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不是巧合

窗外,车水马龙,她静静坐着,眼睛定定的望着对面……

进进出出的人,停下又开走的车子,渐渐冷却的咖啡,却始终不见那个熟悉的人影……

乔安心坐在那里,已经不记得到底过了多久,她手无意识的放在手机上,手机再也没有响起,那些照片却在她脑中不断回放,时间一分分过去,她心底开始想,或许这不过是个拙劣的谎言,毕竟,她比谁都知道,这些照片,尽是可以伪造的,至于她给秦易风打过电话后收到的短信,现在想来,那是正常人的本能吧……

在看到那样的照片后,第一时间联系当事人,不是很正常的吗?

那条短信,或许只是对方算准了这一点吧……

她这么想着,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钟,距离她来这里几个小时过去了,她起身,准备离开,却……

最后一次看向对面时……

那个她一直等待着却不想此时看到的身影,出现了。

已经过了凌晨,所以,今天,是他说好的,回来见她的日子,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们的通话里,他还告诉自己,今晚一起吃饭,他也说过的,他仍在出差……

可是现在,却出现在夜城酒店的门口。

乔安心站起的身子立在原地,目光紧紧随着那人移动,几乎无法动弹……

他的身侧,一个女人,背对着她,看不到模样,只看到,她穿了件复古样式的斗篷,斗篷的帽子也戴了起来……

两人站在酒店外面,应该是在等车子开过来……

乔安心只觉一股血只冲脑中,让她眼中通红一片,脑中空白一片,她抓起包,连外套都忘了带,就冲出了门,车子,往往来来,看着对面两人面前,车子已经开了过去,她脑中只剩一个念头……

不能让他们走掉……

无论如何,她都要他当面一个……解释……

无论如何。

她朝对面跑去,凌晨,车子并不算多,但对于她这种行为依旧是扰乱了交通,以前,她看到电视上有这种情节,总是暗道编剧的夸张,如此危险的事,到底是有怎样的理由,让一个人失去理智到这种程度?

但是现在,她明白了……

急速停下的车子,尖锐的刹车上,燥乱的喇叭声,还有人的怒喝声……

似乎有道看不见的屏障,将她和这一切的一切隔绝,她能看到的,只有那两个人影……

那两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路上的躁动,几乎同时的,他们往这边看来……

乔安心耳边,只剩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喝了几杯咖啡的她,胃里不舒服得想吐,眼前黑黑白白,离得越近,反而越是看不清他们……

甚至那个女人的脸,她也看不太清楚……

明明睁大了眼睛的……

终是过了马路。

她站在路边,急促喘息。

秦易风站在车前,看着她。

她……

应该认出她了吧……

乔安心眼中的情绪,是她自己都看不到的强烈,她只是一顿,便大步朝他们走去。

每走一步,她心下,就滋生出不一样的东西……

看起来不短的距离,她却感觉很快就走到……

车子停在那两人身前,秦易风看着她,眉心微皱。

却没有一丝慌乱。

而……

站在他身侧的女人,裹在大大斗篷里的女人……

乔安心终于看清了模样,是……

安娜。

这个结果,似乎并不意外。

她站在两人面前,并不看安娜,微抬头,直直望着秦易风:“你怎么在这里。”

声音,比她想象中的平静,语气,却带着不可忽略的戾气。

她想,自己此刻的模样,肯定像个不依不饶的泼妇一般,惹人嫌。

但……

就是忍不住。

她气息不稳,手紧紧握着拳,只是幸好,面上还维持着冷静的模样……

她笑了下,“不是说出差了吗?”

眼神里,依旧是咄咄逼人……

身体里仿佛还藏了另一个自己,那个自己摇头看着她,乔安心,你这样,可真难看啊。

难看……

她何尝不知……

只是……

“小乔,你不要误会……”秦易风身边的安娜,斗篷下露出精致的小脸,脸上,依旧往常一般的,做着最和适宜的表情……

“抱歉,我在跟他说话。”乔安心道,语气淡淡,眼神,并没有看她。

她于安娜……

如果可以的话,她不想与她站成如此对立的局面,她曾说过的,要抢走秦易风……

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吗?

那……秦易风呢?

乔安心紧紧看着他,看着他幽深的眸子,即便这种时候,也没有半点的慌乱,仿佛那个说谎的人,并不是他一般……

这个男人……

她曾爱极了他这个样子,此时,却也恨极了他这个样子……

或许是她眼中的情绪终是泄露太多,他的眼中,也终于起了波澜,他开口:“你先回去。”

这话,是对安娜说的。

余光里,乔安心看到,安娜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表情,看起来,通情达理善解人意又温柔美丽……

“上车。”他终于对她说。

上车……

这车,刚才,他是要与安娜一起坐的吧。

她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安娜在一边,掏出电话,似乎在叫车,但乔安心能察觉到她往这边的目光,手机里的照片,是不是她发来的,已经不那么重要的,重要的是……

秦易风……

乔安心看着他:“我一会还要回去,我想没有上车的必要。”

夜风吹来,凉得彻骨,乔安心这才感觉到冷,也才意识到她没有穿外套,她牙齿在打颤,浑身轻轻的颤抖,不知是冷得或是其他……

秦易风眼神幽暗,伸手开了车门,“上车,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

他眼底的,是心疼?

不知为何,这意味,落在乔安心眼里,她竟有丝报复得快感……

“易风……”安娜道,语气有些犹豫和劝阻,似乎不赞成他方才的话。

乔安心眼神一闪,矮身进了车子。

秦易风随即进去,车子开动。

“在最近的可以停车的地方停下吧,”乔安心透过后视镜,看着他,语气平静,“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一下。”

“好。”他道。

车子在最近的停车场停下,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乔安心的手握得紧紧的,谁都不知道,她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维持了脸上淡漠的表情……

“你是不是骗了我。”这是她问出的第一个问题。

几乎没有迟疑的,秦易风顿了下,“是。”

乔安心胸口起伏,“你跟我说,出差的这几天里,你在哪。”

“夜城。”他说。

“一直在?”

“一直在。”

乔安心脑中意外得冷静,几乎没有停顿的,她继续道:“那么,今天晚上,我看到的,你跟安娜,一起从酒店里走出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只是……巧合。”

车内,片刻的凝滞。

秦易风看着她,缓缓道:“并不是巧合。”

“也就是说,是你们约好的。”

“是。”

“那么……酒店并不只有一个功能,你们……你们……”她几个停顿下,才稳了声音,看着他道:“你们也并不一定开了房间的,是吗?”

他望着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没有。”

乔安心突然笑了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就是想笑,脑中,那些照片不断回旋,“也就是说,你骗我说在外地,其实是在夜城,并且跟一个女人共同进出一个酒店,甚至是一个房间……”她顿了下,“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你当真知道?秦易风,我来之前,其实心底还抱着极大的侥幸,我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在这里看到你!我真希望你现在还在千里之外的其他地方,你……”

“你怎么可以……”

迟钝了一般,隔了这么许久,眼底才开始酸涩……

“我需要一个解释。”

她看着他,倔强,隐着脆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