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三十七章 另有隐情

像秦易风说的一样,秦海灵没有再来过,这些天,她除了去买菜什么的,基本都待在家里画画,早起晚睡,强迫自己什么都不要多想,一心一意只有眼前的画,在这样的状态下,不过几天时间,周燃燃来找她的时候,眼见着她又瘦了,但好在精神状态还不错,她上来就捏着乔安心的脸,“哎哟安心,我才几天没见你,怎么就这么瘦了?要不是看你精神还好,我都怀疑你宅在家里自残来着。”

“什么自残,”乔安心打她一下,“我还能做什么,就是在画画而已。”

“我这几天也老加班,我们公司这段时间都比较忙,我回来的时候还以为你睡了,怕吵着你就没有来找你。”

“你们公司最近很忙?”乔安心说着,想到秦易风出差的事。

周燃燃点点头,“不过你说也巧,你忙着画画,我忙着上班,你们家总裁忙着出差,苏景辰也在忙,好像是医院的事,有个棘手的病人,哎你说,怎么都赶在一块了?”

乔安心一边洗了水果递给她,一边道:“这样才好,省的你们一个忙一个不忙,到时候就又该有一方不满意了,这样正好,一起忙,等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周燃燃啃一口苹果:“你说得对,还真是这个道理。唉,快过年了,都忙起来了。”

快过年了……

秦易风走了已经快四天了,他说预计五天可以回来来着……

周燃燃看着乔安心,轻咳一声,乔安心转头,见她欲言又止,笑道:“怎么了?”

周燃燃看着她:“那个……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件事,但先说好啊,我只是不跟你说就憋得慌,你可不许多想啊。”

“好。”乔安心道:“放心吧,我保证,只听,不多想。”

周燃燃顿了下,“那个……我那天,好像在我们公司看见那谁了……你知道的,就是……安娜……”

安娜?

在他们公司?

乔安心愣了下,在周燃燃略显忐忑的目光中,笑了下:“我当是什么事呢,没关系,看到就看到,安家与秦家的关系摆在这里,她去一趟风华,我总不能就胡思乱想吧。”

秦家与安家,利用又牵制,关系复杂,安娜出现在风华,也不奇怪。

但周燃燃的神情不见放松,乔安心看她的模样,不禁问:“怎么了?还有什么吗?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周燃燃摸摸鼻子,“那个……你们家总裁,什么时候回来?”

“说是预计五天来着,昨天打过电话,说基本可以按时回来,怎么了?”乔安心看着她,“燃燃,你是不是还有事没说?”

周燃燃避开她的目光,“那个……其实,我也不太确定……我觉得还是等我确定下来再跟你说……”

乔安心眼睛一眯,周燃燃笑着扑过去:“好了,你别这么表情,怪吓人的,主要是这事要是我看错了可就大了,你非得扒了我的皮,我思前想后,还是等我确定一下再说。”

她趴在乔安心肩膀摇着她的胳膊,乔安心被她摇得笑起来,“好好好,那就等你……别摇了别摇了……”

两人说着说着闹了起来,晚上的时候,乔安心炒了两个菜,俩人一起吃晚饭,吃过饭后,周燃燃便拉着乔安心下楼,说楼下广场晚上特别热闹,乔安心想到她之前也说过晚上要带她下去的话,只不过后来都忙起来没有合适的时间,便答应下来,她也该出去走走了,连日来一直绷着画画,是时候稍微放松下了,她穿上外套与周燃燃下楼,两人都穿了那件粉色的羽绒服,又是风格不同的养眼,走在路上,回头率倒挺高,楼下的广场果然很是热闹,接近年关了,即便是不允许燃放烟火,也挡不住过年的气氛,乔安心看着,心情也好了起来。

“那边围了好些人,咱们过去看看。”周燃燃拉着她,就往旁边跑去,乔安心这才注意到,那边围了好多人,来不及多想,她便被周燃燃拉着跑过去。

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周燃燃愣是一路带着乔安心往里挤了进去,“安心,你在我身后跟好!”

“燃燃,要不咱们别看了……”

“不行,我一定要进去看看是什么……”她说着,却突然顿了住。

“燃燃?”乔安心不禁道。

周燃燃还僵在那里,后面的人推挤着,两人几乎站立不稳,摇晃间,周燃燃回国头:“安心,我好像看见苏景辰了!”

苏景辰?

在这里?

乔安心下意识目光四处扫着,道:“你在哪看见他了?他是不是来找你了啊。”说着她往外拉周燃燃:“要不要现在回去等,或者给他打个电话,别一会找不着你了。”

周燃燃的反应……

却有点奇怪。

她顺着乔安心的动作,从人群中出来,没有了人群的拥挤,身上骤然的轻松,但周燃燃脸上的表情却不见轻松,她撇撇嘴:“安心,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呢……我刚才使劲挤的时候,发现对面人群里有个人……跟他特别像,不是,是我敢肯定就是他,我还不至于认错了他,但是他明明跟我说过今天晚上有事情要忙要留在医院的,安心,你说他是不是骗我呢。”

乔安心一愣,看着周燃燃气鼓鼓的模样,道:“你先别生气,说不定人家只是为了来找你,特意把工作提前做完了呢?好了,别乱想了,赶紧给他打个电话吧。”

“也对哦。”周燃燃傻笑一声,摸出手机就给苏景辰打电话。

乔安心站一边等着,却见周燃燃表情越发不对……

她不由也皱了眉,等周燃燃电话挂断,忙问:“怎么了?你这个表情?”

“他跟我说他还在忙!”周燃燃道:“苏景辰这厮,怎么敢骗我!哼,安心,我刚才看见的分明是他,等我把他找出来!看他还怎么狡辩!”

说着,她四处张望,“安心,他穿了一件暗红色的羽绒服,你瞅瞅看能看见吗?”

乔安心一边看一边道:“燃燃,你确定你见到的,是苏景辰?会不会是你认错了?”

“不会,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周燃燃一副不找到他誓不罢休的模样,两人的初衷也从看热闹变成了寻找苏景辰,虽然周燃燃一直说没有看错,但乔安心私心里其实还觉得可能是她看错了,如果是再早的时候,她可能会怀疑苏景辰这人,但现在却是对他有所改观的,秦易风还说到过,苏景辰已经把周燃燃的事与家里人说过,态度上很是强硬,其实以苏家的财势,尤其牵扯到苏景辰的感情状况,不可能不注意到周燃燃,只不过这一次,苏景辰对周燃燃,显然跟对之前的女人都不一样……

苏景辰早早先说了,也是给他们以警告……

乔安心也因此,对苏景辰的信任多了几分,但是……

她蓦地愣住……

不远处,大红色的中式灯笼下,穿着暗一色外套的那个人……

“安心,怎么了?”周燃燃见她愣住,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燃燃……”

乔安心转头,“可能,是他有隐情……”

她说着,目光触到周燃燃的脸,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

艳丽喜庆的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周燃燃唇角紧抿着,眼眶却红了。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周燃燃……

另一侧,周燃燃目光胶着的地方,苏景辰转身走了,周燃燃拉起乔安心:“走,我们去看看他到底去哪!”

她攥着乔安心的手,凉凉的,乔安心张张嘴,说不出其他的话,只是更加快步的朝那边走去。

那个时候,她们万万没有想到,半个小时后,她们见到,苏景辰匆匆赶去见的人,竟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