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三十五章 别想离开

她是……为了激怒他,让他厌弃她?

这样的想法……埋在她最深的意识里,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想明白的时候已经发作,她遵循着自己最原始的想法说着尖利甚至刻薄的话,现在想来……

她的那些话……

是她的本心吗?

林进的死,与秦易风无关……

她怎么会……

就算是昨天以前,她都无法想象,自己会对秦易风说出那样的话,那样……伤人的话……

秦易风做了多少,她是知道最少的一个,他从未对她说过,说过他为了她做了的事,她对他的了解,更多的时候,是从别人的嘴里,比如秦启佑,比如,苏景辰。

他从不说自己做过什么,而她,只看得到结果,就算刚才,她那般丑恶的嘴脸下,他都没有解……

是了,这就是秦易风……

这,才是秦易风……

她不是早就知道的吗?

为什么突然就……歇斯底里了?

她真的……是他说得那样……

他竟……比她还要了解她吗……

瞬间的怔愣,这些想法,疯狂而快速的略过脑中,若不是他炙热的手,在她肌肤留下无法忽略的温度,如果不是他的吻,清浅的,却依旧是霸道的……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她能感觉到自己无法抑制的轻轻颤抖,只是这颤抖,她却不知是恐慌更多,还是……刺激更多一些……

“乔安心……”

她抬眼,眼睛里的尖锐,褪去不少,温润升起,眸中,雾蒙蒙一片。

“别想着离开,你这辈子,都要在我身边。”

她看着他,他的脸上,一滴汗,他的目光,紧紧锁着她,浓黑中,炙热,坚毅,烧得她喉中干渴几近窒息……

“我……”她张嘴,下一瞬,却是嘤咛出声……

原是他身子沉下,两人,最亲密的接触……

只是一个接触,她便大口呼吸着,脑中一道光闪过一般,瞬间的眩晕,她抿了唇,后面的话,无法说出,只怕一个张嘴,喉间便会不受控制的溢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在这寂夜里,房外,寒冬凛冽,床上,炙热无比。

她从未如此清晰的听到过自己这般的声音……

上方,他低低笑了一声。

“放松……”他几乎咬着她的耳朵在说,说话间,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垂,她身子一个激灵,他眼神微暗,张嘴含住了她小小的耳垂……

她几乎倒吸一口气,抬手不受控制的抓着他的胳膊……

那极力隐忍的声音不受控制的溢出,下一瞬……

他蓦地沉下身子,同时的,唇擦着她的脸侧,再次吻住她,将她的痛呼,堵在了唇间,在唇舌的交缠中,化作绵软细小的嘤咛……

待她适应,他开始动作……

纵使如此,她仍是蹙眉,脸上的表情,痛苦与隐忍并存,看在他眼里,让人眼中的火,烧的越发炙热,她的手触在他的胸膛,像是推拒,又像是拉扯……

他呼吸沉重,眼睛紧紧盯着她……

“乔安心,乔安心……”

她在无比的海中,听着他朦胧的呼唤,她忘了自己是否应了声,也忘了那回答的声音是不是在他的冲撞里生生变了音调……

她脑中,几近空白……

“说,还想离开吗?”他呼吸粗重,沉着声音。

“我……”乔安心开口,在他的动作里,完整的句子也散了去。

“说……”

她不说话,只摇头。

“睁开眼,看着我。”他动作微慢,蛊惑一般。

乔安心睁开眼,晕黄的灯光里,看着他……

熟悉,又有点陌生。

他依旧是那般让人心动的模样,却……也有点不一样……

“叫我的名字……”

“秦……秦易风……”

“名字……”他大了力度,一滴汗,落在她莹白的胸口……

乔安心大口呼吸,“易风……”

易风,他的名字……

似乎是第一次的,这样叫他……

“以后,都这么叫,”他伸手,将她搭在额角的发拨开来,“要是忘了,你知道我会如何……”

他边说,边暗示意味的挺腰,她脸上的热,几乎把自己都烧尽,在他的动作里,含糊不清的点头……

后面的记忆,乔安心恍惚分不清梦境现实,她忘了时间,忘了到底过了多久,只记得他带给她的……

小夜灯,亮了好久好久。

……

第二日,她还未睁开眼,便觉到嗓子的难受,她抬手,朝旁边小桌上摸索着找水杯,一伸手,水杯便落到她手里,她拿过,喝了几口,才睁开眼……

他正站在床边,见她睁眼,望着她:“早。”

乔安心蓦地睁大眼,下意识猛地坐起,却……

她叫一声……

身上的酸痛,迟了一刻,才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她脑中也昏沉着,她身上未着丝缕,就连伸出的手臂上,也痕迹明显……

昨夜的记忆,拥挤叫嚣着冲向她……

炙热的,疯狂的,粘腻的,不受控制的,沉沦的……

“昨晚没睡好,现在还早,再睡一会吧。”他说着。

乔安心回过神一般,眼神落在他身上,还带着怔愣,她开口:“你……”

声音沙哑……

还有点疼。

是昨夜……

目光落在一边的闹钟,显示是上午十点,现在……还早?

“昨晚几点睡的?”她再次张口,说出的话,却让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秦易风唇角,几不可察的勾了下,“或许你应该问,今天凌晨几点睡的。”

她脸色红了下,眼神微微避开,身子后仰,身上实在累得很,让她不觉再次躺下,“我要再睡一会,你……”

她想说你什么时候走,却在接触到他的目光后,明智的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赶我走?”他挑眉,乔安心注意到,他的身上,是与昨天不同的干净衣服,显然是……早上让人送过来的……

一想到别人知道他在这里过了一夜……

乔安心更是别扭……

他说的话,她不觉就慢了半拍,直到床微微震动,她才惊觉他坐了下来,在她身侧,道:“乔安心,我昨天说过的话,你是不是已经忘了?如果你忘了,我不介意帮你响起来……”

他说着,抬手在衬衣上,解开一颗扣子……

乔安心身子一颤,“不……不是!”

他的这个动作,她本能的……

他昨晚的话……

是了,他似乎说过许多……

——说,还想离开吗?

——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

——叫我的名字……

这些话,在她脑中慢慢浮现,于此一起的,似乎还带着他说话时炙热的温度和深深的目光……

“我等你睡着再走,晚上再过来。”他的声音传来,“放心,你现在还累,我不会那么没有节制……”

他……

乔安心闭着的眼睛,睫毛微微颤抖,她侧过身子,背对着他躺着,每动一下,身上的酸痛便是剧烈的传来,她抿了唇,不让自己出声,却……

即使背对着,也仿佛能感觉到他的目光……

不知何时再次睡了过去。

她起来后,便看到床边的纸条,是他留下的,说饭菜在厨房,让她热一下吃。

彼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她撑着身子起来,才发现身上……

已经被清理过了……

脸色涨红,她暗恼自己的迟钝,套上睡衣到了浴室,开了满满的水,她躺在浴缸里,揉着太阳穴,清醒过来后,是更大的迷茫……

这与她之前的想法完全不一样的……

接下来……该如何做……

水慢慢在变凉,她一个激灵,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不少,正要起身,门铃声响起。

这个时候,是谁?

她赶紧起来,裹了浴袍,穿着拖鞋到了门口,门铃一声比一声急似的,透过猫眼,她往外看去,却没有一个人。

“谁?”她问。

没有人回答,她再次望向外面,依旧没有人。

难道以为她没在家所以走了?

她裹了裹浴袍,将门打开了一点,门开的一瞬,有人在外面用了力道,将门大大打开,鼻端一阵香味,下一瞬,便是一阵掌风……

乔安心下意识的抬手,挡住了那个即将落下的巴掌。

秦海灵站在门外,咬牙切齿:“说,易风是不是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