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三十章 更深一层

安娜的男朋友,是林进。

是了……

在国外认识,回国不久,家庭身份差异,出差,没时间陪她,初恋……

种种的一切,早该有迹象的。

而她,竟毫无察觉……是本能的从未把两人牵扯到一起吗?她竟……

但……她最终得知的时候,却是……

林进,死在了她怀里的时候……

说不清什么感受,是难受太多了吗,惊愕反而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在那种情况下她反而,瞬间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个事实,总比林进的死……更容易接受些……

更何况,他最后的那一刀……

本是她该受的……

乔安心靠在床边,双手环膝,望着窗外。

周燃燃一直在陪着她,她跟她说公司的趣事,说苏景辰的糗事,说最近夜城的八卦还有哪个电视剧最雷人,但就是不提安娜,不提林进……

她又住进了周燃燃这里,她的东西,被秦易风都收拾了过来,她整天窝在床上,看着窗外头,要是窗帘拉上了,就对着空气中的一点,就开始发了呆……

她脑子里,有很多东西,碎片一样的画面在她脑中飘着,有时候是单单一个画面,有时候,那些碎片拥挤着,在她脑中爆炸似的叫嚣着……

更多的时候,她看不清这些片段所呈现的东西,只是看着一样东西,就能发呆一个白日,到了晚上……

她从未睡着,睁着眼,闭着眼,她总不能睡着,身体很疲倦,意识也混沌,但就是……不能入梦……

或许,是梦里比现实,还要可怕吗?

她开始掉头发,长长的头发大把大把的掉,但这些……她没有让周燃燃知道,晚上,她会闭上眼睛,周燃燃说话时,她轻轻应声,只是总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她的语言,似乎只停留在了一字一字的应答上……

“安心?安心?”周燃燃弯着身子,对她道:“一会秦易风就来了,我出去买点东西,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好。”她点点头。

周燃燃眼神暗了下,带着包又嘱咐了两句才出了门。她出去后不久,便有门锁转动的声音,她知道,门没锁,每每他要来的时候,周燃燃总会出去,,似乎在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但……

乔安心甚至不知如何面对他……

他明显的,劲瘦了,唇边有了青青的胡茬,看起来,与之前不太一样。

乔安心轻轻避过眼去。

他在她面前坐下,把饭菜在小床桌上摆好,拿起一杯水递到乔安心嘴边……

这些天来,他每日都会来,并不待多长时间,有时候,甚至只是电脑摆在面前工作着,更多的时候,他会喂她吃东西,她其实……是抗拒的,抿着唇,不肯张嘴,但她不张嘴,他便一直如此端着,就像此时……

他们之间的交流,是无声的……

只是今天,乔安心看着他,看着他唇边明显的胡茬,还有他眼中的血丝,想起白日里,苏景辰对她说的……

——乔安心,你这么到底是在折磨谁?你想通过折磨自己让自己好受点?但我告诉你,你这么做,最能折磨到的人,是易风!

——我知道你或许会想,会想他那天如果去得再早一些就好……你只看到林进死了,他为了你挡了一刀子,却忘了到底是谁让你平白遭受了那么多的,你也不知道你看不到的地方,有人为了你的安危,到底做了什么!

——单家的人一逃出来的时候,最紧张的你以为是警方?错!是他!他连续几天,每天睡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为了揪出与单家的人合谋害你的人,你现在倒好,反过来这么折磨他……

——安娜的男朋友是林进的事,说实话,我也早就知道,易风也知道,他没告诉你,怎么?觉得委屈了?我告诉你,你以为当初你能进那个公司,真的只是因为你的那副画?是易风拜托了安娜,让安娜找林进让他收下你,不过……那个时候,想必他也不知道你跟林进不光是旧识的关系吧……

——所有人瞒着你,还不是为了你该死的自尊心,你知道吗,就因为一句你想留在那个公司,现在那家公司,大部分的员工都已经清过替换一遍,你以为单绪梅出现的地方真的就只是她一个人?

——乔安心,你不识好歹……

苏景辰说了很多,那些话,排着队进入她的脑中,将原本她脑中那些的碎片冲撞得支离破碎不成一体,原来……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原来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还有这些事……

安娜的男朋友,是林进,秦易风为了她的工作,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还特意找了安娜……

安娜……

脑中再次闪过,安娜最后看她的那一眼……

呼吸一滞。

“秦易风……”她突然开口。

秦易风拿着勺子的手一颤,“嗯?”他的声音,带着不正常的嘶哑。

“你喜欢我吗?”

她看着他,只是看着,目光里,没有一丝紧迫和……紧张。

仿佛所有的情绪,都被搁置,她的周身,气息静得不像个正常人。

秦易风放下手中的东西,看着她,摇头。

时间……骤然停滞一般。

缓缓的,他眉眼微动,“乔安心,这其实是你想要的答案吧,然后,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理直气壮的离开。”

他静静说着,仿佛早已看透了一切。

说着,他起身,将床桌撤开,蓦地靠近。

距离的突然拉近,让乔安心反射性身子后仰,他伸手,攥住她的胳膊,让她无法后退,他紧紧锁着她的目光,“说,是不是?”

乔安心看着他,点头。

蓦地,他唇角勾了一下,抬手按在她的后脑,俯身吻了下去……

他略微干涩的唇碰到她的时候,她激烈得挣扎,连她自己都想象不到的那种抗拒,从身体到心理的,她觉得胃里难受……

这种感觉,不是因为对象是谁,只是她……一概而论的在排斥着,排斥着所有的靠近她的一切……

秦易风却不给她抗拒的机会,他狠狠吻着她,按在她后脑的手不放松一刻力气,控制着她胳膊的手,更是紧紧揽着她……

“唔……”乔安心的反抗,已经到了没有理智的地步,她不停得挣扎,踢打他,张嘴咬他……

他并不躲避,直到嘴间全是腥咸的味道,乔安心才蓦地清醒般,松了嘴。

他在此时,放开她。

血红的眼睛,唇上还有嘴角的血。

愣了下,这……才是秦易风的样子吗……

他就用那双眸子,紧紧锁着她,“是不是也要我死一次,你才能清醒过来。”

这个字眼落在乔安心耳中,她瞳孔微缩,惊慌一闪而逝。

“我目前为止的生命里,从没有输过什么,但现在,就在刚才,我突然发现,我有一点,输给了林进,”他幽黑的眸子里,染了红色,“他死了,他所有做过的那些就都可以泯灭,他成了你心里永远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如果是相同的情况下,你觉得我会怎么做?”他望着她,问。

“我……我不知道。”

“乔安心,我不会为你去死,”他站起来,“因为你还活着。我怎么……舍得离开。”

“你曾问我过是否喜欢你,现在,我的答案也是一样的,”他看着她,眸中闪动的,是她看不懂的复杂,他说,“乔安心,我没有那种廉价的情绪。”

呼吸一滞,心脏钝痛。

她看着他,痛苦、迷茫、无措、退缩……

“我想,我对你,是比喜欢更深一层的,爱。乔安心,我爱上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