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二十九章 再叫一次

身侧,又是乱哄哄一片,黑衣男在丢出那把刀子之后,又与看管他的警察缠斗起来,他身上,不知哪里,还藏了另外一把刀子,他拿着刀子对着那警察就要刺下去……

——砰!

一声枪响,黑衣男的怒吼声便再也听不到……

警察围了上去,乔安心的目光,却始终怔怔的,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在她的眼底留下一丝的痕迹,她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了林进身上……

林进轻咳一声,她只觉肩膀处,粘腻、温热的触感……

那是……

“安心……”他的声音传来,声音比之刚才,更是虚弱。

“你别说话,我现在带你去医院!”她说着就起身,但稍微一动,身子蓦地被林进揽紧,随即他便是抑制不住的咳,她肩膀处的温热……没有断过。

她不敢再动,抬头,猛地对最近的警察大声道:“他受伤了!你们现在就带他去医院,好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她眼前有些看不清了……

林进的背上,后心的位置,那把不大的刀子,剩了小小的一截露在外面……

她模糊了眼睛,一动不敢再动……

“安心,”林进撑起身子,但只是离开她的支撑不过一瞬,便朝一边倒去,乔安心蓦地抬手,他便倒在了她的肘间……

“看你,怎么哭了?“他朝她露出一个艰难的笑,说话间,嘴里的血不住的往外流。

乔安心一把抹过自己的眼睛,“你别说话了,我们马上去医院,你别说话了……”

林进抬手,攥住她另一只胳膊,朝她摇摇头,眼底……格外的明亮,亮得骇人,是那种……燃尽了生命的亮度……

“我从来不是一个好人,”他语句断断续续,“你看现在,看着你哭,我其实,挺高兴……”

乔安心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是摇头,她一味摇头,要否认的是什么,恐怕她自己也不能说清楚……

“安心……你会……记得我吧?”

他看着她,咳得更加厉害,“你可能不知道,大学的时候,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学生证其实是别人捡到了的,是我拿过来主动联系你的……我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你了……”

“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我们那么多次的巧合,其实都是……都是我安排的……”他抓着她胳膊的手松了松,“那时候……我就想啊,我一定好好打拼,在有能力的时候跟你表白……咳咳……”

“那些我骂你的话……其实都是因为我嫉妒……我……是我的懦弱,失去了你……我却还一直……自欺欺人……”

乔安心看不清他的模样,只是那大片的红色,那么明显……

“别说了…我们去医院…你别说这些话……这些……以后再说……”她几乎语不成声。

林进渐渐灰暗的目光,一抹亮光,“安心,能……再叫我一声,学长吗?”

她张张嘴,几乎连呼吸的能力都失去了,艰难的找回自己的声音,她颤着声音,“学长……”

林进几不可察的点头,抓着她胳膊的手缓缓的松了开,眼睛慢慢的闭上,只是……被血染红的嘴角,却轻轻扬了一下。

“学长……”乔安心使劲的睁大眼睛,却依旧看不清他的模样,她猛地抓在他的胳膊,“学长……学长你说话啊,学长……学长!”

没有人回应。

周围不知何时,一片安静。

死寂。

他就在她怀里,没了最后一丝气息。

乔安心浑身都在颤抖,抑制不住的那种,如果不是她抬起手想要碰一下他,她不会发现自己颤抖得那么厉害……

“学长……”

仿佛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她此时,只不断重复着这个词。

眼前,何时出现了一双脚,脚上,是一双极为考究的鞋,她没有动,呆呆的看着闭上了眼睛的那人。

——你们先回去,这里交给我。

——可是秦先生……

——只留下一辆车就好。

那人,似乎在与别人交代着什么,他的声音,有条不紊,说出的话,冷静如斯。

乔安心手颤了下,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大颗大颗落在林进身上,晕开了那些血色,只是那味道,怎么都散不去……

旁边的人,蹲了下来……

乔安心依旧没有动。

那人伸手,手放在林进身上,“乖,放手。”他的声音,带着诱哄一般。

乔安心动了下,却是更加用力的抓紧了林进的胳膊……

“听话……”他声音更低了一些。

这两个字落在乔安心耳里,她突然惊醒一般,蓦地瞳孔微缩,嘴里道:“我知道了……如果我早就听你的话,听你的话……无论如何都待在枫泊居不出一步……哪怕单绪梅再怎么说,哪怕……她再怎么威胁,我都不肯出来,是不是……是不是他就不会出事……”

“不是你的错……”

“不!”她声音蓦地大了起来,像用尽了所有力气般,“是我太自以为是,我以为凭着那点小聪明就能应付,我以为我能等到你们到来!我以为……我以为……我没想过……都怪我……”

说到最后,她呢喃一般,只是不停重复着“都怪我……”

秦易风抬手,握在她抓着林进胳膊的手上,他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将她的手紧紧攥住,“安心……看着我……”

乔安心无意识般的抬眼,看向他。

“不怪你。”他墨一般浓黑的眸子里,是从未有过的样子,“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伤他的人,从来不是你。”

她手指颤了下。

突然……

她猛地用力抽出自己的手,一把推开他……

“别……”她喃喃,“别碰我……别碰我……”

不远处……

“小姐,这里是办案现场,请您远离……”

“让开!”

伴随着警察不断的制止声,有个纤细的身影极快的朝这边跑过来……

她的步子,在离乔安心越来越近的时候,慢了下来……

“林…林进…”

一个打颤的女声。

乔安心抬头……

迎着她的,是一阵带着风,在她看不清的时候,一个巴掌重重的落下……

她呆了一样,没有闪躲,也没有闭眼,那巴掌,没有落下……

秦易风的手,拦了住。

“你做什么!”他的声音,冷冽。

“我做什么?”女人指着自己的鼻子,另一只手蓦地推开乔安心:“你走开!”说着,她蓦地跪坐在了地下,那只保养极好的手,缓缓的伸向林进的脸上……

血污染脏了她的手,她却毫不在意,声音小小的,颤颤的,“林进……林进……阿进?你……你怎么了……”

她伸了手,将林进从乔安心肘间抱到自己怀中,“他们跟我说你……怎么可能呢,昨天我们还见面一起吃饭,今天怎么会……”

她不断抚着他脸上的血污……

“安娜……”乔安心轻声道。

“住口!!”安娜猛地抬头,“不要再叫我的名字!是你害死了他!乔安心,我拿你当朋友,你勾引我男朋友,还害死了他!”

她声色厉苒,乔安心脑中混沌一片……

“我……”她张张嘴,却说不出其他话。

“安娜!”秦易风的声音带着警告,他转过头,对一边的警察说了些什么,然后弯腰,将乔安心从地上抱了起来,乔安心愣愣的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安娜,看着……她怀里嘴角保持着那抹笑的林进……

眼泪是无意识的流下的……

秦易风与旁边的警察交代着,那警察便到了安娜面前,与她说着什么……

乔安心听不到他们的话,只是看到,安娜缓缓抬起头,看着她的目光里……

是彻骨的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