间里传来,乔安心也笑,目光忍不住朝秦易风那边看去,却见秦易风也正看着她,两人目光接触,浅浅的碰撞,火花肆意。

气氛如此融洽,只是……

老太太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嘴角的笑意却隐在眼底……

细微的遗憾。

今晚的正菜是在晚上,所以中午与往常并无太多差别,饭间,谁都没有提起乔安心与秦易风的以前,也没有人提起安娜,在这氛围里,仿佛之前乔安心与秦易风的离婚,仿佛秦易风与安娜的婚约,都不曾存在过一般……

饭后一会,老太太到底是身体不太好,习惯性的午间要休息,便招呼着乔安心扶她进房间休息一会,乔安心自是愿意,搀着老太太便往房间走去。

“乔乔啊,我这几个孩子里,易晟性子闷,自打娶了方晓的事就一蹶不振,这大半辈子啊,就因为女人缓不过了,海灵呢,心太大,易风呢,更是个冷性子,公司交给他我最是放心,只是也心疼他,他惯常是个什么都不说的,尤其是不好的,都是一个人扛着,”老太太边走边说,说到这里,顿了下,拍了下乔安心的手,“往年,有你在,他虽然不说,但也没有以前那么冷了。”

乔安心乖顺的听着,嘴角忍不住扬起了一些。

扶老太太进了房间,她在床边坐下,也拉着乔安心坐下,乔安心这才注意到,她的神色,与往常些许的不同。

“怎么了,伯母?”她道。

老太太叹口气:“乔乔啊,你知道我很喜欢你,那两年里,当你是亲女儿似的,但乔乔啊,缘分这个东西很是奇妙,你叫了我两年的‘妈’,谁想到现在只能叫‘伯母’……”

乔安心手指微紧,直觉的,老太太的话还没完,果然,她长长叹了口气,道:“乔乔,如果可以的话,我肯定是希望你做我的儿媳妇,但现在看来,我们娘俩的缘分,怕是要止于此了。”

“伯……伯母……”乔安心呢喃一般,“您……的意思……”

怎么会……

方才不是……

一切都好好的吗?

“是易风辜负了你。”老太太说着,拿出一张纸,递到乔安心面前。

乔安心手指轻颤,接过,却蓦地瞪大了眼……

这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