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三十三章 势在必得

一年前……

秦易风将她所有的信件,当着她的面,全部撕碎,她下意识冲下去接那些碎片,卑微又渺小的,在他脚下……

他俯视着她,像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孤傲,不容冒犯,也仿佛,她的感情与他来说,只是玷污……

她至今……仍记得他当时的眉眼,是从未见过的冷,他说……

乔安心,你让我觉得恶心。

……

乔安心一个人待在房子里,回忆至此,打住,甚至连他的这句话,也是她最不想想起的画面……每每想到,她总是在回忆到此之前便生生打住,每一次的想起,都是一次折磨……

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这些了……

她目光落向窗外,安娜始终没有告诉她她口中的一年前发生的事……

或许她……只是为了让她不舒服,但……她分明提到了一年前,难道……只是个巧合吗……

安娜说……

她要把秦易风抢回去,乔安心明白她的意思,依她的身份,整个夜城,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她更能配与秦易风的,但……

她……要放弃吗?

她望着窗外,目光怔怔的,突然,敲门声响起,她愣了下,起身到门边,“谁?”

“是我。”

门外,沉沉的男声。

是……

秦易风……

行为比思绪更快的,她开了门,一开门,便是一阵酒气。

她顿了下,莫名的,想到林进……

在洛城时,林进有一天也是这样,应酬喝了酒,才与她说了那些……

“在想什么?”秦易风开口,酒气越发浓郁。

乔安心一怔,摇头,“没,没什么,进……来吧。”

说着,侧过身。秦易风闪身进去,路过她身边的,淡淡的,她闻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有点熟悉……

是女人的香水味……

这香味,她白天里还闻到过,在……安娜身上……

她顿了下,转身,却差点撞上了他的胸膛,她收住脚,微微后退:“你……怎么停下不走了……”

他看着她,没有说话。

“乔安心……”

“嗯?”

她抬头,只望见,墨黑的眸子。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她一顿……

那天,他对她,第一次的,说了那个字,她却……

不得不逃避……

这几天,他每日都会与她一起,却从未提过那天的事,她也鸵鸟一般不会主动提起,现在他……

是在向她,要一个答案吗?

她张张嘴:“我……”

他静静望着她。

话到嘴边,却同时的,在是与不是之间徘徊,她喃喃一般,“我……我没有想好……”

她……该答应吗?

第一次的,她如此怀疑自己。

他眸底一深,“今天,安娜是不是找你了。”

“……是……”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以为……不需要告诉你。”她说着,声音不由低了些,语气里,带了她并不自知的底气不足。

他抬脚,向她走近,下意识的,她往后退……

一进一退,直到她背后抵到了硬实的门……

退无可退。

而他,还在继续……

身体的距离,暧昧而真切,他眯了眼,“乔安心,即使事关与我,你也不打算告诉我?这就是你以为的……不需要吗?”

事关……与他……

眼里一丝狼狈,她轻轻避开他的目光,“开始……我去时,并不知……”

“那现在呢?”他紧紧盯着她,说话间,氤氲的酒气随着温热的气息落下,她模糊了一瞬,似乎在这酒气里,也不清醒起来,但幸而,只是一瞬,她抿抿唇,“现在……我觉得,也不需要告诉你。”

她望着他,静静的,“秦易风,我觉得,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告诉你,不是吗?想来你这么问我的原因,是你早已经知道了所谓的事实,既然已经知道,我说不说就已经意义不大了……不是吗?”

他的神情,隐着危险。

她却好似无所察觉般,“你一身酒气,还带着女人的香水味,秦易风,你凭什么,跑到这里质问一样问我这些,你觉得我会告诉你?抱歉,我不是你的下属,也不再是受制于你的交易关系,我觉得不想告诉你的事,就不会说,现在如此,以后,也是如此,如果你想找一个百依百顺的人,抱歉,我想你找错人了。”

她语气急促,声音凛凛。

“乔安心,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他墨一般的眸子里,危险迷离。

“做什么?”乔安心笑了下,“秦大总裁,你想多了,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没有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力什么的那种书上写的桥段,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如果你没明白,我不介意再跟你说一次,我今天是见了安娜,她与我说了很多,但不管事情是不是关系到你,我想,都与你无关,我想不想说,亦或是在哪个时机,这些都是我自己是事,与你何干?”

他蓦地抬起手,乔安心,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那只手……却落在了她耳侧的门上……

带起的轻微的气流,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个时候,那颗子弹打过去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她顿了下,“况且,这个世上,还有秦总不知道的东西吗?你总是掌握所有的信息,在自认为最合适的时机出现,还打着为你好的名义,让人感激涕零,不是吗?”

她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呼吸更沉了几分,眉眼里的冷冽,似乎比窗外的寒冬更冷上几分,他沉了声音,“乔安心,不要激怒我。”

“激怒?说实话也叫激怒?秦总裁,你是不是被恭维太久,身边没有敢说真话的人了?”

她以为他会暴怒,但……

出乎意料的,他的唇角,反而勾了起,而他的眼睛里,明明是弥漫而出的危险……

“谁说我身边没有敢说实话的人?”他眯了眼,目光从她的眼睛,落到鼻尖,又扫到她的唇瓣,目光仿佛带了温度和触感,所到之处,她便只觉热了几分……

他的声音低沉而带着危险,“乔安心,你不就是我身边那个……敢说真话的人?你说得对,我身边这样的人的确少,所以,恭喜你,又给了我一个不会放你走的理由。”

他看着她,势在必得。

乔安心抬手,猛地推他,他纹丝不动,她乱了呼吸,静谧的房间,回荡着她略显尖利的声音,“好啊,你不是想听实话吗?那我就跟你说实话!你知道我刚才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我今晚说了这么多,你以为我在夸你?秦易风,你自大、自负、霸道、冷情又冷血,这个世上,我再也没见过比你更凉薄的人!你满意了吗?”

他唇线紧抿,开口道,“乔安心,说到底,你还是在怪我,怪我没能救下林进。”

他说着,竟是一副平静的模样。

乔安心呼吸一顿,眼中惊涛骇浪,突然的,大声道:“没错!我就是在怪你,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不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吗?我给你传消息的时间并不晚,你为什么那么久才去!你早就知道单绪梅的事,你早就有所准备,为什么不早去!为什么?!”她仰头望着他,歇斯底里,“林进死了!他给我挡了一刀死了!你知不知道!”

秦易风眼中,氤氲的情绪爆发,他弯腰,一下将她扛起,乔安心捶打他的背,“你做什么!放开我!”

他不说话,大步流星,走到窗边,一把将她甩到床上……

天旋地转间,乔安心脑中眩晕下,眼前还没看清的时候,便爬起来转过身,就见他高大的身影罩在床边,一手解着领带,眼神里从未有过的……

危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