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答应了

爱……

他说,爱。

乔安心望着他,有瞬间的迷茫……

怎么会……

她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秦易风当真对她也有了她对他哪怕十分之一的感情,她是不是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却从未想到过,她终于等到的这句话,却……

是在她想要抽离这份感情时,得到的。

怎么……会……

“你……”她张张嘴,吐出一个字,声线哑得吓人,却……始终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或许是……连她自己,都不知此时要说的是什么……

脑中的杂乱在冲撞,让她失去思考的能力,只剩下,眼前,他幽深的眸子。

“怎么会……”她看着他,语无伦次,“如果……如果你但凡……怎么可能会……一年前,你明明……”

他目光锁着她,眼中极快的闪过什么,嗓音沉沉,“乔安心,所有的事,都会改变。”

是啊,这世上的事,唯一不变的,恐怕是改变了……

而感情,是最不可捉摸的东西……

可是……

“你怎么能……我们……”她唇线紧抿,脸上极不明显的挣扎之色,良久,“我们……不可……”

后面的话尚未说话,他一根手指竖在她的唇上,“我认为,你此时的状态,并不适合做决定。”

她顿了下。

他看着她,眉眼深深,“我曾经,给过你喜欢的权利,你接受了,便是两个人的事,乔安心,并不是你想抽身便可以离开。”

她呼吸一沉,眼中闪过痛苦之色……

“可是我们之间……已经不一样了……”

那人的死,是她的心结……

还有安娜……

想到安娜,她心里颤了颤,心里极度复杂,林进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她能感觉到是真的,那么……他对安娜呢……

他知道安娜与自己是相识的吗……

安娜对她说过的那些情真意切,为什么在林进那里,便是只字不提……

如果不是安娜在那个时候出现,她至今,仍不会知道林进……其实是有女朋友的……

安娜说……说她勾引了她的男朋友……

那么是不是代表,她其实早就知道了林进口中的初恋,就是……她……

她抬手扶额,手心攥拳,使劲的在脑袋上捶打了下,脑袋……爆炸一样的疼……

“安心,”秦易风拿过她的手,声音低了些,“其他的事,你都不需要考虑,交给我。”

交给……他?

就连安娜的事,也可以交给他吗?

可是她只要想到安娜,心底最想要的,便是逃避……

懦弱也好,其他也好,这便是……她最想要做的……

她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不会逼你现在说些什么,”秦易风道,“乔安心,你我之间,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是你自己回来,是你讨了那权利,所以,不论如何,你早已经无法离开。”

他看着她,不容置疑。

乔安心没有说话。

他重新坐下来,再次舀起一勺粥,她机械地张口喝下。

……

周燃燃回来的时候,就见乔安心呆呆的坐在床上,而秦易风,已经离开。

“安心……”她喊她,声音不觉放轻。

乔安心转过头,“你回来了。”

周燃燃眼中一抹惊喜,“安心,你终于说话了!”

她的惊喜,落在乔安心眼中,她鼻子酸了下,心底一阵愧疚,是啊……她折磨着自己,却也同时折磨着她身边的人……

“燃燃,让你担心了……”她声音低低的,周燃燃快步过去,拉住她的手,“哼,你知道就好,不过为了弥补我,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啊。”

她点点头:“好。”说着,努力笑了下。

周燃燃指着外头:“咱们住得高了些,看不到下头广场,明天啊,我带你下去玩,虽然冷,但不过快过年了吗,下头可热闹了,广场上一到晚上,那灯啊,可好看了……”

乔安心的目光,顺着她的手指往外看去……

快……过年了吗……

她之前想的,过年前最好把母亲接过来,但现在……她的状态,真的能照顾好母亲吗……

手无意识的划开手机,打开聊天界面上,南城的医生发来的母亲的情况,母亲的情况越来越好,可是她……却突然不知如何面对……

耳边,燃燃在说着过年时的规划,她母亲已经过世,这几年,都是在夜城的过年,更多的时候,也是与乔安心一起,乔安心听着她说着准备买的东西,打算怎么装饰,做什么吃的,然后每一天的计划,心底一阵错觉……

好像她……突然无法融入那样的生活……

……

秦易风把隔壁的房子买了下来,把乔安心的东西都搬了过去,搬家的时候,苏景辰也在,他说乔安心在周燃燃这住的时间不短了,这段时间,让周燃燃都没有时间跟他在一起,所以撺掇着秦易风索性给她重新置办个房子,周燃燃听完,一个劲打他,他俩就在屋子里,一个追,一个跑,乔安心看着,不由露了笑……

“当时他们在一起时,你还担心,那时我让你不要担心,事实证明,景晨对待感情,比你想象中认真得多。”秦易风道。

乔安心点点头,真好……

燃燃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晚上,苏景辰说为了庆祝乔迁之喜,要好好吃一顿,周燃燃立马道:“那感情好啊,咱们就吃火锅!我昨天买了好些菜,楼下超市再买些底料和其他东西就可以了,这么个大冷天,果然还是最适合吃火锅了,怎么样怎么样?”

苏景辰轻咳一声:“吃火锅?你的意思,不会是自己做吧?”

周燃燃点头:“当然,话说我不是说请你吃饭来着吗,今天就当请你了,等会我把需要买的东西给你写下来,你跟……”她顿了下,看着旁边坐着的秦易风,默默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道:“你下去买上来,我跟安心处理一下菜。”

苏景辰的模样看着,显然是不知道火锅这种东西,也能在房子里就鼓捣了,乔安心不由看向秦易风,他眉眼微动,“我跟他去买。”

她愣了下……

周燃燃瞪大眼,似乎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那个秦易风……去买火锅料?

苏景晨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他,他却面色不变。

待到周燃燃把东西写好交给苏景辰,他们出门之后,乔安心跟她便开始先处理青菜,周燃燃凑到她身边……

“安心,”她看着她,有点欲言又止。

“嗯?”

“你……想好了吗?”

“什么?”乔安心转头道。

周燃燃顿了下,“景晨跟我说过一些,你跟秦大总裁的事,昨天你突然变回正常,想来也是他的功劳,我就是有点担心……我看他的样子,要说是不喜欢你,我一百个不信,所以……你想好跟他在一起了吗?”

乔安心顿了下,周燃燃道:“他家……”

乔安心点点头,明白了她的意思,确实,秦家……

她……真的想好了吗?

眼中很快的闪过什么,她顿了下,道:“燃燃,我现在很乱……”

“曾经他的感情,是我最想要的,但……现在……”她露出一抹苦笑,“你知道吗?我现在,对他的感情,反而怕……”

“那你……”

“你是说没有拒绝吗?”她脸上的苦笑,更大了些,“我不知道……”

她摇头,“我真的不知道……其实我现在……想到这些,脑子里一片复杂,尤其……是安娜……”

她手上的动作,不自觉停了下来,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一般,道:“我很怕……很怕见到她,但是……或许只有真正见到她,我才能知道我的答案……”

“安心!你不会……”

她声音轻了下,“她……约了我,明天,见面。”

“我答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