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四十章 若你信我

他沉默许久。

似在权衡,也似乎,在措辞。

良久,他终于开口,“安心,这件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但具体如何,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

他眼神里,有什么东西,从极深极深的地方涌上来,将她牵绕其中,“我总不会害你。”

他说着,声音低低的,叹息一般。

乔安心顿了下。

“不会害我……”她眉眼微敛,“你知道吗,世上最可悲的理由就是……为你好……”

“其实,上车之前,我就知道了,或许,我最想要知道的事实,你不会告诉我,至少,现在不会告诉我,如果你可以告诉我的话,早在四天之前,或者说五天之前的那个晚上,你就不会……骗我了吧。”

她笑了下,带着些自嘲的意味。

“这些……我其实都知道,但还是忍不住……不死心,总想听你亲口说了……”

“再给我一段时间。”他突然道,“很快,很快就能告诉你了。”

他看着她,眼里从未有过的模样。

乔安心摇摇头:“那是以后的事了,最近……我想我们还是暂时不要见面了。”

她顿了下,继续道:“你总有你要忙的事,却不能与我说,便免不了骗着我,或者干脆让我一人纳闷,所以我想……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我,我只想一个人画画。”

他的眼中,极快的闪过许多东西,她看不懂,却能感觉到里面的沉重……

“还有,苏景辰那边,虽然不知道他在你们在忙的事情里,扮演着什么角色,但燃燃也已经怀疑一些,或许你安排事情的时候,可以多考虑一下,他们两个到这一步不容易,快到年关了,我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了。”

他眼神沉沉,点头。

乔安心不再看他,看向窗外,“那,再见。”

说着,她推门下车,却没有推动,她顿了下,“我要下车,开下门。”

他却没有应声,她也始终没有转头再看他。

只感觉车门打开,却是他下了车,他拉开她的车门。

乔安心目光微低,自顾下车,却被他拦在了车里,他的手撑在门口,她不得不抬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还以为,你打算不再看我一眼了。”他却道。

乔安心极快的,避过眼去。

他身子微动,却是往前又走了一步,乔安心直觉身子后仰一下,“你做什么,让开,我要下车了。”

他不说话,只是继续往前,竟是要从这边上车……

“你……”乔安心伸手要推他,却一把被他抓住了手。

他的手,比她的还要凉一些,握着她,“安心……”

这一声安心,带着往常不同的意味……

乔安心蓦地往回抽自己的手,他却始终不放,力道掌握得极好,不会让她觉得疼,却也不会让她挣脱开来,乔安心恼怒:“你到底要做什么!”

“上车,”他看着她,“我要上车。”

模样,不同以往的冷冽,今晚的他,格外不一样……

她无法,只能身子退后,坐到另一侧,他随即上车,车门关上,车上的温度,渐渐升高,乔安心的手,落在另一侧的门边……

却被他拉住了那只胳膊……

两人……变成面对面的姿势。

乔安心的目光,依旧落在一侧,并不看他,“你这样的话,我会以为你还有话要说。”

“是。”他道。

回答得毫不犹豫,他们距离很近,比方才近得多,近得,乔安心能闻到他身上不同以往的味道……

这味道……

带着安娜身上的香水味,还有一丝其他的,她并不能闻得出,但只是这样,她的呼吸便滞了一滞,脑中再次闪过那些照片……

她声音冷了几分:“那秦总有话可以快些说,毕竟,时间宝贵。”

“你生气了。”他说着,语气在陈述。

“或许吧,但这不是重点,秦总到底要说什么。”

“你是我的女朋友,你生气了,我不能这么让你走。”

这话落在乔安心耳里,她蓦地抬头,见他的表情,并无玩笑的意思,他是认真的在说,可是……

女朋友……

他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这是第一次……

他如此给了她一个身份……

从前,在那两年里,即便有那一纸婚书,他都不曾承认过她,后来,他要她做情妇,而现在……

他终于给她一个身份,却……

是在这种情况下。

“我……是吗?”她不由出声,声音低了许多,只是……让听得人心里,生生的疼。

“你当然是,”他看着她的眼睛,“你是,也只有你是。”

“安心,不管怎样,骗你不是我的本意,如果可以的话,我不会选择这种方式,但你要相信,我做出这番决定,想过的不比你少,这一定是与我们来说,目前最好的解决方式我才去做。”

他的手,轻轻将她额前的碎发拨开,“我们之间的路,还有些小小的障碍,但这些,你都可以交给我,我只要,你信我。”

他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从未……有过这种语气。

她……从没想到,那个秦易风,有这种费心解释的时候……也从未想过,他的眼神,有如此温柔的时候……

他说她知道所有可能带来的后果,但还是如此选择,他要她,信他……

乔安心脑中,瞬间的冒出许许多多的念头,她迅速消化着他的话,在各种情绪翻滚间,道:“所以,你说的,我们之间的障碍……与我有关,对吗?”

她想到很多,林进走了之后,她几乎下意识的,不去想任何与他有关的事,可今天,在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那些与自己有关的照片……

那些恶心的,伪造的照片……

还有,信……

那些东西,林进并不知道……

也就是说,她最不愿意相信的,除了林进和单绪梅之外的,在那件事里,还有其他人的痕迹……

而除了这些的,更久远的记忆也一并传来,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蒋明乐,想起他……在最后一次的见面里,对她无声说出的话……

脑中的东西,沉得她疼。

秦易风没有否认,手抚着她的发,“别担心,这些都会解决。”

乔安心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眼神里,渐渐的平和……

“我送你回去,景晨那边,你说得我记得了,是我疏忽了。”他说着,轻轻揽住她,“抱歉……再等等。”

乔安心趴在他的胸口,耳边,是他有力的心跳,还有他的话……

若不是她万分肯定了这人就是他,若是从前,她怎么都不会想到他……还有这样一面……

他惯常的冷冽,惯常的习惯命令,惯常的不会解释,但……正因如此,他今晚说的,才更加让她无法不……乱了心跳……

说她没出息也好,这样的秦易风,她无法说出生气的话,也无法不……不信他……

她在他怀里,轻轻点了头:“好,我信你。”

他低头,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这一吻,好像在她心头一般……

短短几个小时,她像是经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浮沉跌宕大起大落……

车子重新开动,这一次,是他送她回去……

他将她送到门口,并没有进去,乔安心知道他定是还有事要忙,现在想来,或许她的突然出现会打乱他的计划……

但当时,她根本想不到那些,满心里,只是想要他一个解释,想听他一个否认……

安娜……

她半倚在床上,忍不住拿出手机,手机上的照片,她没有给秦易风看……

她伸手,点了回复:你是安娜吗?

虽如此问,但心里大半已经有了答案。

这是她……与安娜之间的事,直觉的,她不想告诉秦易风。

她总要,也为他们之间,做些什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