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三十四章 无法放开

乔安心一怔,迅速从床上爬起往床下跑,一只脚刚落地,衣服一紧,他的手抓着了她后背的衣服,不费力气似的,将她扔回床上……

片刻的眩晕感,等眼前那一阵黑消失,她只觉手腕处一阵压力,再抬眼,便是他幽深的眉眼,他一只手将她两只手举过头顶,绝对的控制,另一只手撑在她身侧,乔安心气息不稳,他亦是,吐息间,两人气息交缠,暧昧渐生……

“你做什么?秦总裁,被我说中了不开心了?不开心了拿我消遣?”她眼神带刺,说出的话更是利。

“消遣?”他勾唇,“若是你被我消遣,那你又是什么,乔安心,何必作践自己。”

“不牢秦总担心,我怎么说是我的自由,何况,在秦总眼里,恐怕除了你自己之外的人,都是可以随意作践的,哪怕是别人的性命,在性命与最大利益、最佳时机这种词之间选择,秦总还能做到冷静估值,秦总更不是一般人!”

他握着她手腕的手,更紧了些,力道大得她开始觉得疼……

“这就觉得疼了?”他隐下唇角,“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作践……”

他说着,抬手,眼神紧紧锁着她,另一只手却在解着衬衣的扣子……

乔安心被他彻底控制无法动作,死死瞪着他:“秦……禽兽!”

“很快你就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禽兽。”他说着,面上除了迷离的危险,没有半分玩笑的意味,他解着扣子的手,单看动作,慢条斯理一般,由上而下,一颗颗,有条不紊,但明明是这般的动作,却偏偏速度快得很,随着他手的下落,精壮的胸膛慢慢落入她的眼中……

她眼睛直直盯着他的眼,“你有本事放开我!人家说忠言逆耳,我不过说了几句实话,秦总裁就受不了了?这就是你对待我的态度?你这样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如果我是一个男人,你难道也要用这种方式……”

“乔安心!”他声音压得低低的,沉得她瞬间忘了言语,他眼神幽深,眸底像是无法看透的墨黑而危险的深海,他松开抓着他的手,不过瞬间的功夫,衬衣便自身上除去,他赤裸着上身,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便压了下去,逼近着她的脸,语气,让人心惊,却也无端带着危险的诱惑……

“乔安心,今天换做其他人,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好好躺在我身下?”他抬手,手落在她的唇边,指腹在她唇瓣摩挲,“你这幅伶牙俐齿的模样,倒是好久不见了。”

乔安心偏过头,避开他的手,“是了,我的伶牙俐齿,还不是秦总教出来的?”

“这么说来,我算是你的老师,你就用我教你的东西反过来这么报答我?”他眯了眼,“乔安心,世上没有这样的道理,不过既然你口头上无法报答我,那么……就用你的身体。”

“禽兽!”

“谢谢。”

她从未如此尖锐。

他从未如此邪魅。

她的挣扎从未如此剧烈,他的桎梏从未如此让人窒息……

——嘶啦

乔安心身上的衣服被他撕了开……

——啪

乔安心的手一巴掌打在他的胳膊,下一瞬,却被他力道更大的攥住了手腕……

床上,凌乱开来,乔安心气息不稳,却僵了身子没有再动……

她的上身,比起上身赤裸的他,只剩下一件……最贴身的内衣……

款式保守,黑色,一侧肩带在挣扎间斜斜的挂在肩膀……

呼吸间,起伏……

黑与白的冲撞……

秦易风眼底,隐着炙热的光。

乔安心僵着身子,他压在她身上,尤其是上身,紧紧的贴着她……

她能感觉到他肌肤的热度和让人心悸的触感……

她唇角紧抿,始终不肯说一句服输的话。

他抬手,落在她修长优美的脖颈,她身子一颤,他的手并未多做停留,只是速度极其磨人的,往下移动着……

到了她的肩膀时,方向微变,将那衣服的袋子挑到了她的胳膊……

乔安心骤然一动,随着他的触碰,身上激起一层细小的疙瘩,她呼吸越发急促,“秦……秦易风!”

他喉结微动,“不是禽兽了?”

“不……你……你别动,我们好好谈谈。”她看着他的目光里,满是认真。

他的手,只是一顿,便又继续动作,他身子微微抬起,那只手,从她那衣服的下方滑动……随着她的呼吸起伏……

直到,落在了她的裤子上……

“别!”她急急呼吸,反射性的阻止。

他动作未停,并不说话,仿佛只专注着手上的动作……

乔安心攥紧了手,“秦易风,我没想到你也是这种人,就只会用这种方式对付女人吗?有本事你回答我问你的话!还是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怕了你?我告诉你,像你这样冷血、专制、残暴的人,我不服你!”

她如此说着,眼中却极快的,闪过一丝恐慌,因为他……在脱她的衣服……

她再也忍不住的,用所剩不多的力气蓦地抬腿……

她的动作很快,他却早有防备般,在她的腿抬起的瞬间,便再次将她压制,“招数不错,若有其他人欺负你,尽管这么做,别客气。”

他眼中,邪魅更甚,手下的动作更是加剧起来……

床下……

她的衣服被扔了下去,最后一件落在地上的,是她的裤子……

她……只着了最贴身的衣服,在他身下,微微颤抖。

“别……”她出声,这次的声音,带了颤抖……

他的身体,缓缓压下……

“我错了!”她立马道,“秦易风,现在停止!如果你想要我给你道歉,我道歉便是!”

“晚了。”

这两个字一出,他便低了身子,狠狠吻住她的唇,带着惩罚意味的,在她口中,攻城略地……

“唔唔……”

乔安心还在挣扎……

他的吻,激烈,不给她喘息的机会般,似要让她窒息才肯罢休……

他的手,炙热,誓要将所到之处均点起了火一般,肆无忌惮,不放过她任何一寸肌肤……

她最后的衣服,也离开了身体……

他的呼吸,在这吻里,也越发粗重起来……

等他终于放过了她的唇,她只觉唇上酥麻间还带着些微的疼,该是……肿了……

她以为这是结束,但下一瞬才知道,这才是开始……

他的唇,移到她的颈边……

重重的吻,淡淡的啃噬……

“秦易风……你一定要用这种方式吗?”她的手被他控制,无法动弹,声音随着他的动作,破碎着。

“你不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一下吗……”她双手攥紧,艰难的说着。

“嘶……”他突然狠狠一个吸吮……

痛意传来,她蹙了眉,“秦……易风!”

他不语,只在她每一句反抗之后,都更加激烈的动作……

她看不到自己的脖颈上,明显的痕迹……在莹白的肌肤,带着暧昧的诱惑……

她只能感觉到他炙热的体温,还有他越发肆无忌惮的手……

“秦易风,你当真要如此?我们之间,难道除了这个,就没有其他的交流方式了吗?”她声音里,颤意更甚。

秦易风动作微微一个停顿,他身子微抬,紧紧望着她的眼睛,“乔安心,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乔安心呼吸一滞。

“不要再试图激怒我,”他深深望着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林进的死,你更怪的其实是自己,我不知道安娜跟你说了什么,但很明显的,她的话让你试图离开我,所以你才这么说,想要激怒我,想要让我厌烦你。”

乔安心怔在那里……

他……

“但你想都别想。”他低下身子,这一次,唇轻轻的吻在她的眉角,“你知不知道,这样的你,反而让我更加……放不开……”

乔安心脑中轰隆一声,全部的感官都罢工了般,除了他润湿的唇落下的地方,还有……他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