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十三章 你疯了吗

乔安心低头吃菜,耳朵却不自觉竖了起来。

“请秦总监在老太太面前美言几句。”张天利擦擦额头的汗:“小乔,小乔,你说句话啊。”

乔安心慢条斯理的抬头:“说什么?”

张天利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不过秦启佑下一句话让他又看到了希望,他说:“奶奶她最听我的话了,不如这样,你让安心好好跟我喝一杯,我就帮你去跟奶奶说,怎么样?”

张天利大喜:“小乔,小乔,还不赶紧跟秦总监喝一杯。”

那个神态语气,怎么看怎么像个妈咪在招呼自家的姑娘。

乔安心拿起酒杯,秦启佑却又喊了停:“这样简单的敬酒多没意思啊,这事的难度可不小呢。”

“那秦总监的意思是?”

秦启佑挑挑眉,拍拍自己的腿:“我要她,坐在这里陪我喝。”

张天利几乎想都没想,立马说:“好好好,秦总监您说怎样都好,小乔,听到秦总监说的了吧,最后一次了,好好陪秦总监喝一杯啊。”

说到最后一次的时候,他可以加重了语气,乔安心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这个恶心的男人!

她端着酒杯站起来,也跟秦启佑挑挑眉:“真要这样?”

秦启佑点头:“我听说了,安心你也不是以前那个安心啦,刚才一看见你我差点都忘了,咱们这么久没见,你不会连我这点小要求都不答应吧。”

他说得可怜兮兮,倒像是乔安心不答应他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她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她不再是以前的乔安心,不再是他口中的小婶子。乔安心看着这个大男孩,他眼底的挑衅和话里的意思都让她很不爽,端着酒杯挪到他面前,本想给这小子一个下马威,哪知一站定就被他一个拉扯,下一瞬,她就真的坐在了他腿上,而他一只胳膊很自然地环着她,怎么看怎么暧昧。

乔安心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随着这声惊呼,包厢的门再次打开了来,走进来的人,是面无表情的秦易风。

“秦……秦少……”

完了!

张天利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两个字。他其实是穷途末路了才会把注意打到刚回国的秦家小公子身上,他自以为是以为成功下药算计了秦易风,哪知道秦易风,那个恐怖的男人,在下一盘更大的棋,他要的,一开始就不是合作,而是,收购。

张天利声音颤颤巍巍,整个人差点缩到了桌子底下,其他几个人也好不到哪去。

乔安心条件反射式地从秦启佑腿上站起来,只有秦启佑一人,乐呵呵地跟秦易风打招呼:“嗨,小叔叔,你来啦。”

“滚出去。”

这话是跟天利公司的人说的。

张天利面如死灰的被旁边的人搀着往外走,到秦易风身边的时候,他挣扎着就要跪到秦易风脚边,秦易风自始至终没有再看他一眼,身后跟着秦易风的来的人,自然不会给张天利这个机会。

“你也滚回去。”秦易风看着秦启佑,声音冷凝。

秦启佑摸摸鼻子,看看秦易风,又看看乔安心,笑道:“哎呀,小叔叔你生气了吗?不是吧,我只是跟小婶子好久不见,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甚是想念,又听说你跟小婶子离婚了,再约她回秦家就不太合适了呀,所以我这才拖人把小婶子约到这里……”

“把他送回去,一周内,不许出门。”秦易风话音刚落,就有人上前,半央求半胁迫的把秦启佑带走了,秦启佑临出门之前,还回头对乔安心道:“对了,小婶子,这次没喝完的酒,咱们下次继续呀~”

乔安心面不改色,只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房间里的人陆续撤了出去,只剩下她和他。

乔安心张张嘴:“那……秦总,我也先走了。”

说完,她疾步想走,待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秦易风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拽着她就走,力道大得吓人。

“啊,你干嘛……”

秦易风不说话,只拉着她往里面走,这是个很大的套间,除了这间饭厅,再往里几个转弯,竟然是个温泉!布置得古色古香,蒸汽袅袅,气氛诡谲。乔安心一个怔愣间,秦易风一个用力,伴随着扑通一声,乔安心就落到了水里。

“咳咳,咳咳……秦易风你疯了吗?!”

呛了水的感觉很难受,乔安心一边咳一边骂。

“不装了?”秦易风站在池边,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乔安心一个气闷,想到方才被他撞见自己坐在秦启佑腿上,她竟然有种被捉奸的感觉,她就忍不住鄙视自己,把心里的感觉归结为他们三人的关系,毕竟被秦易风这个做叔叔的看到自己这个前婶子跟侄子不太雅观的一面,谁能不尴尬。

“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秦易风边说边蹲下身子,一把捏住乔安心的下巴:“才从我的床上爬下来没几天,这就忍不住了?启佑一口一个婶子叫着,乔安心,你还有没有点廉耻心!”

乔安心此时一袭淡蓝色的长裙浸了水,紧紧贴在身上,头发湿答答的,一绺头发从耳侧延伸到胸前两个柔软之间,水滴就顺着黑发滴落到那道柔软挺拔的地方,秦易风喉结滑动了一下。

乔安心满脑子都是他羞辱一般的话,她瞪着眼睛反唇相讥:“我们的交易早就结束了,我也不是秦启佑的婶子了,我们怎么都不关你的事!”

她本来是想解释的,毕竟正常人谁看到那副场景都会误会,但被秦易风这么一丢浑身湿答答难受得紧,又听到他说……心里说不清是难受多一些,还是委屈多一些。

秦易风怒极反笑,突然松开她,站起身,开始解领带……

乔安心在水中不由后退,想起几天前他在办公室也曾这样……

“你、你做什么……”

“做什么?”他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像冷静的分析:“你我之间早有协议,做一次,我去疗养院配合一次。”

领带已解下,落到他脚边。

“跟我做,不是更划算吗?”

外套也已落下,秦易风就这么迈入水中,乔安心惊得连连后退:“不,我不要,秦易风,不能这样!”

“那谁能?秦启佑?”

池水再温热,也抵不过他话里的凉。

乔安心再逃,也还是被他逼到了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