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其人之道

安娜约她去的地方,是在……她原先的住处,也就是……林进曾经的住处。

并不意外的地方。

乔安心站在楼下,看着并不陌生的地方,顿住了脚步……

来的路上,她一直在想,想安娜会跟她说什么,亦或是……当初没有打下来的那一巴掌,这一次……她会不会再次补上,她知道,如果当真如此,她一定不会还手……

她或许,会质问她,质问她与林进的关系……

她……并不知道林进对她说过的那些……

乔安心突然想起,安娜与她提起自己的男友时,眼里的温柔,那是……骗不了人的,她也曾为两人的关系,甚至不惜与秦易风做了交易……

到头来……

林进已去,却……只字未提过她……

胸腔里堵了住,闷得难受,她深深一个呼吸,这沉重的压抑,却无论如何无法排解……

终究还是要面对,她手指收紧,抬脚上楼……

她的钥匙早在搬家的时候,已经给了秦易风,站在门口,她抬手按门铃,手却不由的颤……

门很快的,就打开。

安娜站在门里……

这是乔安心第一次见到她素颜的样子,与她一惯妆容精致的模样不同的,现在的她,抛开那个完美女人的外衣,多了几分女人的脆弱……

但那脆弱,也只是一瞬的,在看到乔安心的瞬间,她的眼中,迅速染上了其他的情绪,强烈的,无法掩饰的……

乔安心一颤,“安娜……”

“进来说。”安娜道,声音里丝丝的凉意。

乔安心点头,抬脚进去。

房子里……还保持着她最初记忆里的模样……

眼前,不由浮现出她刚来这里时的场景……

那段时间,天气不是很好,下了很多天的雪,天气也格外得冷,林进带她来这里,带她挨个房间的看……

她的目光,落在一边的楼梯……

第三阶楼梯,曾经最是不稳,林进那时说,给她来修……

是她太过迟钝了吗,竟从没想过林进对她竟会……

如果她从一开始,与他保持了更远的距离,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了后来的这些……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

“触景生情?”

乔安心顿了下,没有正面回答,转身道:“安娜,你找我……”

“没什么,只是想跟你谈谈。”说着,她脸上露出一抹痛色,“我喜欢的男人,一直以来最喜欢的人,却是你,这样说来,我们也确实有缘分,也怪不得,我总是不自觉跟你亲近。”

“安娜……”

“别摆出那副表情,一会从这里出去,别人还以为你受了多大的欺负,”她说着转身,走上楼梯,“上来谈吧,应该不用我带你吧,毕竟这里,你比我该熟悉得多。”

她的每一句话,都能戳到乔安心心里。

上楼,原本乔安心住的房间已经空了,甚至连家具都挪了出去,房间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却只有一张沙发,安娜在沙发上坐下,“你也坐吧。”

乔安心每走一步,脑中那些碎片一样的画面,便不由的闪现的,明明是空荡荡的房间,她却好似第三个人一般,窥探着她……与林进……

——安心,是你在介意,介意我对你的,到底还是我给你造成困扰了吗?

——我就是怕你会远离我,所以在你跟我说了有喜欢的人之后,尽量克制自己不要打扰你的生活……安心,这样还不够吗?”

——安心!我比你还要难受,你不知道我看着你被他们抓进去的时候,看着你被他们灌药的时候,恨不得代你去受苦……是我没能力护住你……

——那你……不要调组,嗯?我会像现在这样,绝对不会打扰你,好吗,安心?”

她脚步微顿,想起他那时的模样……

阴郁、愤怒、沉默、扭曲……

他说,安心,我碰你,你觉得恶心?

他说,安心,你别怕!我……我以后一定不会了。

乔安心脚步顿住,恍惚间,仿佛这一切不过刚刚发生……

然而,像是有一只看不到的手,将眼前的景象一点点的抹去,那些人、那些话、那些场景,全都慢慢不见,只剩下了那张沙发,还有……沙发上坐着的安娜。

安娜的目光,落在窗外的方向,那里,曾挂着秦易风的衣服,她那次来的时候,她们还相谈甚欢,而这一次……

非人,非物。

心底的郁结越发沉闷,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心口般的难受……

在沙发的另一边,乔安心坐下。

安娜没有转头,目光依旧落在远处不知名的一点,却道:“是不是很难受。”

乔安心怔了下,她却并未想听她回答一般,自顾道:“这房子,我一直不知道,是他租下的,他从未跟我说起过,在我面前,他风趣、文雅、绅士又才华横溢,是个极有魅力的男人,在遇到你之前,他从未跟我说过他有一个忘不掉的女人,他说我是他最爱的人,现在想来,或许像其他人说的那般,他更爱的,是安家的财势罢了……”

“其实对此我早该有感觉的,”她像是陷入了回忆一般,“不久前,他突然划了一笔账,本来没有什么,也不是多大的开销,但有人跟我说,看到他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吃饭,请的都是招牌最贵的菜,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反驳,我也不知道反驳的,是他不可能背叛我的感情,还是……我不可能看错了人的自负……”

“其实,我他跟我说过他的初恋之后,我已经做好了打算,这段感情,是时候结束了,”她笑了下,“他很了解我,知道我一定会这么选择,所以才会跟我说,他……只是,想要让我先提了分手罢了。”

她说着,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

“但他,只跟我说他的初恋,却绝口不提名字,你知道为什么吗?”安娜转过头,看着乔安心,目光定定,眸底,暗黑一片。

即便是素颜,即便只穿着白色的家居服,她也依旧,强大的气场让人无法忽视……

乔安心摇摇头,“为什么……”

“因为,他怕我会报复。”她定定看着乔安心,“他比我自己,更了解我,或许本来就是目的不纯的接近,所以反而更加刻意的去了解,去深入,这是为了接近,也是为了……必要时以备自我保护。”

报复……

乔安心想起,她抱着林进,看着她的时候,眼底浓烈的恨意……

但奇怪的是,她心里,并没有害怕的情绪……

“所以,你打算报复我吗?”她静静的,说。

安娜笑了下,“与其说是报复,不如说……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秦易风……”她自语一般。

“呵呵,你当真是对他不一般,我只不过是提了一句,你就想到了他,不过你说得没错,你最爱的人,不是秦易风吗,你说,如果我要与你争,你凭什么觉得,你能争得过我。”她声音很平静,像是叙述一件多么平常的事一般,“上一次,是我不想争。况且,你觉得他……是真的喜欢你吗?”

她……要争秦易风……

脑中闪过那天晚上,秦易风的话……

她没有回答,只道:“安娜,你知道的,这并不明智。我从没想过抢谁的男朋友,也从未与……林进,发生过什么。”

她艰难的说出林进的名字,面露痛色,不管他曾想对她怎样,也不管……那天在南郊,是不是他与单绪梅的合谋,只是……

他就那么的,在她眼前死去,他就那么的……救了她一次,让她……如何释怀……

林进……

她甚至闪过恨意,为什么他一定要选择这样的方式……

让她这一辈子,都带着这个心结……

安娜看着她,“明智?小乔,我想你还没有明白,我今天让你来,不是与你商量,也不是恐吓你,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事实,过了今天,我不会再叫你一句小乔,过了今天,我们便是,情敌的关系。”

情敌……

曾经,安娜是名正言顺的秦易风的女友,曾经……她是见不得人的身份,现在……

一切,讽刺一般的巧合。

“小乔,你骗不过自己,你对秦易风的执念,比你想象的还要深,就算你现在产生了放弃的念头,你以后也一定会后悔,而我,要让你一辈子,爱而不能,得而不到,生,而不能相守!”

“况且,你真的不想知道,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她看着她,笑容,罂粟一般,蛊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