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四十一章 带你回家

乔安心不知道秦易风做了什么,周燃燃与苏景辰之间,小小的波澜之后便又和好如初,乔安心问起周燃燃,她只傻笑,就是不说,乔安心便也不再问,只是他们和好了,她就放了心。

离过年时间越来越近,夜城反而空了起来,过年的气氛倒是足,但是人却是少了,不少人都赶回老家过年了,周燃燃拉着乔安心买了好些过年的东西,还一直准备着给苏景辰的礼物,这些日子,秦易风几乎每天都会来看她,大部分时候,两人都是一起吃饭,对于那天晚上的事,谁都没有提起,秦易风也更忙了起来,总是待不了多久就又离开,那天之后,他也没有在乔安心这里过过夜。

而手机上……

乔安心与那个陌生号码的最后一条信息就是她发的:你是安娜吗?

对方没有回复,也没有新的消息传来,好像那天晚上的事,随着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消散在了黑暗里一般,乔安心不再想那些事,既然选择了相信秦易风,她便不想再胡思乱想,她每日里,大部分时间都在画画,因为对画作越发的了解,她画得越发的快了,随着年关将至,她的作品也将近结束。

她母亲那边,她与南城那边一直没有断了联系,但那边说,要让陈凤兰在过年前回夜城还有些困难,现在治疗正在中后期阶段,如果顺利的话,不出明年春天,她就能接陈凤兰回来了,乔安心虽想与母亲一起过年,但也知道还是母亲治病最为重要,只得作罢,再者,医生也说,陈凤兰治疗中,现在不建议她来探病,因为正是关键时候,所以让他谅解,乔安心听闻此言,虽然遗憾不能见到母亲,但还是选择听医生的话,她万是不敢拿母亲的身体冒险。

如此下来,她能做的,就是画画了,距离过年还有三天的时候,秦易风来了,看她摆在家里的东西,乔安心便道:“这是预备过年的,之前跟燃燃一起买的。”

秦易风目光移过,“过年,去老宅如何。”

乔安心一顿,没想到他会说这个……

之前的两年,过年时,她都会至少一天,待在老宅,剩下的时间,便是与她母亲还有周燃燃一起,那个时候,对内,她总还是顶着秦太太的名号,总有些事要应付,总有些场合要参加,但现在……

她……

“可是……”她抿唇,上一次,老太太寿宴时……已经挑开了她与秦易风已经离婚了的关系……

离婚不过半年,就……

她想过要面对,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秦易风看着她:“你若不想去,便不去。妈那边,我已经与她说过。至于其他人,更不需担心。”

老太太那边,他说了?

“你……你怎么说的?”乔安心不由紧张了下。

秦易风眉眼和缓,“自是实话实说,当初离婚时,最不同意的,是妈,现在和好,她自然是高兴的。若是你去了,她老人家肯定会更高兴。”

乔安心心下松了口气,老太太一直对她很好,就算那个时候,在她的寿宴上,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她也从未苛责过她……

乔安心知道秦易风说的其他人是什么意思……

在秦家,除了老太太之外,秦海灵还有他的二嫂……并不待见她……

乔安心面上一抹犹豫:“就算被说什么,我也不会在意,只是怕……怕耽误了大家的心情。”

有老太太在,秦海灵几个,就算是再怎么看不惯她,想来也不会怎么闹,但夹枪带棒的话,怕是少不了几句了,她不怕被她们说什么,就是影响了老太太的心情……

“有我在,不会的。”秦易风过去,抱住了她,“到时候,谁让你不痛快了,我加倍给你还回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

“嗯,我知道,不光要加倍还回去,关键是还要确保没有下一次……”

“不是……”乔安心抬头,反驳他,一抬头,却见他眉眼温温的望着她,在她呆愣的目光里,低头吻了过来……

一小片阴影罩下,乔安心轻轻闭了眼……

这是个轻柔的吻,他的每个细微的动作,都能让她轻轻颤抖,她细小的反应落在他眼中,激起他更深的动作,这个吻,也越发重了起来……

他揽着她的腰的手,力道大了起来,另一只手,在她背上抚动……

乔安心不由的,嘤咛出声……

下一瞬,回应她的,便是他更加激烈的动作……

她呼吸不稳,随着他沉浮。

两人的距离,暧昧的紧致,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

脸色不由的,涨红……

他终于松开她,看着她喘息不稳的样子,眼底赤红。

乔安心被他目光里的炙热和隐忍惊到一瞬,随即脸上便是更深的颜色,她轻咳一声,“你……”

出口的声音,意料的沙哑。

秦易风的声音比她沙哑更深,他道:“到时候在家等我,我接你一起去老宅。”

“好。”乔安心点头,又突然想到什么,抬头道:“对了!我答应燃燃跟她一起过年了!”

秦易风挑眉:“就算你答应了,恐怕她也不能跟你一起了。”

“你的意思是……”乔安心瞪大眼,“难道苏景辰……”

秦易风点点头:“嗯,不出意外的话,景晨今年会带她回去。”

这就是正式见家长了……

乔安心眼中惊喜闪现,随即又不禁担忧:“那……苏家的情况怎么样?我之前也不了解,燃燃去了会不会被欺负,她家里情况你也知道,苏家会不会看不起她……”

上方传来秦易风低低的笑声,他摸摸她的脑袋:“这些,都有景晨,如果这些他都没考虑到并且解决了,是不会带周燃燃回去的。”

“那就好……”乔安心笑起来,“我之前还一直觉得苏景辰不靠谱,没想到他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了。”

“那我呢?”

“嗯?”

秦易风微低了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你对景晨越来越刮目相看,那我呢?对我的感觉越来越怎样?”

乔安心被他这个动作弄得,耳根红了红,脸上褪去的温度又重新高了些,她顿了下,“我……没想过。”

“没想过?”他说着,声音如常。

乔安心却在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危险的意味,她立马道:“对,没想过。毕竟……毕竟你与苏景辰不同的,苏景辰与我来说,我更多的是会担心他对燃燃不好,或者辜负了她等等,所以这么说来,我关心的其实是燃燃,而不是他。”

她顿了下,抬手揽住他的脖子,踮脚趴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在我心里,你总是不一样的,所以……你不必跟他比呀。”

她的气息落在他的耳侧,他抱着她的手紧了紧。

她说完,很快恢复原来的位置,秦易风眼底隐着的光,越发的明显,他呼吸沉沉:“安心……”

“嗯?”

她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却见他目光沉沉,道:“没什么。”

她却见他眼中分明有不一样的东西,正要说话,却被他揽在怀中……

她听着他的心跳声,咽回了原本要问的话,轻轻抬手,反抱了他。

……

楼下,一个裹得厚厚的男人,仰头注视着这一层里,晕黄的温暖的灯光,他全身裹在厚重极有质感的大衣里,身形瘦削,带着大大的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

略浅的,琥珀色的眼睛。

所有的事情都有解决的时候,所有的阴谋,都有曝光的时候……

这个新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