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三十六章 彼之砒霜

“没有,他不在这里。”乔安心看着她,语气淡淡。

秦海灵目光落在她的脖颈……

浴袍并不能遮住她脖子上的痕迹……

那些痕迹,明显而刺眼,秦海灵眼神越发锐利,“他是不是昨晚在这里?!”

乔安心知道她所看到的,她抿唇,“秦女士,我想这个问题,去问秦易风比较合适,毕竟他是个成年了,我想他的行踪不是我能掌控的。”

言下之意,是秦易风自己过来的……与她秦海灵无关。

“也就是说……他昨晚是真的在你这里过夜了?”秦海灵抽回手,换了个姿势,她看着乔安心,似笑非笑,“小乔,我还叫你小乔你不介意吧,当初你跟易风突然结了婚,虽然易风从来不是那种莽撞的人,但闪婚这种事还是让秦家非常震惊,毕竟他选择的,也不是我们秦家一致看好的妻子,而是选了你……”

说到这里,她停顿一下,眼神极慢也极让人不舒服的扫着乔安心,“你知道我们当时为什么没有反对吗,你知道的,今日结婚明日离婚这种事,易风就算做了,夜城也无人敢说什么,但我们却没有逼他,你知道为什么吗?”

乔安心看着她,不语。

她似乎也并不需要乔安心的配合,自顾道:“因为你识趣……小乔,你与易风在一起的两年,你虽是秦家内部的秦太太,但对外,却是无人知,无人识,就算认识的,也只当你是个不上场面的身份……”

乔安心眼神一闪。

秦海灵笑,“怎么,你当真以为你们那些把戏瞒得过我?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虽然易风的工作做得好,但他有他的方法,我也有我的路子,之所以对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是看在你还算识趣的份上,想着你跟易风想来也无法长久下去,所以才顺着易风,但是现在……”

她微微整理下身上的衣服,整个人,雍容优雅,浅浅笑着对乔安心道:“但是现在,小乔,你不够识趣了。”

“不过,这姑且算作第一次,人总有犯错的时候,只要知错就改,以后啊什么都还好说,你说呢?”

她浅笑着,眼底却无一丝笑意。

与上次不同的,这一次,她显然是有备而来。这一番话说下来,无一个骂她的字眼,却无一不是旁敲侧击让她主动说出与秦易风划清界限的话……

果然是秦家的人……

乔安心看着她,不知为何,心底并无多少波动,她也笑了下,“可是,我并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

此话一出,秦海灵唇角的笑意渐渐冷凝,她左手无意识的把玩着手上的戒指,乔安心看着她,并不说其他话。她依旧站在门口,并没有请她进去的意思。

秦海灵显然也已经不在意这些,她嘴角那抹冷凝的笑一直挂着,看乔安心的目光里,带了些不一样的东西,“老实说,这也是在我预料之中的,毕竟,易风,秦家,风华,对你这样一个家道中落的人来说,最是无法抗拒不是吗?人啊,不怕一辈子吃苦,其实最怕的是,享过大福了再去吃苦,那才真是生不如死。”

她说着,话锋一转,“但是,我理解,不代表我同意。小乔,你一向聪明,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你知道的,我不会让你空手离开。”

她的意思,便是收买了……

乔安心倒没想到过,电视中常出现的场景竟会出现在她身上,这种拿钱让她离开的戏码……

她敛了眉眼:“我赞同你说的,享过福再去吃苦,那滋味不好受……”

秦海灵嘴角一勾。

乔安心继续道:“但我想……每个人对享福和吃苦的定义都不同,彼之砒霜,我之甘霖,也说不定,不是吗?”

秦海灵嘴角的笑,维持不住,慢慢隐下,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准备主动离开了?”

“目前没有这个打算。”

“乔安心……适可而止,对你有好处。”

“如果秦女士如此不想让我与秦易风在一起,可以去找秦易风。”乔安心说,“秦女士要进来坐一会吗?我还有许多事要忙。”

秦海灵冷冷看着她:“我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好心来劝你,既然你如此不识趣,那么,以后出了什么事,最好不要苦着来求我!”

说完,她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隐约里,乔安心似乎听到她说了句什么……

秦海灵好似提到了一个名字……

那个名字……

是她父亲的?

她站在门口,风吹来,一阵寒意,她摇摇头,想来应该是巧合。

回到房间,她长长舒一口气,刚才秦海灵让她离开……

她几乎一瞬的,想都没有想的,就选择了反击……

是不是代表,她其实……也是并不想离开他的?

还是一夜之间,有什么就不一样了?

她换着衣服,镜子前,她身上的痕迹……无一不昭示着昨晚的激烈……

身上依旧酸痛,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瞬间的陌生……

她……真的可以留下吗……

秦易风……

易风……

脑中默念着他的名字,想到他昨天的话,她穿了衣服出去,拿起手机给他发了个消息,说了秦海灵来过的事,只说了这么一句,过程如何只字未提,秦海灵来的目的,秦易风定然是知道的……

她是秦易风的姐姐,她不是不想与她好好相处……曾经在秦宅时,也曾认真的想讨所有人欢心,但事已至此……

或许就像秦易风说的,这件事,让他出面比较好……

秦易风回复得很快,也很简单:这种事以后不会发生了。

以后不会发生了?

乔安心拿着手机的手,顿了下,果然……是他的作风……

没有多余的问句,直接给出最合适的解决方式……

她舒一口气,起身去热了菜饭,热菜的间隙,开了电脑,她的邮箱里……收到了文件,这文件,是……

林进定时发送的……

她看着界面,久久未动……

半晌,点开那些文件,是连载作品的后续内容,公司人事也给她发了消息,说了她被调到了新的一组,让她与那边的主笔联系下,然后她手上的作品,后续上色也由新的上色助理完成……

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一切……都好像没受到什么影响……

听说,单绪梅疯了……

是的,她没有逃掉。

那一天,秦易风之所以让他们先走,是因为周围所有的路,都被他的人控制了……

他知道他们跑不掉,他……从未想过放过任何一个人……

所以才会一网打尽一部分,剩下的,险中取胜。

若不是他抱她出来时,双手不觉的颤抖,她当真以为他……

淡漠如斯。

她给公司那边做了回复,顿了下,又与人事说了准备辞职的事……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公司那边,只说让她完成手上的作品或者她可以选择现在交接,总之,这个作品安排妥当了,就可以进入离职程序了,乔安心选择了自己完成剩下的作品,并且……在家里画。

说她逃避也好,她总是……不想面对那个地方了。

公司那边批准后,她吃过饭,便进入工作模式,争取最快的速度完成作品。

直到天色渐黑,她才舒展下身体站起身,一看时间,差不多到秦易风下班时间了……

他说过今晚会过来的……

这么想着,她拿过手机,想着先发个消息问下他想吃什么,她可以先准备一下……

刚要发消息,电话就震动起来,是……他的。

乔安心嘴角不由带了笑,接起电话,“喂,你今晚想吃什么?”

“安心,我今天,应该过不去了,”他声音里,带了些柔和,“临时出差,一会的机票。”

乔安心顿了下,“那……去多久?”

“事情稍微有些棘手,具体时间不定,不过预计不会超过五天。”他顿了下,“我不带小林,有什么事,我不在,他也能做一些,你只管照顾好自己。”

乔安心知道他的意思……很大程度上,小林的出现,代表便是秦易风的意思,他留下小林是为了……

“不用,我最近都不怎么出门,再说还有燃燃呢……”

他轻轻笑了声,“小心景晨又有意见了。放心,我有数,让小林留下,风华总部这边也还有些事。”

她便点头应下,挂了电话,看着外面阴沉了的天,不知为何,总有些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