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二十七章 所谓真相(六)

很奇怪的,乔安心在那个时候,并没有觉得害怕。按理说,枪、血、刀子,这种情况下她应该是害怕的,但真正到了那个时候,这种情绪反而被其他的所湮没。

她直直看着门口站着的人,突然眼前一黑,林进挪了身子,阻隔了她的目光……

门外的警察在说着什么,偌大的屋子里,除了他的声音,还有与她隔着一人距离的单绪梅隐隐痛苦的呻吟声,再无其他声音,只有那些黑洞洞的枪口,泛着凌凌的光,乔安心突然的,耳鸣一般,这些声音怎么都听不见了,她额头沁了细细的汗珠,门口那警察很大声的样子,在说着什么,林进几不可察的侧了下头,也对她说着说什么,但她什么都听不到……

也不敢发出声音……

这对峙,并不只是警方与单绪梅的势力,还牵扯着她与林进……

可以说,这个时候,警方与林进,可以暂时算作同一战线,这个道理,她明白,那些黑衣男人更不可能不明白,那么他们最有几率逃脱的方式就是——俘获人质,以此要挟。

而现场,可以作为人质的……

她呼吸一滞,下意识一个吞咽的动作……

这里可以作为人质的,很显然,只有她……与林进……

这个念头一冒出,她的目光收回,落在离他们更近的那些黑衣男人身上……

左侧,离他们最近的地方,两个男人几不可察的交换一个眼神,乔安心心中一紧,一把拽住林进的袖子,压低了声音,“小心……”

“左边”两个字还未说出,便只觉胳膊一痛,被人极为大力的拉了出去,紧接着,有什么东西抵上了她的脑袋……

是……枪……

她的心跳,极为猛烈的速度,耳中的轰鸣更甚,强烈的呼吸间,甚至眼前一花,看不清眼前的东西,过了几秒钟,也或许只是一瞬间,她才能看得清不远处的林进……

单绪梅已经被带走……

他手里的刀子,也被人夺了去,乔安心注意到,他的右手,以一种极为扭曲的姿势耷拉着,好像……被生生掰折了去……

一个留着胡子的男人,正举着枪对着他的太阳穴,而他的另一只手……在他的腹部,狠狠打了一拳……

房子里,回荡着林进的惨叫声……

那是他之前,被单绪梅一刀捅伤的地方。

血腥味,浓烈的血腥味……

乔安心眼睛瞪得大大的,她看着那男人抬起的手,蓄力准备着重重的一拳……想大声阻止,却死活都开不了口,这个时候,她的感官,从耳朵,到嘴边,似乎都失去了控制的能力……

男人的那一拳,还是打了下来,依旧是狠狠的,乔安心已经不敢去林进此时的模样……

男人的拳停了下来,似是把林进打死了,他的枪,依旧抵着林进的额头,对着外面的警察,大声说着什么……

他的声音很大,简明扼要的提着要求,不然……

他说着,示威似的动了动在林进额头的枪口,乔安心能感觉到,抵在自己额头的枪口,也是动了动,控制着她的男人,勒着她脖子的男人,加大了力道,几乎扼得她喘不过气……

角落里,单绪梅含糊着说着什么,她身上的伤比林进好不到哪里去,如果要活命,他们没有时间与警察耗……

黑衣男人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他再次提出自己的要求,说着,一把扯开上衣,从乔安心的角度,并不能看到他的上衣底下,藏着的是什么,但……从警察不断的安抚里,她能想象到应该是炸弹一类的东西……

这人,已经有了同归于尽的觉悟。

乔安心沉沉呼吸,耳中的轰鸣渐渐褪去,声音渐渐传入她的耳朵……

——你提的要求实在不好办,我们需要时间。

——别废话,从现在开始,我只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超过一秒,这里的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迟钝的神经将这些句子传入她的脑海,她慢慢移开目光,落在门口的方向……

门口,那人渐渐向前面走了开来……

“停下!”黑衣男人喝道,“再靠近一步,信不信我马上崩了这小子!”

“崩了他,你家小姐也活不了。”秦易风的声音静静的,不带一丝波澜,仿佛这不是在双方拿命对峙的场合,也仿佛,这里没有枪支,没有刀子,也没有鲜血一般,他就那么站在那里,静默,却带着不可逾越的气势,很显然,单绪梅就是黑衣男的软肋,想来,他们是被赋予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单绪梅的使命……

“你说得要求,我可以答应你,”秦易风道,“也不用等到三分钟,我的车就停在不远处,大概半分钟就会有人开过来,钥匙在我这里,你随时可以开走。”

许是他答应得太干脆,黑衣男人显然还有质疑:“你小子是不是想耍诈?!”

他唇角扬起一个极小的弧度,眉眼间睥睨的气势,“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单家已经散了,你们不成气候,只是一个单绪梅罢了,如果不是因为你们牵连了不该牵连的人进来,你以为我会大费周章抓你们?”

“两条路,第一条,按我的意见,开我的车,你们离开,第二条,按你们的要求,三分钟后,不,是两分十秒后,你们要的东西肯定到不了这里,到时候,各自开枪。”

语闭,他不再说其他的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仿佛只是冷静的分析现下的局面一般。

门外,一辆加长版的车子开过来,身后,单绪梅的气息越发微弱,空气里的血腥味浓烈得令人作呕。

乔安心的目光,落在那人身上,便没有移开过……

但,他只是站在那里,一个眼神也未分给她一分。

最先忍不住的,还是那黑衣男……他狠狠瞪着门外的人,“就按你说得办,你先把钥匙扔过来。”

秦易风抬手,将钥匙扔进来。

这里的黑衣人,显然是一辆车也坐不下的,所以黑衣男做了一个决定,让部分人带着单绪梅先走,剩下的人,等着警方那边再来其他的车子,所以,他们手中的两人,必须一次交换一个,才能保证他们都能顺利逃脱,他看着秦易风,“这两个,你想先救哪个?”

乔安心手指一紧,目光落在林进身上……

不知是不是失血过多的缘故,林进此时意识已经不太清晰,他艰难的抬起头,“先放了她……”

“姓秦的,救安心……”

后面这一句,他的声音不算大,甚至可以说有点小,虽然是对秦易风说的,但乔安心不确定他是否听到,她看着那样的林进,那些恶心、反感、排斥、难受,这一瞬间,在生死选择之际,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她身子不由动了下,张口也想对秦易风说什么,但……

只说出一个字,身后控制着她的男人另一只手反手一拳打在她身上,“住口!”

“嘶——”

她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眼前一阵白一阵黑。

“呵呵看样子你是想先救这个女人?”那黑衣男对秦易风道。

秦易风看着他,摇摇头,“不必交换。”

此话一出,全场再无一丝声音,那警察动了下,似乎想要跟秦易风交涉什么,黑衣男显然也没明白,他道:“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一次,两个人质,谁都不必交换出来,”他站在那里,冷静,淡漠,好像没有一丝感情的机器一般,“我要在第二次的时候,同时放了他们。”

第二次……

这个时候,谁都不能保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谁都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