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过生死

虽是不明白,但与黑衣男来说,这是有利无害的交易,他很快的答应下来,带着单绪梅的第一批人,很顺利的出去,车子很快消失在环山路上,此时的对峙,很显然的,又与方才有所不同,对黑衣男来说,单绪梅已经送走,他最大的软肋已经没有,而他手里的,依旧是两个人质。

警方的车,在五分钟后赶到……

乔安心觉得,这可能是她目前为止的人生里,最为漫长的五分钟,每一个秒钟的流逝,都是极大的煎熬,秦易风逆着光,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站在那里的样子,泛着冷冷的光一般……

车子在外面停下,钥匙照旧扔到了黑衣男面前,他拿起钥匙,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人,排成队形,将乔安心和林进放在最外侧的位置,虽是如此,但能感觉到,黑衣男子及他的手下,比之刚才同归于尽的架势,已经有所和缓,反而是警方,形势愈发严峻了起来。

他们拖着乔安心和林进,缓缓朝门口走去,按照他们的说法,在上车前,会放一个,在车门关闭前,会将最后一人扔下……

他们走得很慢,枪口的方向随时调整移动着。

“安心……”林进的声音传来,过度的失血让他声音轻得很。

乔安心轻轻转过头,黑衣男一行人,一面贴着墙,林进被拖行在最前面,乔安心在另外一侧,最后,则是倒退着举着枪的一个男人……从乔安心的角度,再怎么转头,也不能看到林进的表情。

就算看不到,林进似乎也知道乔安心已经听到了他的话,他顿了下,调整了下呼吸,“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到这个地步……”

“别他妈废话!”那男人在他耳边大吼了一声,乔安心心底一颤,怕他再次向林进挥拳,但或许是出逃心切,那男人这次没有动手。

乔安心不敢再说话,怕激怒了这些人,他们就这样,慢慢的移动着……

乔安心终究……慢慢靠近了秦易风……

他依旧站在门口,似乎连姿势都没有变过的,冷如冰,坚如铁。

乔安心慢慢的,便看清了他的眉眼……

依旧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却……却也似乎哪里是不同的。

“你靠边点站!”快要经过秦易风身边的时候,黑衣男对他道,显然对他的忌惮依旧是不小的,警方的人就在他前面不远处,他反而只对秦易风如此道。

秦易风没有说话,只是脚下轻轻动了动……

而此时……黑衣男离他的距离,只有一米了,他的动作并不快,只慢慢的移动,黑衣男紧紧盯着他,就算是已经经过了他身边,脱离了直视的范围,他余光里也在注意着秦易风的动作,突然的……

秦易风动作猛地快了起来……

黑衣男在零点几秒后便反应了过来,举枪毫不犹豫地朝他射击,他这一个动作还未完成,在他身前不远处的警察,就将林进从他的控制下解救出来,但这并不是结束,这,只是战斗的开始……

这一系列的动作,是乔安心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后才明白过来,秦易风与警方的配合,若是哪一方慢了一步,他们所有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

这是极冒险的一招。

但那时的乔安心,脑中只是空白一片,她听到枪声响起,就在她耳边,她甚至还能感受到子弹擦过头发带起的气流……

控制着她的那人,身子歪下去,抵在她额头的那把枪……那人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吗?还是扣动了扳机……

只是他的手歪下去,对着的,不再是乔安心的太阳穴,不过依旧是在她的头的位置……

千钧一发。

一只手猛地拉住她,她偏了身子,子弹直直打出去,但她已经听不清因为枪声,已经四处响起……她分不清那一声才是她避开的那一个了……

那人拉着她的手,将她带离了子弹,在她看不清的时候,已经被拉过去,力道大得几乎不用她用什么力气,再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到了那人的怀里,她背对着那人,面前是另一侧的墙壁……

那人极快的转过身,将她稳稳护在身后,他听到枪声、咒骂声、怒喝声,还有指挥的声音,很嘈杂,却奇怪的,没有一丝声音进了脑中,仿佛神经此刻罢了工,不只是听觉,她的大脑也几近空白,只是方才……

不过瞬间发生的事,在她的眼里,不知怎的,就好似在慢放一般,甚至那只拉住她的手,手上分明的青筋,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手里没有了人质的黑衣男,落败已经是必然,想来他自己也是极为明白的,所以枪声反而愈演愈烈,但失败一旦注定,就算再怎么拖延时间,也终究会到那个时候……

警方控制了所有的黑衣男子,外面,开来了更多的车,是羁押他们回去的,场面,依旧燥乱。

乔安心背靠着墙,看着面前的人缓缓转过身,“有没有受伤?”

这是他的第一句话。

乔安心看着,突然觉得有点陌生,她摇摇头,说不出一句话。

他将她上下看了一遍,见她着实没有再受伤,道:“上车,我让人送你回去。”

他依旧淡定,说出的话,与往常无异,仿佛这里方才发生的那些,都是乔安心的错觉一般,她站在那里,顿了下,点头。

她走在靠墙的一边,他走在外侧,短短的脚步,乔安心脑中依旧空白,到了门口,她看到之前一直喊话的那个警察,跑到他们面前,“秦先生,林进怎么都不肯上车,一定要见乔小姐一面,你看……”

他脚步未停,“那就把他抬上车。”

“可是……”那警察还未说出林进的状况,已经不是那么简单能办到的了……

“等一下,”乔安心停住脚步,声音轻轻的,“他在哪,我去见他。”

秦易风脚步也停下,看着她,不语。

“他在哪?”她又问了一遍。

那警察看看秦易风,轻咳一声,“他在那边的车边,乔小姐,请……请跟我来。”

乔安心点点头,绕过秦易风,跟他走了过去。

直到看到林进,乔安心才明白了那警察的欲言又止,他坐在路旁,手里……拿了一把枪……

看到乔安心过来,他明显的,眼睛一亮。

乔安心脚步微顿,林进愣了下,一把将手里的枪丢掉,声音微颤,眼神从未有过的炙热,还带着些祈求,“安心……你……你别怕,我不会伤你了…我就是想…再跟你说几句话……”

乔安心知道,他们这次分开,恐怕几乎再也不会见面了,林进做过的那些,她或许可以原谅,却……无法忘记,他们,不如……再也不见。

脑中闪过这个词,余光里,站在不远处的警察,看着林进的模样,显然不是单纯对待一个人质的,林进做的事,恐怕他们也已知晓……

她动了脚步,走到他身边,在他身侧,学着他的样子,也坐下。

他笑了下,“我还以为你会转身就走呢。”

乔安心顿了下,“你……你的伤,还是早点回去治疗得好。”

他的笑容大了些,“嗯,待会就走,公司那边,手上的作品你想画就可以接着画,资料我已经全部设置定时发送,到时候你就会收到,就算……最好也把这个画完,这样……就算以后去其他公司应聘,也容易得多。”

他的声音越发的虚,乔安心眉心忍不住皱起,“我知道,你……”

她想说让他赶紧去医院,但后面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因为她看到一直挟制着林进的那个黑衣男,正被警察带着往车上走,而他们要上的车,就在离乔安心和林进不远处,乔安心能看到那黑衣男死死盯着他们的目光……

那是一种极为恐怖的目光,本能的,乔安心坐直了身子,察觉到她的异常,林进顺着她的目光,转头看去……

也不过是一瞬的时间,那个男人,极快的抬手,一把尖利的匕首样的刀子就这么扔了过来……

“小心!”乔安心猛地伸手,下意识去拉林进,但如此……那刀子便是向着她的方向飞来……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那把特制的刀子极快地朝他们飞来……

林进转头,朝她笑了一下。

乔安心在他的笑里,愣怔了一瞬。

只这一瞬,林进便伸手,抱住了她……

下一瞬……

他的身子颤了下,刀子刺入皮肉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